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新闻>2017

尘封历史触发中国记忆,齐白石、巴金、白杨、李桦、蒋兆和塑像呈现中国美术馆

来源:中国美术馆 时间:2017.10.26

  中国美术馆国际美术作品捐赠与收藏系列展:“塑痕·中国记忆白俄罗斯谢尔盖·谢利哈诺夫和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雕塑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中国美术馆10月26讯 2017年,时值中白两国建交25周年,由中国美术馆策划主办的“塑痕·中国记忆——白俄罗斯谢尔盖·谢利哈诺夫和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雕塑展”于10月24日在中国美术馆开幕。此展是中国美术馆为促进中白文化艺术交流所举办的系列展览之一,也是2017年度中国美术馆国际美术作品捐赠与收藏系列展之一。

展览开幕式

现场嘉宾
  白俄罗斯驻华大使鲁德·基里尔,文化部艺术司副司长周丽宁,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央美术学院原院长靳尚谊,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为山,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范迪安,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徐里,中国美术馆党委书记张士军,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馆长弗拉基米尔·普拉科普佐夫,文化部艺术司文学美术处处长刘冬妍,外联局亚欧处副处长蒋鹏,新华社中国经济信息社副总裁匡乐成,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美术评论家邵大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美术史论家奚静之,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著名雕塑家盛杨、曹春生、刘焕章、田世信,新华社中国经济信息社总裁助理、新华丝路事业部总经理李月,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张晴,白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公使尤里·拉伯科,“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典藏精品展”策展人凯瑟琳·伊泽法托娃,以及雕塑展的作者之一白俄罗斯雕塑家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出席了开幕仪式。开幕式由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安远远主持。
  开幕式上吴为山馆长、鲁德·基里尔大使、邵大箴先生分别为展览致辞,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先生致答谢词,吴为山馆长代表中国美术馆向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先生颁发了捐赠证书。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致辞
白俄罗斯大使鲁德·基里尔致辞
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馆长弗拉基米尔·普拉科普佐夫致辞
著名美术评论家邵大箴致辞
白俄罗斯艺术家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致辞
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安远远主持展览开幕式
  吴为山馆长代表中国美术馆对中白两国嘉宾的到来表示感谢,也对谢尔盖和康斯坦丁祖孙的雕塑展在中国美术馆成功举办深表欣慰。他说:“ 谢尔盖先生如果健在的话,他今年是100周岁,他和被他所塑的那些人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但在中白建交25周年的时候,在中国向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进发的时候,被塑的这些中国人,他们回到了中国美术馆。相信,塑这些中国文化人和普通人的谢尔盖先生,一定会非常高兴,因为这一段尘封的历史终于在中国美术馆明亮的灯光下展露出来,把它们深蕴的艺术之光照耀出来。”
  吴为山馆长继而表示,从谢尔盖·谢利哈诺夫到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祖孙两代的艺术,可以看到白俄罗斯雕塑艺术的这一段雕塑发展史。特别感谢的是康斯坦丁先生向中国美术馆捐赠其祖父谢尔盖雕塑作品30件,捐赠他本人创作的作品29件。它们已成为中国美术馆11万件藏品中的一部分而汇入美的洪流。中国正实现着伟大的复兴,文明互鉴是促进世界相互了解的基础。相信这个美好的中国记忆必能在中白两国未来持续进行的人文交流中产生深远的影响。
  鲁德·基里尔大使对展览的成功举办表示祝贺。他说,白中建交25周年以来,两国关系发展呈现良好的势态,两国合作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水平。近年来,文化领域的合作呈现新的气象,今年,我们也已经举办了一系列的庆祝建交25周年的活动。今天的活动也是庆祝白中两国建交25周年框架下最重要的活动之一。借此机会,我向吴为山先生表示衷心的感谢。希望大家在这里相聚,能够更好的感受到白俄罗斯艺术的独特色彩和精神内涵。
