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耄耋郁风随风而逝

今年2月4日郁风与友人聚会时的留影

郁风画作《腊梅》 图片提供/李辉

    著名作家、画家郁风,于前天凌晨零点48分在北京协和医院去世,享年91岁。

    “希望妈妈能安静地走完人生最后一步,所以不会有任何仪式和追悼会。我们会给亲朋好友发个几百字的文告,封面和封底是她自己的画。”郁风二儿子黄大威说,“这是父亲(著名画家黄苗子)的意愿,也是母亲本人的意愿。”

    据介绍,郁风因癌症断断续续住院已两三年。去年夏天,开始放疗。“效果还不错,她人也乐观。9月还和父亲去了趟湘西、凤凰。回来后继续放疗。春节期间,再次回到协和医院,她还乐呵呵地称之为‘黄牌警告’。入院一个月后病情恶化,在三周前上了呼吸机。人走得很平静,没留下什么话。”

    提起晚年的郁风,丁聪夫人沈峻脱口便是“特别可爱的老太太”。“在她身上,看不出一点成人的世故,所有与她相关的事儿,都显得那么天真可爱,彻头彻尾地天真。”据沈老介绍,郁老的专业是美术,在画画和散文上都颇有成就,但她觉得郁风的文才比画画还要好。

    说起“人老心不老”,沈老称郁老“不是‘一点不老’,是‘特别不老’”,她是朋友堆里的“开心果”,很老实,也很达观,所以总成为大家开玩笑的对象。“那年‘超女’比赛时,我知道她解放前在上海演过话剧《武则天》,也爱唱歌,歌还唱得不错,就跟她开玩笑,你爱唱歌,也去报名吧。她说,好啊好啊,我去参选‘老超女’。”

    对郁风老的“可爱”,诗人邵燕祥也深有感触:“初识她,她已年过古稀,但给我的感觉像三四十年代的中学生。”一次聚餐,邵燕祥席间念了一首普希金的诗《咏蝗虫》,大意是“蝗虫飞呀飞,飞来就落定。落定就吃光,吃光就飞走”。听罢,郁风老马上绘声绘色地“复述”了出来,末了还加上“飞走”的手势,“好像她自己真是一只参与吃的蝗虫”。待今年2月4日,朋友再聚,她又背了一遍。

    邵燕祥说,她对生死看得很淡,也从不把自己的病情挂在嘴边。“就像疾病是一件衣服,出了院就把它丢医院里了。每次手术一完,便依然故我。”

    郁风1916年生于北京,先在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学习油画,随后到南京中央大学在徐悲鸿、潘玉良门下深造。先父郁华是著名法官,曾营救田汉、阳翰笙、廖承志等进步人士。叔叔郁达夫也对她影响巨大。上世纪三十年代在上海,郁风结识了画家黄苗子,后成一生的“艺术伉俪”。

    (文章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