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展示
视频点播
虚拟展厅
杭州站巡展
时间:2012年6月29日—7月29日
地点:浙江美术馆
   (浙江省杭州市南山路138号)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承办: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艺术司
   中国美术馆
   浙江省文化厅
   浙江美术馆
新闻报道
纪念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七十周年美术作品展开幕
来源:北京日报     时间:2012年05月22日

  “500幅作品展现70年美术历程,200件文献带你走进延安时代”,临街大门口金黄色的布面宣传语,以及正门两侧垒起的灰色仿延安窑洞墙壁,将前来参观的人的思绪拽回到70年前;步入馆内,扑面而来的更是浓郁的延安气息:大红底色铭牌“中共中央办公厅”悬挂正中央,东西两侧分别是“鲁迅艺术学院”和“杨家岭大礼堂”。前天,由文化部主办的“从延安走来——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七十周年美术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6月2日结束。据工作人员估算,截至昨天闭馆,头两天参观人数已超6000人次,较以往展览多出近一成。

  作为本年度最重要的美术展,此次展览的展品占据了中国美术馆一层大厅的全部9个展厅。根据呈现内容不同,共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是主题为“延安时代”的序曲,这里有从全国多地收集、整理来的近300件美术类文物文献,其中不少是首次与公众见面,弥足珍贵;另一部分是500多件美术精品,按照四个不同主题,分别陈列在8个展厅里,它们共同展现“讲话”发表后的70年里,包括国画、油画、版画、雕塑在内的多种美术形式的发展脉络。

  “我们一家三代人都来了”

  早8时,距离开馆尚有一个钟头,中国美术馆门口已热闹起来。一些人早早站到“领票处”排队等候,一些人则变换不同角度,用手中的相机拍照。

  “很早就知道有这个展览,今天我们一家三代人都来了。”杨鸿威是一位摄影爱好者,一同前来的父亲是本市一所中学的退休美术教师。老爷子念书时的老师曾经是“鲁艺”教员,经常给他们讲些那个年代的人和画。“一方面是满足老爷子的一个心愿,另一方面也让儿子熟悉熟悉历史。”记者发现,由于是周末,首日来的学生人数不少,不少人还背着画板。

  上午9时,参观者陆续进场。穿过大门前的窑洞墙,从敞开的“中共中央办公厅”门口便能远远望见那张著名的照片——毛主席和参加“讲话”学习的艺术家们的大合影。合影两侧则用大幅照片展示从那个年代走来的知名美术家们,石鲁、力群、江丰等共26位声名显赫的美术大家或微笑、或沉吟。或许是由于历史的厚重感,或许是展品数量之巨,展厅内拥挤的人群明显少了往昔的喧闹声。有人贴近玻璃橱柜抄写着名人曾经的日记,有人索性蹲坐地上临摹起不同风格的作品。杨鸿威十岁的儿子则紧跟着从延安革命纪念馆请来的讲解员,饶有兴趣地听那过去的老故事。

  珍贵文献勾出延安情结

  尽管只有一个展厅,但美术馆圆厅内依然错落有序地摆满了200余件美术类珍贵文物文献。它们主要集中在1938年至1942年“讲话”前的年代。有的是美术馆从各地收集、整理而来,更多的则是不少美术名家的家属捐借出来的。据悉,临近开展前两天,依然有人打电话询问如何将文物文献寄送过来。

  以“鲁艺”为起点,延安美术创作的轨迹上清晰可见江丰、古元、胡一川、彦涵、华君武、力群、张仃等激情满怀的美术家身影。留存至今的一些手稿记录下当年热烈的学术论争,江丰的《绘画上利用旧形式问题》、胡蛮的《论美术上的民族形式与抗日内容》,引领美术家们深入乡村、工厂和前线,并开创出“新鲜活泼、为百姓喜闻乐见的中国气派”。

  展厅内,既有雕刻木版画用的刻刀、模板和钳具,也有众多封面早已泛黄的美术类杂志,还有同时期人们写下的读书笔记或教学心得。驻足那些仿佛还留有装订者手温的《前线画报》、《战斗美术》、《文艺突击》杂志前,耳畔似乎能感受到隐隐传来的战斗号角声;穿行于古元、罗工柳、胡一川等老先生与家人和同事的合影前,仿佛能听到他们从艰苦环境里透出的爽朗笑声。“我是个外行,可我读出了那个年代的火热。”来自乌克兰的捷希耶夫和四个同伴来中国多年,不仅能讲一口流利汉语,还特别喜欢钻研中国画。他告诉记者,想在接下来一个月里去趟延安,更全面地寻找那个时代的印迹。

