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新闻>2017

它山之石—张仃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展、时代的刻痕—中国美术馆藏王琦版画作品选展、永恒的温度—中国美术馆藏路德维希夫妇捐赠国际艺术作品选展、宝藏经典 活化精神—中国美术馆典藏精品陈列 正在展出

来源:中国美术馆 时间:2017.03.01

  中国美术馆3月1日讯 自2015年,中国美术馆推出首个“中国美术馆典藏活化系列展”以来,该系列展览让藏品走出库房,受到广泛赞誉,全国美术家和广大观众纷纷来到美术馆,感受经典的魅力、传统的力量,增加了对优秀文化创造的全面认识。关于典藏活化,正如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所说:“宝藏经典,活化精神”。“只有将藏在库房里的作品为广大人民所享,才能发挥其真正的价值”。基于国家美术典藏在引领时代风尚,弘扬中国精神,树立文化自信方面发挥的重要审美引领作用,我馆于今年一月举办了中国美术馆典藏活化系列展:“宝藏经典 活化精神——中国美术馆典藏精品陈列”,于三月同时策划推出典藏活化系列展“它山之石——张仃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展”、典藏活化系列展 “时代的刻痕——中国美术馆藏王琦版画作品选展”和典藏活化系列展 “永恒的温度——中国美术馆藏路德维希夫妇捐赠国际艺术作品选展”,弘扬经典,以飨观众。

  张仃(1917—2010年)辽宁省黑山县人,历任中央美术学院实用美术系主任、教授,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被称为20世纪中国的“大美术家”,今年是其诞辰一百周年,为缅怀张仃先生,中国美术馆特举办“它山之石——张仃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展”。张仃先生的夫人理召女士表示:“把最好的作品捐给中国美术馆,太值得了!”

  张仃先生在漫画、壁画及工艺美术设计领域,作出了诸多重要贡献,而中国画在其整个艺术生涯中或有间断,但从未放弃过。20世纪50年代初,张仃先生即与李可染、罗铭赴江南写生,探讨以对景写生的方式革新中国画; 70年代,张仃先生逐渐开启了自己的焦墨艺术生涯。通过数十年的探索,张仃先生将焦墨发挥到极致,开创出中国画的崭新风貌。本次展览粹选了馆藏张仃先生的中国画作品30余件,并以时间为序,期望通过对张仃先生中国画创作历程的回顾,向观众呈现其丰富而具开创性的艺术之路。

  王琦(1918—2016年)生于四川宜宾。我国著名版画家,美术理论家、美术教育家和美术活动家,1937年毕业于上海美专,1938年在延安鲁艺美术系学习。抗战初期在武汉政治部第三厅从事抗战宣传,在重庆参加由郭沫若领导的文化工作委员会。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中央美院教授,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版画家协会副主席、主席。曾任《版画》、《美术》杂志主编。

  王琦先生的艺术创作主要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世纪30、40年代,即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其作品主要表现了日军的侵略暴行、人民颠沛流离的生活和反抗侵略、要求民主的斗争。第二阶段是50、60年代,这个时期他多次去工厂、矿区、林区、工地体验生活,真切感受到社会主义建设的火热和人民生活的新变化,版画题材广阔丰富,涵盖了工业建设、城市建筑、山川风景、花卉庭院、农民劳作、市民生活等国家建设和人民生活的多个方面。第三阶段是文革结束后的70年代末到80年代,这个时期他创作了古树系列和城市景观系列版画。他刻刀下的老树古朴沧桑而又自由舒展,黑白线条极富节奏感和韵律感,令人感受到生命的美与力量。城市景观系列以现代建筑和桥梁道路为表现对象,黑白色块的对比、线与面的对照,显示出艺术家对于艺术形式的多向探索。

