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91岁名画家郁风因病在京去世

    文坛“双子星座”猝然消失一颗。

    15日凌晨零时48分,著名画家、美术评论家、散文家郁风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协和医院去世,享年91岁。郁风是著名作家郁达夫的侄女。据郁风儿子介绍,郁老没有留下任何遗言。而郁风的老伴、被并称为双子星座的时年95岁的著名书画作家黄苗子,在家闭门谢客,情绪还算稳定。

    艺事·逸事

    家人:母亲一直很乐观

    据郁风儿子介绍,母亲患病已经三四年了,“三年前发现患了子宫癌,做了切除手术后,不久又检查出患乳腺癌,又做切除手术。去年七八月份体检时发现淋巴肿瘤癌扩散。三周前做完肿瘤切除手术后就昏迷不醒,直到昨天去世。”他回忆,“病中的母亲很坚强,也很乐观,每当病情严重时她会说被‘黄牌警告’了。”

    郁风家人将遵从其生前遗愿,不作遗体告别仪式,丧葬事宜一切从简。中国美术馆则将于本月26日举行黄苗子郁风夫妇作品展,以此纪念这位杰出的艺术大师。

    邵燕祥(著名杂文家)

    知名杂文家邵燕祥是黄苗子郁风夫妇的多年好友。在他眼中,91岁高龄的郁风,热情如青年,天真如中学女生。邵燕祥追忆,日常生活中的郁风是非常令人喜爱的朋友。“每次聚会她都会成为中心人物。”据邵燕祥所知,郁风近年来已经动过多次大手术,可她一出院便立即“痊愈”。

    2004年,黄苗子郁风夫妇一起庆祝了他俩的“钻石婚”,这标志着他们共享了60年幸福的婚姻。在邵燕祥的印象中,他们夫妇俩平常出双入对,是一对“快活的老伴”,“他们既相依为命又各自独立,就像舒婷诗歌《致橡树》中所写的橡树与木绵。”

    曹可凡(主持人)

    因为主持《可凡倾听》,曹可凡和很多耄耋之年的艺术家成了忘年交。说起郁风,他也有着说不完的话。

    拍结婚照趣事

    曹可凡向记者透露了黄苗子、郁风拍摄结婚照的趣事:“黄苗子矮小、郁风却很高大,但我们看到他俩的结婚照,却是黄苗子高、郁风矮。这就是叶浅予想了办法,拍照之前,在黄苗子脚下垫了两块砖头。为此,夏衍还写过一幅字,叫做‘此风不可长’。”“但是郁风先生的记性却不是特别好。”曹可凡说,“那时黄永玉和她夫妇一起去日本玩,看到一棵长得像樱花的树。郁风说这是樱花,黄永玉说不是,于是争论起来。结果,郁风说我上山去问问当地人,回来的时候,她却对黄永玉说:‘我说这不是樱花吧。’”

    家人不得已下“禁令”

    郁风极好热闹,一见到朋友,就会拉着说个不停。在她住院的最后阶段,家人考虑到这点不宜于休息、治疗,索性下了“禁令”,亲朋好友一律不得看望。

    曹可凡还透露:“她生病时,打电话给丁聪,说:属于女人的东西我全没了。’丁聪说:‘挺好啊,可以写篇《属于女人的东西我全没了》,我配漫画。’”

    丁聪妻子沈崇

    丁聪与郁风是几十年玩在一起的好朋友。由于丁聪年事已高,听力不便,昨日,其妻沈崇代替丁聪接受了记者采访。

    生病也不能耽误玩

    在沈崇的印象中,郁风是一个开朗的老太太,虽然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她经历了三次大手术,“但是她非常乐观,根本没有生病这个概念。”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当郁风进行完第三次手术,就匆匆去旅行了。“黄永玉请她去凤凰玩,当时她手术刚结束,还没等拆线,就去了凤凰。等玩得尽兴了,这才回到北京的医院拆了线。”

