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业界动态>2013

关山月:画笔之下,江山如此多娇

来源:羊城晚报 时间:2013.08.30

  广州市昌岗路,广州美院美术馆后面,有一座外表黄得极纯粹的两层别墅。它在高楼和大树丛中,显得如此耀眼。走近一看,只见围墙上挂有一块牌子,写着:关山月故居。

  关山月1912年10月25日出生于广东省阳江县。1933年毕业于广州市立师范学校本科,刻苦自学绘画。后得到岭南画派主要创始人高剑父先生赏识,招其免费进入春睡画院,成为高氏入室弟子,并为其改名“关山月”。

  近日,在关山月女儿关怡的带领下,记者记者踏进了这位岭南画派一代大家的故居。

  寻迹  慷慨捐出毛泽东手迹

  院子很窄,却有数棵高大的树木。门前有竹,长得正旺,为关山月先生亲手所植。

  在抗日战争年代,关山月创作了一大批抗战题材的中国画,举办了个人抗战画展,引起当时进步文化界人士的注目,并赢得“岭南画派新星”的赞誉。

  1943年,他与妻子李小平(秋璜)及赵望云、张振铎,赴敦煌临摹壁画,并深入西北少数民族地区进行写生创作,当他的《西北纪游画展》在重庆展出时,得到郭沫若先生的高度赞扬,称之为“国画之曙光”,并为他创作的《塞外驼铃》等作品题诗、题跋。

  1946年,关山月回到广州,任教于高剑父创办的广州南中美术学院。

  全国“解放”,首届文代会在京召开,关山月被选派为代表,但因交通阻隔而未能成行。1950年华南文艺学院成立,关山月出任教授。1953年,中南美术专科学校在武汉成立,关山月被任命为副校长兼附中校长。

  1954年,他赴南湾水库深入生活,创作了开一代新风的《新开发的公路》。1955年,他参加了春节慰问团赴朝鲜慰问志愿军;1957年,他参观鄂北水利工程,创作的长卷《山村跃进图》参加了“莫斯科社会主义造型艺术展览”。1958年,中南美专迁校广州,更名为广州美术学院,关山月任副院长兼国画系主任、教授。1959年4月,他与傅抱石合作《江山如此多娇》,悬挂于北京人民大会堂北大厅,是20世纪中国绘画最广为人知的作品之一。

  关山月故居一楼客厅并不算大,布置也极简朴。墙上挂着一幅书法作品,内容正是“江山如此多娇”,毛泽东手笔。关怡提醒:“你们看到那个红色的小印‘中共中央办公厅复制’了吗?这个不是原件,是复制件,但是这个章是真的。我们把原稿捐给中共中央办公厅了,这是1977年5月的事情。那时候毛主席过身不久,关老在报纸上看到,说中央正在征集毛主席手迹,他就主动捐过去了,捐过去前,我们全家还跟真迹合影留念。这幅字是他在与傅抱石合作创作《江山如此多娇》的时候,周总理去请毛主席题字,毛主席题了3张,然后从中选取了最好的字,放大到《江山如此多娇》那幅画上面去。原稿则送给了傅抱石和我爸,还有刻章的吴作人,每人一张。后来深圳关山月美术馆说要拿去复印,我就请他们把‘中共中央办公厅复制’的章盖掉,因为有这个章的只有一份,不能够冒充的。”

  此外,客厅悬挂着、摆放着许多照片,包括关山月和国家领导人的合影。

  对话  深圳与广州“抢画”

  8月24日下午,记者记者面对面采访了关山月之女关怡

  记者:关老在这个房子里住了多久?

  关怡:这座小楼是1981年建造的,他住了近20年。现在故居稍微装修了一下。房子是省委省政府盖的。上世纪70年代时,中国外交不少是以文体来作为渠道的。那时很多外国美术代表团、文化代表团来,提出要看关山月的画室,因为他是中国文化名人嘛。当时我们住在美院操场附近的一个小房子里,外宾来了都坐不下。特别是有一次日本外宾来了好几十人,都进不了屋里面,就只能摆小凳子,从门口一直摆到操场那边,轮着进去握手、见面。后来省里知道了这个情况,觉得好像有失国家体面。那时候外宾来访,接待是很严格的,让美术学院通知人事部门,我们家里面摆的茶具都需要消毒,全部让他们来做,不是我们自己随便弄弄就可以的;买些什么水果都是他们来准备的。既然外宾这么重视关山月,省领导就觉得应该给关老弄个稍微大一点的画室,他对国家有这么大的贡献,可以享受这样的待遇,也是为了接待外宾能够好一些。搬过来后,很多人来(参观),也有很多的外宾。

  记者:听说因为地铁建设,关山月故居曾经一度面临被拆除的风险?后来是如何保下来的?