  为了让王琦先生的优秀作品呈现于观众面前,让佳作走出库房,让捐赠的作品发挥价值,中国美术馆特举办此次展览。展览按照时间顺序展出王琦先生的版画作品60余件套,重点甄选了其部分艺术理论,以语录的形式展示出来,展览以图文结合的形式展出了王琦艺术年表,使观众从整体上感受这位艺术家追求艺术、丰富多彩的一生。

  彼得·路德维希教授(1925—1996年)是德国著名的企业家和社会活动家,同时他和夫人伊蕾娜·路德维希(1927—2010年)也是世界著名的艺术收藏家。几十年间他们收藏了数千件珍贵的艺术品,又通过捐赠和外借的方式,让这些艺术品在世界各地几十家博物馆找到归宿,从而推动了世界艺术和博物馆事业的发展,为国际间文化交流做出了卓越贡献。

  中国美术馆有幸于1996年3月27日接受路德维希夫妇捐赠的82位欧美艺术家的89件(117幅)作品。这批捐赠中的作品大多创作于二十世纪60至90年代,包括欧美现代主义各个阶段不同流派的大师名作,如:德国新表现主义大师巴塞利兹、吕佩尔兹,美国波普艺术大师利希滕斯坦因,以及享誉国际的艺术大师毕加索的名作等。本次展览应广大观众的要求,我们沿袭2014年“路德维希的艺术课”的展览内容及形式,以时间、地域、风格为线索。在时间上,作品均为20世纪60—90年代;在地域上,作者广泛分布于欧美战后现代艺术大发展地区;在风格上,作品涵盖了欧美大部分流派,并体现了不同地域的特点。该展精选117幅中的50幅作品,分为19个艺术流派,每个流派用百余字进行简单介绍,并对每幅作品进行作者生平、艺术风格及作品介绍。

  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表示:“我深信我们两国不同的文化可以相互学习,所以我们把这个展览叫做‘永恒的温度’,而且路德维希基金会捐赠的这些作品是保持永恒温度不可或缺的重要方面。”重温这些来之不易的作品,我们将永远记住捐赠者彼得·路德维希和伊蕾娜·路德维希这带着温暖的名字!

  自1月25日,“宝藏经典 活化精神——中国美术馆典藏精品陈列”开展以来受到观众的广泛喜爱。中国美术馆长期以来坚持把“办人民满意的美术馆”为己任。此次展览,中国美术馆从十多万件藏品之中甄选经典佳作,陈列于六楼的藏宝阁之中。中国美术馆六楼原是内部的一个资料室。经过改造,重新设计而成为长期展示馆藏小型经典作品的陈列厅。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介绍道:“因为展出的作品都是最具代表性的大师名作,所以称之为藏宝阁,可以说这是中国美术馆皇冠上的明珠!”

  本次陈列在题材选择上区别于以往的重大社会题材、历史题材,重在于从审美角度萃集馆藏小幅经典,由“小”切入,让观众了解大师们何以将平凡的生活化为艺术的形式,在笔触、色彩、线条、墨韵中体验精神的感性显现,从而在图像中领悟艺术的真谛。本次展览陈列了任伯年、齐白石、黄宾虹、吴作人、吴冠中、刘开渠、熊秉明、于右任、林散之、高二适等大师的经典之作,它们构成传统的里程碑,形成中华美学精神的源流。吴为山馆长表示:“相信这不大的藏宝阁以及不大的作品一定会放射出巨大的文化能量。”

 

 

 

  它山之石——张仃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展

  前 言

  被誉为20世纪“大美术家”的张仃先生(1917年7月-2010年2月)在漫画、年画、宣传画、壁画、中国画、艺术设计、艺术教育和美术评论等领域皆有着重要贡献。从他人生的历程和艺术求索之路可以感受到中国现代美术的风云变幻,也可以感受到艺术与生活与时代的温度。今年是张仃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中国美术馆特此举办“它山之石——张仃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展”,旨在缅怀前贤,启迪来者。