  邵大箴先生曾留学苏联,他在列宾美术学院学习的时候,对白俄罗斯的绘画、雕塑与版画印象深刻。他表示,白俄罗斯的艺术是苏联艺术的重要一部分,也独具民族特色。遗憾的是,最近几十年以来中国很少举办白俄罗斯艺术的展览,因此,这次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的典藏作品和祖孙两代雕塑家的作品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意义非凡。他说:“我以激动的心情参观了谢尔盖·谢利哈诺夫和他的孙子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的作品。吴为山馆长带我去看这些作品的时候,他非常激动,一一向我介绍这些作品。看了以后,我真切地感觉到谢尔盖·谢利哈诺夫对中国人民的友谊,对中国文化和中国艺术的尊敬、敬仰。他在3个月的时间内创作了这么多的作品,而且非常写实、传神,非常有表现力,他的雕塑艺术是非常珍贵的艺术品。他的亲属把他的作品捐献给中国美术馆,是非常有意义的,也丰富了中国美术馆对外国美术的收藏。”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为艺术家颁发捐赠证书
嘉宾合影
嘉宾参观展览
外国嘉宾参观展览
  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先生向前来参加开幕式的嘉宾表示感谢。他说,能感受到你们对谢尔盖·谢利哈诺夫的作品感兴趣,令我非常感动。50年代,他来到中国的3个月时间,不止对他的创作有很大影响,对他本人的发展也是影响巨大。在中国的3个月可以说是他创作生涯中最好的时间。今天的展览不止可以让中国人民欣赏他的作品,更让我高兴的是,中国美术馆邀请了来自雕塑界的大师们看到他的作品,并给予较高的评价。一年前,我没有办法相信可以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展览。坦率来说,我到现在也不相信可以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展览。
  展览展出谢尔盖·谢利哈诺夫作品53件,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作品92件。展览中,谢尔盖·谢利哈诺夫的部分作品来自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别雷尼奇地区 V.K.比亚雷尼茨基-比鲁利亚美术馆,白俄罗斯国家文学艺术档案馆的藏品。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在展览序言中写道:“肖像雕塑,熔铸与雕刻了种族特征,文化特性和时代特点,以其鲜明的形象成为地域、民族、国家、历史的象征。一尊雕像的文化内涵往往成为一个国家的表情。”他继而介绍了展览的缘起:“2016年11月,为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藏作品展,我和美术馆同仁出访白俄罗斯。期间,在中国驻白俄罗斯大使馆的协助下,我得以与雕塑家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Константин Селиханов 1967-)先生第一次会面。在明斯克艺术区康斯坦丁工作室台架上众多的雕塑中,霎那间,几个似曾相识的形象使我心灵为之一震,齐白石、巴金、白杨……这神韵一闪的灵光,仿佛‘他乡遇故知’的惊喜,揭开了一段被历史尘封的记忆。”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这批肖像雕塑的作者便是白俄罗斯著名雕塑家谢尔盖·谢利哈诺夫(СергейИвановичСелиханов 1917-1976),他1937年毕业于维捷布斯克艺术学校的雕塑专业,曾参加卫国战争,荣获英勇勋章、一级卫国战争勋章、二级卫国战争勋章以及红星勋章。自1940年开始参加艺术展,1948年加入白俄罗斯艺术家联盟,为白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功勋艺术工作者(1955年)、人民艺术家(1963年),也是首批获得苏联列宁奖的白俄罗斯人(1970年)。
  谢尔盖·谢利哈诺夫曾于1956年底至1957年初参加中国创作之旅,访问中国三个月,期间在北京、南京、上海、杭州、广州等地访问期间作了大量速写、素描、水彩和小幅写生油画作品,并创作了一批人物雕塑作品,包括齐白石、蒋兆和、李桦、白杨等绘画和表演艺术家肖像雕塑,以及普通民众形象。本次展览将主要呈现谢尔盖先生20世纪50年代创作的中国雕塑形象,生动展现当时中国的社会大众形象及现实境遇。
  出生于1967年的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КонстантинСелиханов), 作为谢尔盖·谢利哈诺夫的孙子,继承祖父的雕塑创作意志,吴为山馆长评价道:“在艺术上,既有隔代遗传的细胞,也受到他所处时代的影响。社会结构的转型,意识形态的变化,价值观的改变,艺术创作理念和创作方式的多元,使得康斯坦丁更多地对哲学问题和人性进行着广泛而深刻的思考。所谓雕塑的张力、物质的生命、艺术的风格、创造的个性……我以为,康斯坦丁实现了从现实情感表现到人生哲理的反思,从具有表现性具象写实到富有普遍规律的抽象表现的飞跃。”
  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 1993年毕业于白俄罗斯艺术学院雕塑系(今白俄罗斯国立艺术学院),是白俄罗斯当代雕塑艺术家,自20世纪90年代上半叶开始独立雕塑创作。他的雕塑作品使用多种多样的材料,不断在情感表达和形式创新中摸索个性化创作道路。
  展览呈现在中国美术馆一层2、6号展厅,将展出至10月29日(逢周一闭馆)。
新闻发布会现场
 

