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业界动态>2017

隋建国最新个展“肉身成道”

来源:雅昌艺术网 时间:2017.03.03

  3月9日,隋建国2017最新个展“肉身成道”将于佩斯北京开幕,呈现艺术家2016年至2017年的最新创作。2016年,这位中国当代雕塑界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迎来了他的花甲之年,并正式从中央美术学院退休,结束了他30余年的教学工作,戏称自己在60岁才终于成为了一位“职业艺术家”。此次个展将展出艺术家自2016年开始的最新创作,这组新作以技术突破作为契机,展现出艺术家在创作观念上的持续深入。新作既可被视为隋建国过去十年创作的阶段性总结,同时也将作为一个起始点,见证其创作的全新阶段。

  2006年,隋建国曾在自己50岁生日之际开始创作《时间的形状》,将其对于雕塑创作的探索带向了“时间”维度,这并非是一种巧合。对于隋建国而言,“雕塑”正是其自我确定过程中永恒的参照媒介,正因如此,雕塑的创作方法也必然会随着艺术家对生命及存在的认识而改变。在其后的10年间,艺术家与雕塑自身的内在关系逐渐显露,并成为了隋建国创作思考的主线。

  作为中国当代雕塑的领军人物,隋建国在近四十年的创作实践中逐步发展出极富思辨性的创作观念及表现手法,并在其艺术家与教师的双重身份中通过不间断的思考与实践去探讨雕塑的立身之本。此次展出的新作可被视为隋建国过去十年创作的阶段性总结,在其自2006年《时间的形状》以来的艺术探索中,艺术家与雕塑自身的内在关系逐渐显露,并成为其创作思考的主线。艺术家早期的表现主义抒情及此后的符号化表现手法均被其一一摒弃,而正是通过对造型技巧的剥除,艺术家得以在“创作的最小化”过程中逐步接近创作的核心。

在此次展出的《手迹》系列中,雕塑家的工作被最终简化为手部的一捏一握,并通过这个最为基本的身体行为暗示了创作者与材料对象的实质关系。被手掌挤压过的粘土以其自身特性中的顺从与柔韧成为了艺术家身体最忠实的记录者。在粘土表面凹凸起伏的印痕中,雕塑家的手成为了无法否认的绝对存在。而艺术家在对自身身份进行确认的同时也赋予了粘土以全新的命名——通过与艺术家身体的互动,这一在雕塑的历史中长期充当形象载体却被视而不见的柔软材质第一次成为了自身的肖像,并借助21世纪的工业技术程序获得了公共化的纪念碑性。在同步展出的录像作品《肉身成道》中,身体作为起因的不可或缺性被更为明确地揭示出来,艺术家捏握泥土的每一个发力瞬间均被高速摄影机记录,使得雕塑的创作过程更接近于一场行为演出。在展厅幕墙上持续进行着“表演”的手填补了雕塑外部凹陷出的时空空缺,将二者合并为一个完整的现场。

 在此次展出的最新雕塑作品中,艺术家使用了高精密度的3D扫描技术及3D打印技术精确捕捉并还原了作品表面的手纹细节。这一最新科技自2008年以来经过了长期磨合终于在2015年实现了技术的突破,得以被艺术家运用于创作中,打破了此前在泥稿放大过程中对于细节还原的技术局限,使得雕塑作品的表面肌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细腻程度。这种精确带来的突破并非仅仅是技术上的,更是对艺术家美学理想的逐步靠近——以高科技处理生成的作品如科学实验般精确记录下材料的特性与受力结果,将前一阶段作品中仍旧相切于抽象表现主义的造型手法边缘的艺术观念,彻底推进到对于雕塑身体性本质的客观揭示。而这种对于科学及工业技术的开放态度正是隋建国作品中现代性的气质根源。

隋建国是中国当代雕塑界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被评论家誉为“在观念主义方向上走得最早也最远的中国雕塑家”。隋建国在艺术探索中对创作观念、作品形式、媒介选择、处理方法、时空经验等多个方面都有独特的理解和认识。他的雕塑将观念与形式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作品多以大的尺度感给人以感官上的冲击力。隋建国早期的雕塑作品带有很强的符号性,这些符号大多与社会、历史的特殊记忆密切相关。随后,他的创作逐渐抛离了个体的身份,创作进入了更为宏观的视角,从中可以看到一种对时间与空间概念的文化探索。同时,隋建国也成功地将雕塑带入一个全面反省中国现代性的艺术实践中。无论是早期的现实主义作品,还是后来创作的“中山装”、“恐龙”等经典形象,都是在中国本土的知识谱系和文化经络中寻找问题和解决问题的途径与方式,具有明显的知识分子气质,流露出严肃的社会批判立场和人文道德指向。此外他的创作还涉及影像、公共行为等领域。



美术百科

rdn_54a35f6aee37f.jpg

张仃

张仃的山水画以焦墨山水为代表。其焦墨山水画继承了中国古代山水画传统,笔墨,章法,借古而初。画之气势,意境的创造,画中平远,高远,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