  张仃号“它山”,《说文解字》中,“它”是“蛇”的古体字,这一方面出于其对故乡蛇盘山的眷念;另一方面取“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之意,表达了其对自然、生活以及各门类艺术的学习借鉴之愿。张仃艺术思维超前,才识过人,早在延安时期,因其时尚的设计便有了“摩登”的代号,此后张仃绘画对西方古典、现代美术多有融汇,并从中国民间艺术中汲取了养分。

  新中国成立后,旧中国画体系面临难以真切反映新的社会生活与时代精神的困境。如何“推陈出新”?千年的笔墨何以当随时代?这在当时成为焦点话题。因为,它直接关系到中国画的探索、继承与发展。倡导以写生方式改造中国画的李可染得到张仃的鼎力支持,并促成了1954年李可染、张仃、罗铭三人从杭州到绍兴,富春江、苏州等地,历时三个月的江南写生。此次写生,张仃以西方绘画对景写生的方式,突破传统的文人画体系,表现江南山水庭院的清新和温情。他直接用毛笔在宣纸上现场绘制,笔法遒劲,皴擦点染并施,画中的明暗、透视以及对于光影的运用,是过去中国画中罕见的。这一新的绘画观念与实践,尽管与徐悲鸿所提倡的中国画改良有着相似之处,但“对景造境”的直接写生,表现火热的社会主义建设,在当时被视为创举,为困境中的山水画发展找到了新径,具有里程碑意义。

  经过“文革”红色海洋的磨砺,张仃似乎更钟情于墨的纯粹。他在一本黄宾虹的焦墨山水册中获得了内心的安宁和宽慰,那墨色世界的大千万象,那墨韵中所蕴含的五彩乾坤,唤起张仃文化的深层记忆。张仃没有留连于自己在色彩、装饰、构成等方面的艺术成就,毅然转向研究中国水墨传统,向清代程邃、髡残和近代黄宾虹的绘画语言学习,在焦墨的生成,焦墨的特点,焦墨的审美习性诸方面进行深入的探索与研究,并以大量的实践体验焦墨之美学境界,在探索的道路上“叩寂寞而求音”,并将焦墨的局限化为极致,以干求湿,以燥求润,以骨法的线性表现自然形质,以墨的苍浑取代水墨晕章,在皴、擦中丰富山、石、草、木的阴阳向背;在行笔中展示江、河、湖、海的跌宕流韵;在浑沌中发出熠熠光芒。使焦墨这种中国古有之法,拓展为一套独立完整的艺术语言。在西画尊重对客观现实感受的同时,融入中国笔墨主观表现的文化意象。由此,视觉和心灵在焦墨与飞白的强烈对比中灵光纷呈。

  张仃所用的“线”,不仅仅是用毛笔来勾勒自然的客观形态,他的运笔遒劲从容、意态盎然,开合之间融入了篆书的意象、篆书的象形、篆书的意味、篆书的气韵,在客观世界和主观精神的交融中,进行提炼。所以他的线条有书法的韵味和功底,而这种功底使他的“对景写生”具有中国艺术的高古苍浑和缈缈的意境。

  在绘画题材上,张仃更是将写实山水加以升华,把人文关怀、家园意识、英雄史诗和历史沧桑带入山水画,开辟了中国山水画艺术的新境界,焦墨山水得以在中国画系统中斐然成章。

  不论是“江南写生”的清秀雅丽,还是“焦墨山水”的苍劲风骨,既是时代的造化,更是艺术家的抉择。张仃一方面“守住中国画的底线”对中国传统水墨加以发展,体现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高度认同,另一方面接受着西方优秀文化的启示,贯之以西方写生创作的方式,走出中国画创新的一条道路,其独立的人格,超凡的智慧和胆识,以及对生活的热情,对当下中国画创新变革具有启示意义。

  艺术不仅仅在于对美的发现和表现,更在于创新。创新是对人类进步的礼赞,创新是对人自身价值的肯定。记得二十多年前我曾拜访张仃先生,他当时送我一本画集,并告诉我,艺术的创新是要通过无数次的探索。是的,张仃先生便是令人敬仰的探索者!