  铭刻的深情
  ——来自白俄罗斯的祖孙雕塑展序
  肖像雕塑,熔铸与雕刻了种族特征,文化特性和时代特点,以其鲜明的形象成为地域、民族、国家、历史的象征。
  一尊雕像的文化内涵往往成为一个国家的表情。
  2016年11月,为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藏作品展,我和美术馆同仁出访白俄罗斯。期间,在中国驻白俄罗斯大使馆的协助下,我得以与雕塑家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Константин Селиханов 1967-)先生第一次会面。在明斯克艺术区康斯坦丁工作室台架上众多的雕塑中,霎那间,几个似曾相识的形象使我心灵为之一震,齐白石、巴金、白杨……这神韵一闪的灵光,仿佛“他乡遇故知”的惊喜,揭开了一段被历史尘封的记忆。
  这批肖像雕塑有三十多件,为五十年代中国著名文学家、艺术家,也有普通劳动者。作者是康斯坦丁的爷爷谢尔盖·谢利哈诺夫(СергейИвановичСелиханов. 1917-1976),他是首批获得苏联列宁奖艺术奖项的白俄罗斯雕塑家。他曾于1956-1957年期间,随苏联艺术家联盟访问团到中国考察、创作。在北京、南京、上海、苏州、杭州、广州、武汉等地与中国文学艺术界名人交流,并进行速写、创作和风景写生。这些作品不仅表现了一位白俄罗斯艺术家对中国的深情和对中国人的理解,也反映了那一特定时期中国和苏联的关系。
  一个外国人塑中国人的像,其根本不仅在于生理结构,更在于文化和心理。谢尔盖以他的热忱、真诚,以他对中国人、中国文化的情感和敏锐,以他深厚的功底和富有表现力的创造,为这段历史留下了恒久的记忆。
  谢尔盖登天坛,领会“天圆地方”的哲学观念,仰观人民英雄纪念碑,拜谒鲁迅博物馆、徐悲鸿故居,他在“碧云寺”“卧佛寺”感受到佛像的“慈悲与威严”,以及 “独有的形式阐述着佛教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他去苗族、黎族地区,去农场、工矿、学校、戏院、博物馆、研究机构,对中国的戏剧和国画心存敬意。他和中国百姓共度春节,发出“渴望下次来中国时再回到这些可爱的人们中间”的愿望。
  谢尔盖认为中国人很有修养。他和巴金在北京街头散步时,常常看到巴金与他的铁杆粉丝们互动,他感受到了这位伟大作家的平易近人。当然,令他永远铭刻于心的是他为齐白石塑像的梦想实现了,且白石老人还在像上签了名字。他在回忆这段经历时,有如下记载:
  我们满怀欣喜拜访了世界著名艺术大师齐白石。老人当时已是97岁高龄了……
  可惜他睡着了……我们有点儿失望,我们静静地站在那里。之后他的儿子对我解释说:齐白石已经等待我们很长时间了,等啊等啊就睡着了……但是,从他睡着的姿势和表情来看,他似乎沉浸在深思当中。
  齐白石睁开眼睛,望着我们看了很长时间,有人搀扶他站了起来,之后他眼里闪烁出光亮。他重新振作起精神,眼睛变得异常敏锐,而且有光芒。
  我盼望今后还能有机会再次拜访这位老人……
  由此,可知白石老人艺术智慧之灯的闪亮,同样辉映着这位来自白俄罗斯的雕塑大师。谢尔盖对中国、对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了解,为他准确、朴素、鲜活地表现五十年代的中国人形象找到了灵感。齐白石素描像中睡着的神态,几笔勾勒、寥寥明暗、闭目张嘴,似听艺术大师温润而富于节奏的呼吸。李桦面部木刻般的深沉皱纹;白杨的娴静优雅;袁雪芬的戏剧程式表情;唐弢作为评论家的眼神;巴金洞察人生的沉思;蒋兆和的悲天悯人……广东矿工的坚毅;南京车夫的朴实勤劳;乡村郎中的专注;劳模的英气;农民的憨厚……