    “霸道”的服装行家

    郁风不仅是画家、作家,还曾经做过服装设计,对于服装搭配颇有研究心得。沈崇说起一次令她印象深刻的枫泾之行,“我俩同时看中一条蓝印花布的围巾。我想买,她却不让我买,说两个人一起围着同样的围巾出去是不行的。我当场就说,‘你也太霸道了。’她一听,就再买了一条送给我,但表示绝对不能在同一场合围。”沈崇表示,之后她从未戴过这条围巾,“但这次26日在中国美术馆举办郁风夫妇画展,我决定戴这条围巾,作为对往事的送别和记忆。”

    对大闸蟹情有独钟

    郁风曾在上海生活过一段时间,所以对这座城市有着特别的感情,尤其对大闸蟹情有独钟。沈崇回忆:“她第二次开完刀出院,正值我和丁聪来上海,她就非要跟着一起来。最后,因为她在日本有个展览,我们说你得准备展览,这才不跟来。但是她却天天打来电话,问这问那,要我们回报一天情况。一听到有大闸蟹,兴奋得不得了。结果,我们带了很多大闸蟹回去给她吃。”

    吕恩(吴祖光前妻、人艺老艺术家)

    吕恩与郁风是60多年的闺蜜,友谊从抗战时期延续至今。听到郁风去世的消息,她突然呆住了,随后吕恩语带哽咽,且始终不愿相信郁风过世,“她画画好,文章好,待朋友也好呢。”

    “刚认识郁风的时候,我才刚刚从学校毕业。郁风虽然只比我大没几岁,凡事却显得成熟许多。”吕恩回忆道,抗战时,她还曾有幸和郁风成为一个宿舍里的室友,从此郁风便成了她的“老大姐”。“当时她让我多读书求进步。郁风和黄苗子结婚以后,仍

    然很关心我的生活。上世纪70年代后期我得了不治之症,郁风坚持来信鼓励我。是她热情的信件让我重新振作起来。”吕恩回忆到。

    众人眼中的郁风

    张仃(著名漫画家)

    昨晚,已经91岁高龄的张仃,听到好友郁风去世的消息,顿时沉闷了。过了近两个小时,心情才稍微平复下来。他对于郁风的一番感慨,由夫人李昭代为记录转述。“噩耗袭来,一时震惊,没有了语词。老朋友一个个走了,郁风的离去,中国又少了一位赤心为之奋斗的儿女……”

    黄永玉(著名画家)

    昨日,当黄永玉得知郁风去世的消息,平时的老顽童沉默了。家人告诉记者,老先生断然拒绝了一切采访,早早就休息了,没有说过一句话。

    史树青(著名书画鉴定家)

    史树青对郁风的画一直印象深刻,“郁风的画透出浓郁的人文情怀。”史树青夫人在得知郁风去世后,也唏嘘不已。“记得那年我们一起吃饭,看着桌上的河豚谁都不敢动筷,郁风见状,就决定先为大家尝尝是否有毒。”

    应红(作家出版社编辑)

    在应红看来,郁风是个能给人带来快乐和美感的老人,“她是非常自然的人,对美有着独特的敏感和理解力。”

    赵丽宏(上海作协副主席,散文家)

    赵丽宏与郁风没有私交,但却非常喜欢她的文字。“我欣赏郁风优雅沉静的个人风格和她纯净的文字,虽然她并不被很多人所熟悉,但她的那些文字一定能够留存下去。”

    谢蔚明(沪上老报人)

    郁风去世的消息令沪上90高龄的谢蔚明非常感伤,她用“人好,文章也漂亮”简单评价郁风,并表示,“郁风对我一生所从事的新闻工作帮助非常大,至今我还保存着她的不少文稿。”

    郁风生平(1916-2007)

    郁风,1916年生于北京,原籍浙江富阳。她少时受到叔父郁达夫的影响,爱好新文艺。早年入北平大学艺术学院及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学习西洋画。她是我国著名女画家潘玉良的弟子。30年代,她随郁达夫来沪,参加救亡运动,抗日开始后随郭沫若、夏衍赴广州创办《救亡日报》。后与夏衍、叶灵风、戴望舒、黄苗子等创办《耕耘》杂志,任主编。40年代以后,任重庆及南京《新民报》副刊编辑。50年代以后,在北京中国美术家协会和中国美术馆主持展览工作。80年代以后,她出访法国、德国、美国等地举行画展。出版散文集有《我的故乡》、《急转的陀螺》等。

    (文章来源:新闻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