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业界动态>2015

上海博物馆举办仇大雄先生及其家人捐赠文物仪式

来源:上海博物馆 时间:2015.07.29

  2015年5月29日,上海博物馆接受瑞士华裔收藏家仇大雄先生捐赠珍贵明清犀角杯的仪式在上博一楼影视中心举行。仇大雄先生携家属专程来沪出席。

  仇大雄先生出身于收藏世家,是当今全球最重要的古代犀角器收藏家之一。其父仇焱之曾是上海滩上著名的文物商人,瓷器收藏在业内具有相当的影响力。1949年,仇焱之先生赴香港发展,成为第一批南下香港的收藏家;此后不久,又举家移居瑞士日内瓦。长期耳濡目染于父亲的雅好,仇大雄先生也走上了收藏之路,并在犀角器收藏领域中取得极大成就。

  长期以来,仇氏家族都与上海博物馆保持着良好的友谊。仇大雄先生更是对上海博物馆极为友善,他曾经促成上博与瑞士方面合作,成功举办多个展览;也曾多次向上海博物馆捐赠文物,涉及漆器、瓷器和犀角杯等多个品类。

  此次仇大雄先生捐赠明清犀角器,是他多年收藏中的精品。捐赠之前,他提出不限定数量与品种,由上海博物馆根据收藏和研究的需要任意挑选,上博最终选定了十件作品。

  犀角雕刻艺术是中国古代工艺美术的重要品类,用料珍贵、工艺精美,集中体现了古代中国人物尽其用的价值观念和巧夺天工的艺术创造力,其工艺水准在明清时期达到巅峰。作为杰出的艺术瑰宝,犀角器历来受到各国藏家与机构的重视,但据研究统计,存世的中国古代犀角器仅有数千件,而其中绝大多数流散在海外。目前世界上收藏中国古代犀角器最多的地方是爱尔兰的切斯特·比棣图书馆,有200多件。而合并我国收藏犀角器最多的单位——两岸故宫博物院与上海博物馆全部的犀角器收藏,也仅仅只有300余件,不足存世量的十分之一。这不仅意味着中华民族珍贵的物质文化遗产的失落,也导致我们对这一珍贵遗产的研究长期落后于世界水平。因此仇大雄先生此次捐赠的这批明清犀角器对提高我国犀角器的收藏和研究水平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在明清两代犀角雕刻艺术品中,制作于18世纪以前、也就是清前期及更早年代的作品本就稀少和珍贵,如果是署有款识的名家之作就更属难得。此次仇大雄先生捐赠的这10件作品,全部用料考究、雕刻精美,且80%是属于明代和清前期的作品,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是仇先生收藏中的精品。特别是其中两件署有明末清初犀角雕刻名家周文枢款的作品,代表了当时山水题材犀角雕刻艺术的最高水平,在学术研究上也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由于犀角工艺品的价格昂贵,收藏家的慷慨捐赠就成为博物馆扩大古代犀角器收藏最重要的渠道,如爱尔兰切斯特·比棣图书馆的200多件、美国哈佛大学博物馆的70多件、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的50多件中国古代犀角艺术品,均受赠于私人收藏家。仇大雄先生出于珍视和保护文化遗产初衷而进行的捐赠极其珍贵和难得。由于犀角属于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内的物种,根据现行法规是严禁进出境的。仇先生捐赠的这批犀角器能够最终顺利从香港引进并入藏上博,要感谢上海市濒危办、国家濒危办以及国家文物局从中给予的大力支持与帮助,使得这些流散在海外的国宝能够回归家乡。

  为了感谢仇大雄先生捐赠文物的热忱和无私精神,上海博物馆特别为仇大雄先生举办捐赠仪式。在仪式上,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回顾了仇大雄先生及其家人长年来对上海博物馆的深厚友情,感谢他们对上博的信任和重托,表示上海博物馆将珍视这些文物,使之得到妥善保藏并发挥积极作用,不辜负捐赠者对上海博物馆的殷切期望。

仇大雄及其家人



美术百科

W020170627524680337807.jpg

朱振庚

朱振庚(1939—2012),1939年生于徐州,祖籍天津。198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究生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北省美协中国画艺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