  谢尔盖刻塑了当时中国的人间百态,由像及神,在中国社会与中国人之间实践了他现实主义文艺理论的艺术表现。五十年代的中国,人们的思想相对统一,民风淳朴,塑像的写实之风,神形兼备的表现方式,表达了时代的审美理想。塑像着意于社会现实、民族历史与政治环境之下的生活、思想状态与社会角色之间关系的阐释与表现,渗透了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价值认同,体现了对艺术功勋的敬重,对普通劳动的礼赞。共产主义理想与人民性情怀统摄于作品文学情节和瞬间表情的表达之中。
  可以说,谢尔盖的艺术在记录时代的同时,也成为时代艺术的代表而载入美术史册。
  而出生于1967年的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作为谢尔盖的孙子,在艺术上,既有隔代遗传的细胞,也受到他所处时代的影响。社会结构的转型,意识形态的变化,价值观的改变,艺术创作理念和创作方式的多元,使得康斯坦丁更多地对哲学问题和人性进行着广泛而深刻的思考。这种思考引发了他在现代艺术语言形式维度上的探索,具象写实已不仅仅是承载人类情感与审美的唯一方式。康斯坦丁追求从客观形体的解构重建到抽象构成的表现。西方十九世纪以来,从罗丹(Rodin 1840-1917)、布代尔(Bourdelle 1861-1929)、马约尔(Maillol 1861-1944)、马蒂斯(Matisse 1869-1954)、毕加索(Picasso 1881-1973)、亨利·摩尔(Henry Moore 1898-1986)、贾科梅蒂(Giacometti 1901-1966)等大师在内容与形式同构关系中创造性的表现,予人们对形体的意义以新的启迪。哲学的意义在于对普遍规律的归纳,抽象艺术的价值在于对造型本质的把握。康斯坦丁正是在哲学与抽象之间游走,所以,在他的世界里,所有人像的表情被凝聚与固化于形体中,世俗的情感和崇高的理想在物质的体块造型与刻痕中化为视觉语言,而呈现着凝定与冷峻,恒久与超越的审美气象。
  所谓雕塑的张力、物质的生命、艺术的风格、创造的个性……我以为,康斯坦丁实现了从现实情感表现到人生哲理的反思,从具有表现性具象写实到富有普遍规律的抽象表现的飞跃。
  从谢尔盖·谢利哈诺夫到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祖孙两代的艺术,可以看到白俄罗斯雕塑艺术的这一段雕塑发展史。
  我当即向康斯坦丁发出邀请:到中国美术馆举办祖孙两代雕塑展!
  康斯坦丁当时没有反应过来,觉得这是一个梦。而今,这梦已圆。遗憾的是,谢尔盖和他所塑过的中国人都已不可能看到这个展览。不过,在中国与白俄罗斯两国建交25周年之际举办这个展览,也是对所有为文化交流做出过贡献的前辈们的慰藉。
  国与国、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最深刻的是心与心的沟通,而文化艺术中的心意和情意是最直接的。谢尔盖53件作品和康斯坦丁92件作品的展示是这种情意的表达。特别提出的是谢尔盖的部分作品来自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别雷尼奇地区V.K.比亚雷尼茨基-比鲁利亚美术馆,白俄罗斯国家文学艺术档案馆。特别感谢的是康斯坦丁先生向中国美术馆捐赠其祖父谢尔盖雕塑作品30件,捐赠他本人创作的作品29件。它们已成为中国美术馆11万件藏品中的一部分而汇入美的洪流。
  中国正实现着伟大的复兴,文明互鉴是促进世界相互了解的基础。相信这个美好的中国记忆必能在中白两国未来持续进行的人文交流中产生深远的影响。
  吴为山于中国美术馆
  2017年10月16日


