首页>展示鉴赏>馆藏作品>藏品精选

作品搜索

  • 中国画
  • 油画
  • 版画
  • 雕塑
  • 素描/速写
  • 摄影
  • 水彩/水粉/色粉
  • 漫画
  • 连环画
  • 漆画
  • 书法/篆刻
  • 新年画
  • 插图
  • 现代装置
  • 综合艺术
  • 风筝
  • 陶瓷
  • 刺绣/印染/织物
  • 玩具
  • 剪纸
  • 皮影
  • 面具
  • 木偶
  • 传统年画
  • 2012
  • 2011
  • 2010
  • 2009
  • 2008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1997
  • 1996
  • 1995
  • 1994
  • 1993

  • 2012
  • 2011
  • 2010
  • 2009
  • 2008
  • 2007
  • 2006
  • 2005
  • 2004
  • 2003
  • 2002
  • 2001
  • 2000
  • 1999
  • 1998
  • 1997
  • 1996
  • 1995
  • 1994
  • 1993

轨迹中的拉奥孔

作者:鲁道夫·豪斯纳

创作年代:1969-1976

规格:210×185cm

材质:水质颜料、油质颜料、硬木板

作品简介:

  鲁道夫·豪斯纳,1914年生于维也纳;1931年至1936年,就读于维也纳美术学院;1968年在维也纳美术学院任教;1995年去世。现存放于罗马梵蒂冈博物馆中的大理石群像《拉奥孔》是希腊艺术后期的卓越典范。它原本出现在台比留皇帝时代(公元四年至三十七年间),是已被丢失的,古希腊时期青铜原作的复制品。它的发现对古希腊罗马珍品的复制和研究起到了重要作用。它描写了一个古希腊神话故事——特洛伊的牧师拉奥孔和他的儿子的悲剧。这个悲剧故事记载于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在对特洛伊城进行了长达十年的徒劳围困之后,奥德修斯献出木马计使希腊人获胜。他们佯装撤退,并在海滩上放置了一个巨型的木马作为对雅典女神的祭品,而木马的腹内则埋藏着一批精兵。拉奥孔预料到了希腊人的计谋,并警告他的国人。所以,雅典娜女神派巨蛇缠住拉奥孔和他的儿子并用毒牙咬死了他们。特洛伊人认为拉奥孔的死是神的旨意,是对狂妄的牧师的惩罚,并把木马运到城里。夜里,藏在木马腹内的希腊士兵从木马里出来,为他们的战友打开城门,从而打败了特洛伊人。《拉奥孔》群像以戏剧性的方式向人们展示了拉奥孔及其儿子与巨蛇搏斗的场面。牧师的形体表明了一个无罪的,但又因为神灵的专横而陷入灾难的人的范例。豪斯纳在他的这件作品里以近似拍摄式的准确,详尽地描绘了《拉奥孔》群像。他把原作中白色大理石的雕塑融入到绿色的光线中,并把他们置于地球的轨道之中。在豪斯纳的绘画中,雕塑出现在位于多种色彩组成的不现实的空间中的宇宙飞船的圆口中。画面上部的阴暗黑色浮现在逐渐变得明亮的蓝色之上,画面下部显示了在暖黄色和橘黄色的色调中弯曲的地平线。宇宙飞船下面三个宇航员漂浮在空中,他们的姿态与雕塑《拉奥孔》中的人物姿态类似。宇宙飞船的圆口使人联想到一只硕大的眼睛,而这只“眼睛”以其原始神学的象征手法表现了上帝的知识器官和无所不知。但这是一台没有灵魂的机器,其冰冷的目光引起人们对机器人、摄像机和乔治·奥尔维尔的未来小说《1984》的联想。《1984》这部小说描绘出一幅以个人的完美无缺的监督为目的的极权主义世界国家的草图。艺术家把所有的技术现象看作我们时代的“特洛伊木马”,也就是看作是当代的我们必须意识到的危险。豪斯纳在其非凡的画作中阐明了一个古老神话的新解释。他把拉奥孔的原始作用作为告诫,置于我们社会对技术幻想与现代生活前后关联的氛围中。阿波罗牧师的形体具有符合豪斯纳的观点的示范特点,他代表戒备和勇敢。豪斯纳说:“拉奥孔意味着警告,同时也意味着技术要赋予人性的要求。我为我们大家举荐的是更多的拉奥孔意识。” 豪斯纳精确绘制的画面是在长期的工作过程中形成的。作品中丙烯酸颜料在许多层的薄层中彼此叠加,致使出现一个光滑的,如珐琅一般认不出笔迹的表面。豪斯纳是维也纳幻想现实主义流派的代表人物之一。这一流派形成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期,并且吸收了超现实主义和象征主义绘画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