  2005年,张仃先生将不同时期创作的漫画、年画、中国画等130幅代表作品捐赠中国美术馆,我想,这位“大美术家”是有大视野,也是有远见的,更是有高风亮节的。作为中国美术馆典藏活化系列展,本次展览粹选了馆藏张仃先生的中国画作品30余件,并以时间为序,期望广大观众从作品中领悟艺术家的初心与坚定不移的跋涉,感悟到其情感与意志的力量。

  中国美术馆馆长 吴为山

  2017年2月19日

  时代的刻痕(代前言)

  20世纪的中国美术有两个关键词,一是“民族救亡”,一是“中西合璧”。这是几代中国美术家以赤子之心怀着对祖国的爱、对民族文化的爱、对党和人民的爱、对生活和时代的爱,用情感和生命、用毕生的艺术探索所谱写出来的艺术史章。与此同时,历史也塑造了优秀的艺术家。王琦先生(1918.1-2016.12)就是在这时代风云中成长起来的革命美术家、美术教育家、美术活动家。

  回顾近百年的中国美术史,新兴木刻运动中涌现出来的一批艺术家在那风雨飘摇、烽火连天的时代,以刻刀为武器,为唤起民众千百万、为民族解放做出了巨大贡献,解放后又在社会主义建设的不同阶段发挥着积极的作用。今天我们举办王琦先生作品展,不仅是对王琦先生本人艺术的崇仰,也是对这一代艺术家所作出卓越贡献的深情回眸。

  王琦先生1934年进入上海美专学习西画,在校期间对木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38年赴延安鲁艺美术系学习,开始木刻创作,1939年第一次发表木刻作品《在冰天雪地中的游击队》。王琦的版画创作具有鲜明的时代感,其作品展现了20世纪中国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三四十年代,他因工作需要辗转于武汉、重庆、南京、香港等地,其作品集中表现了战争环境下人民颠沛流离的生活和反抗侵略的斗争。这些作品以黑白木刻为主,尺幅较小,结构谨严,刻画细致。建国后,他勤于体验生活,不断拓展表现题材,工业建设、城市建筑、山川风景、花卉庭院、农民劳作、市民生活等构成了一幅新时代的生活图景。在坚持黑白木刻创作的同时,也开始尝试套色木刻,他的套色木刻色彩单纯、简练,艺术风格趋向浪漫抒情。文革结束后,年届耳顺的王琦依然没有停下对艺术的不懈追求,创作了古树系列和城市景观系列版画。自然界中富有顽强生命力的树木给了他创作的灵感,他刻刀下的老树古朴沧桑而又自由舒展,黑白线条极富节奏感和韵律感。城市景观系列则是艺术家对现代生活的感受,作品以城市现代建筑和桥梁道路为表现对象,黑白色块的对比、线与面的对照,展现出对艺术形式的多向探索。王琦有着扎实的素描速写功力和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其版画作品构图开合有致,刀法简练爽利,细节丰富微妙、意味深长,他创作的《石工》《洪流》《晚归》《古墙老藤》等版画作品都是中国现代美术史上的经典之作。

  王琦不仅是中国新兴木刻运动的先驱,也是抗战时期大后方美术活动的重要组织者。他早年在武汉政治部三厅、重庆文化工作委员会工作,创办、领导中国木刻研究会,先后担任《战斗美术》《木刻阵线》等多份刊物的主编,组织举办全国木刻展览,为抗战时期美术发挥积极作用做了大量工作。王琦也是著名的美术教育家和美术理论家。建国后,他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先后参与版画系和美术史系的筹建工作,主讲外国美术史、中国现代美术史、中国古代版画史等课程,担任外国美术史教材主编,为教学工作倾注了许多心血。在美术理论方面也颇有建树,自30年代以来发表理论文章数百篇,出版多卷本美术文集,对“艺术形式的探索”“版画创作的思想性”“西方近现代美术”等论题均有精辟论析,展现出丰富的学养和思辨能力。尤其是他对艺术形式的关注,走在学术前沿。同时,他还担任中国美术家协会领导工作。可以说,王琦为中国现代美术事业和教育事业贡献了毕生的精力。