  关怡:2000年7月关老过身之后,这里要搞地铁(故居临近地铁昌岗站C1出口),当时贴了个布告出来说几栋楼都要拆,其中就有我们这个楼。我们不同意,这个是名人故居,应该保留。我就向省、市打了报告。有十几个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包括红线女在内,集体写了一封信,寄到北京去,另外省、市里都有寄。后来省里的相关领导批示“要谨慎考虑”。这个批示起了作用。当时甚至有人说,他(关山月)就是一个副院长,为什么不可以拆。有些关老的学生,比如王玉珏老师,打电话给学校领导说:“你要是拆了,你就是历史的罪人,你要考虑清楚,这不是一般人的房子。”我说,这房子是省委省政府盖的,你们要拆的话一定要省委省政府同意。这个房子是按照副省级的标准盖的,省长批准的,我都是有根有据的,这个房子是有历史的,随便拆不行。去年关老百年诞辰时,很多人都说,幸亏我当时顶住,故居留下来了。

  现在故居附近要搞“广东现代广告创意中心”,2012年6月奠基的,这个项目原来也想拆掉这栋房子,让我们把里面的东西搬到另外一个地方,说是平移。这个想法后来也被批评了。我的意思是,这个房子一定要留下来,很多设计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可以有跨过式、包围式等等,很多设计方案的。新的规划是,保留关山月故居,大楼环绕。

  记者:故居里面是否都是原来关老用过的东西?

  关怡:都是的,我们都没有动过,都是他用过的。拐杖很多都是别人送的,但是关老最喜欢的是一根里面自带雨伞的,很多照片都是拿着这张拐杖照的,例如1994年在黄河壶口。一般他喜欢坐在藤制躺椅上看报纸,在家里喜欢打赤脚。平时会客时,关老一般都是在一楼客厅接待,能够上画室的,说明关系够好。

  记者:故居对外开放吗?

  关怡:暂时不对外开放,第一是我暂时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故居能不能作为博物馆来对外开放,另外是交班交给谁的问题。我这里都是原物,很珍贵,连门口的树都是关老亲手种的。

  记者:关山月美术馆为什么选址深圳而不是广州?没有在广州建,会不会留下遗憾?

  关怡:(上世纪)90年代初深圳市政府把我们全家接过去度假、休息,我们就去参观了世界之窗,晚上有民俗表演等,我们发现很多海内外人士过来旅游。然后我爸就说,这样搞挺好的,可以把我们多民族的文化展示出来,人家不用跑老远去看,来到这里就可以有个大概的了解和体会。深圳的领导就提出说,你的画也可以拿过来让大家欣赏啊。我爸说,那也好啊,这里是祖国的南大门啊。1994年全国人大会议广东团讨论的时候,当时深圳市委书记厉有为就跟关老说:“我想把为您在深圳建个馆的事捅出来好不好?”关老说好。当时广州市长黎子流也在,他就害怕了:“关老您把画给深圳,深圳给你盖馆,那广州呢?”

  早前关老跟赖少其他们这些老先生希望在广州盖美术馆,一直没有动静,可能当时也比较难找到地盘。黎子流开会回来就很紧张:“哎呀,我们有名的画家都要被别人抢跑了,怎么办?”后来广州搞了个艺博院,我们就留了一部分画(105幅)给艺博院,不然,全部的画都给了深圳。

  至于遗憾,是不会的,关老认为都是给了国家,而且深圳先提出,而且提供了非常好的条件。他们请关老去挑地。当时他挑的莲花山南侧的土地,现在已经是福田中心区,是旺地了。当时场馆也是请人专门设计的,前面是一座半圆形的建筑,后面背靠着一座“山”,寓意“山月”二字。

  记者:父亲是个严父还是慈父?

  关怡:他对我们要求很严格的,他自己也是非常艰苦朴素的。他经常出国,出国就会穿得体面,因为是代表国家,但是他回到家里就很节省。我的儿子念小学时,裤子破了,父亲也会让我补了再让他穿回学校,学校还拿这个事情教育学生要勤俭:你看人家家里不是没有钱,但人家裤子破了照样打一个补丁穿着来上学。受父亲影响,我们全家人都从事美术工作。我的两个儿子出国留学,最后还是回来,因为我父亲说:你们出国,最终的目的还是要回来服务祖国。

  画室陈设从未改变

  关怡介绍,1971年,日本美术评论家宫川寅雄访问中国,到广州指明要见关山月,为照顾国际影响,周恩来把关山月调回广州,接待外宾。此事也成了广东省为关山月建造这幢房子的原因之一。