  “这种情景再现的展示手法既帮助参观者了解当时的情况,也勾起不少人的延安情结。”在一幅名为《延河湾》的旧习作前,年近七旬的许明昌老人说。

  具象浓缩中国美术史

  不同于以往大多数回顾展采取按照画作类型分开展览的做法,此次展览将中国美术70年的历史编织成一个个“网格”:同一主题下,既有纵向的时间线,也有横向的类别线。

  “源于生活”篇章主要展示“讲话”发表以来,几代美术家在不同时期创作的反映时代变迁的主题性作品。在这里,既能看到国画《毛主席和亚非拉人民在一起》,也有反映恢复高考的油画《夏夜——恢复高考的日子》。从烽火连天的抗战年代,到“科学的春天”、“军民抗击洪灾”、“攻克‘非典’”,70年里的重大事件与时刻,通过画作形式全部浓缩在展厅里。

  此次展览还专门开辟了“人民形象”篇章。20世纪30年代末期,画家们离开大城市,奔向延安,这也是20世纪中国画家第一次大规模主动走向农村。他们在与广大人民群众一起生活中,近距离观察和感受他们的容貌与神情。夏风的《货担郎》、计桂森的《妇纺小组》便反映了画家们生活在人民中间。20世纪60年代开始,女性作为“半边天”走向时代舞台,从彦涵的《我们衷心热爱和平》到杨之光的《不爱红装爱武装》,罗工柳的《半边天》和王霞的《海岛姑娘》,及至《女排姑娘》,体现出女性新的形象特征、生活际遇和社会地位。

  此外,“喜闻乐见”展厅除了有源自延安艺术传统的新年画外,还有曾经流行的连环画。此前鲜与观众见面、力群创作的版画连环画“劳模教师”便是首次通过美术形式,为劳模群体中的教师“立传”。展厅内还特意设置了投影仪,从早些年的《哪吒闹海》、《大闹天宫》到新时期的《海尔兄弟》、《喜羊羊与灰太狼》,多部优秀国产美术片在荧屏上“斗法”,不少成年人也闻声前来观看。“这是一堂具象且浓缩的中国美术史课。”一位参观者在留言簿上写道。

  每件展品都有故事

  尽管展出的每件作品均标注有作者和名称,但由于年代久远,不少作品属首次与公众见面,展品背后的故事依然值得我们去追寻、记忆。

  一份来自党中央的邀请函

  这是一份独享至尊位置的物件。径直走过“中共中央办公厅”,圆厅正中央陈列着一个单独的展柜,柜台内只摆放着一份粉红色邀请函。据来自延安革命纪念馆的讲解员李静介绍,那是1942年,由党中央发放给当时在延安的文艺工作者的参会邀请。“可以说,它掀起了延安文艺新的篇章。因为以前都是直接给参会者下发会议通知。”

  记者看到,这件邀请函用毛笔清晰写着“胡一川”、“鲁艺”字样,其他内容都是刻印上去的,落款处是竖写的“毛泽东”和“凯丰”。历史证明,正是这种新方向吸引了众多有志之士源源不断来到延安开展文艺创作与宣传。他们中有新兴木刻运动的健将,有参加过抗日宣传活动的骨干,也有从国外留学归来的美术人才。著名木刻家胡一川在日记里记录了他到达西北时的心情:“我已经看到金沙帐,更看到了少鱼沟。你不亲身到西北来,是不知道西北的真正面目……金色的阳光毫无自私地照耀着任何一个处所,清新的空气更充满着任何一个角落,你可以挺着胸自由地呼吸。”

  103岁老人的亲笔祝福

  后圆厅除了那张大合照外,最醒目的莫过于西侧的一张手写“便签纸”。尽管纸面只有巴掌般大小,用钢笔写着的“延安文艺精神永放光芒”十个字略显歪斜松散,但依然可清晰识别,落款处题写着“汪占辉 2012年5月于西安”。据介绍,汪占辉是汪占非老人的曾用名。这位老人可不简单,他是目前惟一健在的聆听过“讲话”的人,现年103岁。由于年事已高,不能亲临展览现场的老人特意为此次展览提供了由他亲手设计的第一期《鲁艺校刊》封面,还专门写下祝福语。

  出生于江西的汪占非18岁进入杭州艺专,后转入北平美术学校,加入北平左翼美术家联盟,1938年奔赴延安进入“抗大”,随后到“鲁艺”工作。他曾是美术界叱咤风云的人物,他的木刻作品《纪念柔石等》被鲁迅推崇并收藏。解放后,他是首位独立在西安钟楼四面墙完成毛泽东等领袖巨幅画像的画家。