  2005年,王琦先生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作品816件,包括其个人创作的版画、素描、中国画、书法及其多年收集珍藏的抗战版画和国际版画。这一捐赠义举彰显了老艺术家的高风亮节和无私奉献精神,大大丰富了国家美术收藏,为中外版画交流和现代版画研究提供了宝贵的艺术资源,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许多专题展览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王琦先生于2016年12月7日因病去世,他绵长而丰富的艺术生涯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艺术财富。他生前的捐赠义举值得我们铭记和怀念,其艺术成就需要我们去梳理和总结。因此,在这料峭的早春,我们特意甄选其个人版画作品举办此次展览,展现王琦先生的艺术成就,纪念他,学习他,表达敬意,表达我们的深情。

  中国美术馆馆长 吴为山

  2017年2月19日

  中国美术馆“典藏活化”系列展

  永恒的温度——中国美术馆藏路德维希夫妇捐赠国际艺术作品选展

  前言

  今天,中国美术馆在“典藏活化”系列展中,再次以“永恒的温度”为题,展览路德维希夫妇捐赠国际艺术作品,是怀着崇敬与感恩的心情,也希望通过展览将艺术作品的情感温度和捐赠者大爱的温度传递给观众……

  彼得·路德维希(1925-1996)教授是德国著名的企业家和社会活动家,同时他和夫人伊蕾娜·路德维希(1927-2010)也是世界著名的艺术收藏家。几十年间他们收藏了数千件珍贵的艺术品,又通过捐赠和外借的方式,让这些艺术品在世界各地几十家博物馆找到归宿,从而推动了世界艺术和博物馆事业的发展,为国际间文化交流做出了卓越贡献。中国美术馆有幸于1996年3月27日接受路德维希夫妇捐赠的82位欧美艺术家的89件(117幅)作品。作为捐赠的受益者,中国美术馆多年以来致力于这份文明的传递与沟通,通过展览、研究、公共教育等活动让更多的人享受到这份文明的馈赠,这是彼得·路德维希和伊蕾娜·路德维希的意愿,也是中国美术馆事业的宗旨。

  这批捐赠中的作品大多创作于二十世纪60至90年代,包括欧美现代主义各个阶段不同流派的大师名作,如:德国新表现主义大师巴塞利兹、吕佩尔兹,美国波普艺术大师利希滕斯坦因,以及享誉国际的艺术大师毕加索的名作等。它们构筑了一个时代艺术的全景,使文化超越历史的断裂,连接人类文明的碎片,编绘完整而永恒的图像。

  路德维希夫妇的伟大不仅在收藏,更在捐赠。所以,他们事业的基点,他们的理想建立在“藏”和“捐”二字上。藏,体现了他们高远的目光;捐,体现了他们宽广的胸怀。搜集人类伟大的艺术创造而捐给艺术馆,为人类共享,这本身便是伟大的壮举。

  中国美术馆接受捐赠,使我们能够跨越地域文化的界限,直接感受艺术大师脉搏的跃动,这是何等的令人感动!我馆曾以不同的方式策划过多次展览。例如:以宗教传说、历史事件、文化符号及社会生活题材为主线的展览;以西欧、东欧、美洲等空间为线索的展览;还有以时间为线索策划的多种展览。其目的均是借由艺术作品间差异与共性的对比,帮助我们了解欧美文化与现代艺术的发展,以及不同地区的社会状况和民族性格。