  1972年,受外交部委托,关山月到北京为驻外使馆作画半年;1973年创作《绿色长城》;1974年赴新疆体验生活,为乌鲁木齐机场创作《天山牧场》,同年为联合国中国厅创作《报春图》。为参加全国美展创作的《俏不争春》,后来被日本《读卖新闻》列为世界名画。

  1978年畅游长江三峡后,关山月创作了长达18米的《江峡图卷》;1979年创作了《龙羊峡》;1980年为北京军事博物馆创作《风怒松声卷翠涛》;1981年为中国银行新加坡分行创作《江南塞北天边雁》。

  搬进现在的故居后,关山月的创作亦是精品不断。如1983年,《鼎湖组画》获广东省鲁迅文艺奖一等奖;1985年,他的《碧浪涌蓝天》获第六届全国美展荣誉奖。1995年,为北京全国政协新大楼创作《黄河魂》巨作。

  1997年,由江泽民同志题名的“关山月美术馆”在深圳落成。关山月生前先后捐给深圳市人民政府代表性作品813件,捐给广州艺术博物院作品105件,捐给岭南画派纪念馆作品145件,此外,还向中国美术馆、广东美术馆、广东省博物馆等单位捐赠作品多件。

  关山月历任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终身教授,广东画院院长,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2000年7月3日,关山月因病在广州逝世。

  房子二楼是关山月画室,层高约6米,显然是专门为关山月作画而设计的。关怡告诉记者,画室里的陈设未曾变过。记者发现,画室大门处还悬挂着一面小小的旗子,原来是广东省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的旗子。关怡说,关山月经常出国,到了外面,常常劝说华人华侨多回祖国走走、看看。

  “戴着镣铐”创新中国画

  关于关山月的学术研究,究竟有何最新成果?8月23日,记者记者电话采访了关山月美术馆馆长陈湘波

  记者:去年是关山月百年诞辰,中国美术馆举办了大型展览,学术界也进行了深入研讨。关于关山月历史地位的最新结论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论?此外,还有哪些值得关注的研究成果?

  陈湘波:去年关老一百周年诞辰,我们把十多年来的研究成果和关老的作品汇总在一起,也做了一个国际学术研讨会。最新的研究成果不是什么活动就可以做出来的,而是一个社会、业界的共识。关山月作为20世纪中后期的一位代表性人物,他的不少特点跟同时期画家相似,但他又有自己独到的贡献。

  首先是“戴着镣铐跳舞”,在很多时代、社会的限制中,关老还是努力去做出体现中国绘画本体的一些探索。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绘画被视为一种封建文化,加之受苏联影响,曾经没有多高的地位。但是在1954年,关老创作了一幅《新开发的公路》,把中国传统山水画跟现代社会生活结合在了一起,现在这幅画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原来的山水画更多的是寄托中国文人的志趣,但《新开发的公路》表现现实生活的变化,预示新中国成立后山水画的发展方向,这是一件标志性的作品。后来一段时间,中国山水画多以表现建设以及毛泽东诗意为主,可以说关老开创了新样式。

  1958年,关老还画了《山村跃进图》,表现的是大跃进期间湖北山区农村的风貌。最难得的是,当时很多艺术家表现大跃进,都是标语式、漫画式,关老却是表现了很多细节,修水利啊积肥啊等等,细节表现得很到位。这是关老很重要的一件作品。关老一百周年诞辰时,我们把这张画拿出来展览了,通过数字技术进行分解和局部分析,应该说还是蛮有意思的。通过数字化技术分析,可以找到关老作品与传统绘画笔墨的关系和区别。

  另外,关山月1949年在香港画了一套连环画《虾球传》,反映了香港在解放战争时期的社会情况。关老这套连环画,在建国以后,确定了连环画的一个图式,对后来影响很大。

  记者:关山月美术馆对关山月作品的收藏和研究情况如何?

  陈湘波:美术馆大多是展览馆,但关山月美术馆从建馆起就很明确,要做成集收藏、研究、展览、推广多功能于一体,我们的研究对象是以关山月及其作品为代表的20世纪中后期的中国美术。

  关老最大的特点是强调变化。传统中国画里有一套程式,不管画哪里的山,看起来都差不多。但关山月强调现场感、新鲜感、清新感,每张画都追求变化,这个是对中国画的推进,也是对自己的挑战。有人说他没有自己固定的风格,这也不对,因为他的这种变化实际上就是他的风格,他自己有句名言:“不动就没有画。”

(张演钦 陈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