作品欣赏


谢尔盖·谢利哈诺夫 《齐白石》雕塑 石膏 1957 (创作于北京)  63×43×24cm 艺术家家庭收藏

 谢尔盖·谢利哈诺夫 《齐白石》纸本素描 1956年12月12日  14.3×20cm 白俄罗斯国家文学艺术档案馆藏

谢尔盖·谢利哈诺夫 《作家巴金像》雕塑 石膏 1957(创作于上海)  47×32×23cm 艺术家家庭收藏

谢尔盖·谢利哈诺夫 《女演员白杨像》雕塑 石膏 1957 (创作于上海)  60×40×35cm 艺术家家庭收藏

 谢尔盖·谢利哈诺夫 《李桦像》雕塑 石膏  1956 (创作于北京)  48×36×22cm 别雷尼奇地区 V.K.比亚雷尼茨基-比鲁利亚美术馆藏

谢尔盖·谢利哈诺夫 《画家蒋兆和》雕塑 石膏 1957(创作于莫斯科)  80×60×40cm 艺术家家庭收藏

谢尔盖·谢利哈诺夫 《袁雪芬(1922-2011),越剧女演员》雕塑 青铜 1970 (石膏材质在上海创作于1957年)  44×23×22cm 白俄罗斯国家美术馆藏

谢尔盖·谢利哈诺夫 《作家盛富喜像》雕塑 石膏 1957 (创作于上海)  42×17×22cm  艺术家家庭收藏

谢尔盖·谢利哈诺夫 《中国风景》纸板油画 1956-1957  14.5×13cm 白俄罗斯国家文学艺术档案馆藏

谢尔盖·谢利哈诺夫 《中国风景》纸板油画 1956-1957  17×12cm 白俄罗斯国家文学艺术档案馆藏 (1)

 谢尔盖·谢利哈诺夫 《中国风景》纸板油画 1956-1957  17×12cm 白俄罗斯国家文学艺术档案馆藏 (2)

 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 《爱因斯坦》 雕塑 青铜 33×20×30cm 2009  中国美术馆藏 

 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 《列昂尼德·布罗涅沃伊(演员)》 雕塑 青铜 26×19×21cm 2012 中国美术馆藏

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 《大卫》 雕塑 青铜,钢 160×22×22cm 2005  中国美术馆藏

 康斯坦丁·谢利哈诺夫 《合唱团》 雕塑 青铜,钢 132×175×30cm 2015  艺术家自藏

 



美术百科

W020170627524680337807.jpg

朱振庚

朱振庚(1939—2012),1939年生于徐州,祖籍天津。198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究生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北省美协中国画艺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