  2014年我们寻找展览主题,以时间、地域、风格梳理出三条线索。在时间上,捐赠作品均为20世纪60—90年代;在地域上,作者广泛分布于欧美战后现代艺术大发展地区;在风格上,作品涵盖了欧美大部分流派,并体现了不同地域的特点。在此基础上形成了 “路德维希的艺术课——中国美术馆馆藏作品展”,该展精选117幅中的50幅作品,分为十九个艺术流派,每个流派用百余字进行简单介绍,并对每幅作品进行作者生平、艺术风格及作品介绍。展览先后于中国美术馆及黑龙江省美术馆展出,均收到良好的社会反响。

  2016年值路德维希夫妇捐赠20周年之际,中国美术馆与德国驻华大使馆合作,举办了“永恒的温度——纪念路德维希捐赠20周年特展”和“纪念路德维希捐赠2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路德维希基金会主席布里奇特·弗兰岑及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出席活动,共同见证这富有温度的文化活动。对所捐赠作品的深入研究,对收藏及捐赠意义的再认识,引发了美术界及整个社会的关注。

  今年应广大观众的要求,我们再次于中国美术馆举办“永恒的温度——中国美术馆藏路德维希夫妇捐赠国际艺术作品选展”。重温这些来之不易的作品,我们将永远记住捐赠者彼得·路德维希和伊蕾娜·路德维希这带着温暖的名字!

  中国美术馆馆长 吴为山

  2017年2月22日

  宝藏经典 活化精神

  前言

  中国美术馆六楼原是内部的一个资料室。经过改造,重新设计而成为长期展示馆藏小型经典作品的陈列厅。因为展出的作品都是最具代表性的大师名作,所以,我将它称之为藏宝阁。可以说这是中国美术馆皇冠上的明珠。

  经典之所以为经典,在于它在思想、艺术、制作诸方面臻精深、精妙、精湛之境。在时间的流逝与历史的检验中,愈发显示其价值并成为传统而为后世之标范。中国美术馆十多万件藏品之中,不乏经典。它们凝聚了艺术家艰辛的探索,是当时当代的创新创造,也是美术史发展历程的坐标。只有将它们从库房的沉睡中唤醒,走向展厅,与人民大众对语,才能凸显其价值,才能活化!作品中所承载的人文精神和作者真切的情感才能呼之欲出,在观赏与研究中实现超越时空的心灵交流。

  中国美术馆以表现社会发展、反映时代变革和艺术创新的藏品构建了古代、近现代、当代美术、民间美术、西方美术为一体的收藏系统。其中,近现代以来在题材上,以宏大叙事、反映现实、贴近生活、讴歌时代、描述人民的创作方面有着完整的体系;在艺术表现上,以中西合璧为审美追求,开创一代新风。这些作品鲜明的艺术特质在于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精神与西方艺术的融渗,在视觉表达上,更重视形式的创新。

  本次陈列在题材选择上区别于以往的重大社会题材、历史题材,重在于从审美角度萃集馆藏小幅经典,由“小”切入,让观众了解大师们何以将平凡的生活化为艺术的形式,在笔触、色彩、线条、墨韵中体验精神的感性显现,从而在图像中领悟艺术的真谛。

  从任伯年、齐白石、黄宾虹的一叶一花、一石一水中感受传统绘画的神逸;从吴作人、吴冠中的静物、风景中体味中国油画语言的本土气质;从刘开渠、熊秉明的小型雕塑中去把握造型的凝定与律动;从于右任、林散之、高二适等大师的书法气象中感悟一个苍浑而悠远的文化世界。

  美术远非仅存形纪事,亦非唯形式游戏。美术本体的探索与记录时代的双重取向总是在相互关联中发展,呈现出多元共生,延绵流变的态势。只有那些既富精神品格又有艺术品质的作品才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并在未来的历史时空发出其熠熠光辉。

  相信这不大的藏宝阁以及不大的作品一定会放射出巨大的文化能量。

  中国美术馆馆长 吴为山

  2017年1月



美术百科

rdn_54a35f6aee37f.jpg

张仃

张仃的山水画以焦墨山水为代表。其焦墨山水画继承了中国古代山水画传统,笔墨,章法,借古而初。画之气势,意境的创造,画中平远,高远,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