  李静介绍,老人如今思路已不太清晰,好多事情不能完整表述出来,不过依然保留着“鲁艺”时养成的规律生活作息。“每每提及‘延安’、‘鲁艺’或‘讲话’等内容,老人家会瞬间兴奋起来,抑扬顿挫地模仿起当时人们的语调和神情。”李静说,老先生总喜欢不断喃喃:“到达延安如同回到故乡啊。”

  钱松嵒《红岩》修改近百次

  在主题为“百花齐放”的展厅内,一幅红色占据了大半个画面的作品甚为显眼。它与陈列在“人民形象”展厅、由刘大为创作的《晚风》遥相呼应。它就是“新金陵画派”领军人物钱松嵒创作于上世纪60年代初的国画《红岩》。“它开拓了符合时代的新的山水画语言样式。”该展厅策展人王雪峰说。

  据王雪峰介绍,1960年9月至12月,钱松嵒参加了由江苏国画院组织的二万三千里旅行写生活动。12月份,他画了一张忠实于实景的《红岩》,由于非常具象,他称之为“纪录片”。不过,由于缺少崇高的意味,从1961年到1962年,他前后修改多达数十次。反复推敲以后,他打定主意在“红”字上做文章。首先他将原来的黄土坡变成一片红色岩石,压缩原图上的纪念馆体积,让它耸立于峭壁之上,进而强化画面的崇高感;然后他又将本来的两棵树变成了一棵树,而且这棵柏树是从泰山挪移过来的。另外,画面中增多了芭蕉叶,并运用白描的手法,突出墨色与红色的对比。其题画诗也历经多次锤炼,由八十多字变为最终二十字:风雨万方黑,红岩一枝红,仰钦奋彤笔,挥洒曙光中。“他从文人画家转变成人民画家,毛泽东的‘讲话’对他影响至为深远。整幅画做到了现实精神和浪漫手法相结合。”王雪峰说,同行写生的诸位名家都画过红岩,惟有钱松嵒的最突出,成为其代表作。

  延伸阅读:

  延安时期曾举办毕加索作品展

  在中国美术馆研究与策划部副主任张苗苗看来,上世纪40年代延安在生活、工作条件极为艰苦的情况下,还努力介绍和传播国外的优秀艺术,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她介绍,当年那是一片学术氛围浓厚的区域,那里先后举办过毕加索、柯勒惠支等外国名家的美术作品展,体现出宽阔的文化视野和面向世界的理想。同时,延安那时还成立了专门研究外国美术的社团,经常会将欧洲版画及其技术介绍进来。

  张苗苗说,延安美术的活跃态势一度引起国际美术界的关注,20世纪40年代的美国《生活》杂志曾多次介绍中国的木刻作品。1946年在美国出版的《黑白教职里的中国木刻集》,集中介绍了在解放区和国统区的木刻作品,该书编著者在序言中说,“这本书出版的木刻作品客观公正地反映了发生在中国的故事。令人感兴趣的是,在表现中国的主题上,木刻成为首选媒介,且已经成功地结合了源自西方的技艺,但从实际上讲,他们选择木刻这种媒介可能与油彩颜料和画布的极大缺乏有很大程度的关联。无论如何,它们表达出真实的感受。”

  毛泽东常邀“鲁艺”学员谈美术

  来自延安革命纪念馆的讲解员冯娜介绍,当年毛泽东曾多次邀约包括“鲁艺”学员在内的众多艺术家到枣园讨论木刻、讽刺漫画等美术问题。他在给“鲁艺”教员刘岘的回信中写道:“我不懂木刻的道理,但我喜欢看木刻。你来边区的时间不久,已有了许多作品,希望你能为创作中华民族的新艺术而奋斗。”

  此次展览特意辟有“鲁艺”专区,既有“鲁艺”学员的照片,也有那时的校刊、书籍与文稿。在张苗苗看来,“鲁艺”是延安美术的重要节点。1938年2月,毛泽东和周恩来领衔,林伯渠、徐特立、周扬等人联名发出鲁迅艺术学院《创立缘起》。文中说,艺术是宣传、发动与组织群众的最有力的武器。同年4月10日,鲁迅艺术学院在延安正式成立,毛泽东题写校训:“紧张、严肃、刻苦、虚心”,并题词“抗日的现实主义、革命的浪漫主义”。

  据介绍,创建之初,“鲁艺”在教学上设戏剧、音乐、美术三个系,后增加文学系。1941年,改设戏剧部、音乐部、美术部和文学部,美术部下设美术学和鲁艺美术工场,尤为重视创作,这也是20世纪以来中国美术教育崭新的事物,这种在延安建立起来的美术教育模式成为后来中国美术院校的基本结构。

 
开放时间:9:00-17:00 (16:00停止入馆)/馆 址: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一号/咨询电话:64001476
中国美术馆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1558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44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