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业界动态>2006

吴冠中称荣誉应赐给作品

来源:世纪在线中国艺术网 时间:2006.12.27

    昨天下午5点,香港中文大学校长刘遵义特意到北京,向艺术大师吴冠中颁发荣誉文学博士衔,表彰他在艺术创作和交流方面的杰出成绩。之前的12月7日,香港中文大学已经公布特别授予6位杰出人士以荣誉博士衔,除吴冠中外,科学家陈述彭、姚期智、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银行家何子焯也分别获颁授荣誉博士学位。

    吴冠中因故未能参加12月7日的正式典礼,所以香港中文大学校长刘遵义一行昨天特别到北京中国大饭店举行颁发仪式。已经87岁的吴冠中先生携夫人一起出现在现场,他在致谢发言中谦虚地指出“社会不会培养诗人和画家,是诗人和画家创造了杰出的作品,获得了广大人民的承认,震撼了社会,社会才承认画家和诗人的地位,给予荣誉。一切荣誉应赐给作品,赐给创造。”吴冠中也向记者透露,目前他还坚持创作和写作,希望继续在汉字和绘画的结合方面进行探索,这方面的部分作品现在正在北京百雅轩画廊公开展出。

    对话

    吴冠中:艺术家应该有殉道精神

    让大家感受汉字的美

    新京报:您从去年开始“汉字田园”系列的创作,今年又创作了一批这方面的作品,前后的想法有什么改变吗?

    吴冠中:有一些新想法,开始我说是“汉字田园”,是自留地的意思,因为我以前不大写书法,怕书法家们说你怎么也写字,后来我想汉字也在发展,不会停留在过去,所以叫“汉字春秋”更准确。比如,现在的小孩子只认识简体字不认识繁体字,这是没办法的,因为他们没有学过,繁体字是无可奈何花落去,所以再写大篆、小篆没有意义,我要写的一定是现在人认识的字,让它们有美的身段、内涵,让大家感受汉字的美,好保留对汉字的感情。

    新京报:有人说您的抽象画和美国画家波洛克有一丝关联,您怎么看这种说法?

    吴冠中:我在法国留学的时候还没有波洛克的画,法国人是看不起美国人的,觉得他们没有艺术,是这些年才看到的,所以说波洛克对我其实没有什么影响。他的画是冲动,我还是从具体的形象中抽象出来的,不一样。但是他的有些画也像植物的藤蔓一样,看上去有点像,其实就像人的手,经络、枝节类似,可是形体、思想是不一样的。

    大部分年轻人为了金钱和商业创作

    新京报:您关注年轻人的创作吗?有什么印象?

    吴冠中:我平时也看年轻人的画册,觉得有些年轻人还是不错的,但是看得出来大部分是为了某种目的创作的,为了金钱、为了商业而创作,已经没有艺术感觉了。

    我始终觉得艺术家应该有为艺术殉道、殉情的精神,前面我也讲了,社会是不需要艺术家和诗人的,所以艺术家创造杰出的作品首先是自己为艺术殉道,而不是其他的社会目的。如果你没有殉道的精神,感情不真实,作品也不会感人。真正搞艺术的应该是殉道的。

    艺术上要有叛逆

    新京报:您一直主张艺术要创新,那对现在年轻人的创新有什么看法呢?

    吴冠中:说得不好听点,我们民族历来比较保守,祖宗传爷爷,爷爷传子孙,一代传一代,一代模仿一代,阻碍了中国的创造性,没有自己的特色,所以艺术上要有叛逆,当然也要看叛逆的具体情况。艺术还是要讲个性,但是要出新出奇是有一个成长过程的,不是说你想出就能出来。

    新京报:走过了这么长久的艺术道路,现在您觉得艺术创作中如何平衡感性和理性的部分?感性大于理性?

    吴冠中:我觉得还是感情,艺术一定是感情在前面,理性是辅助性的。艺术本身就是感情的产物,我以前在法国留学的时候一个老师就说过我没有法子教你们,因为艺术本身是个疯子的世界,这个话是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