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新闻>2017

台湾实习生:我们在中国美术馆过大年

来源:中国美术馆 时间:2017.02.07

  中国美术馆2月6日讯 自2009年至今,中国美术馆接收台北教育大学艺术与造型设计学系寒假实习生已有9批,每批4人,共计36人。作为中国美术馆开展海峡两岸文化教育交流和专业人才培养的品牌项目,这为台湾学生了解中华文化,将理论运用于实务,实践美术馆教育理想提供了宝贵的机会。2017年1月19日至2月17日,台北教育大学第九批中国美术馆艺术教育实习参访团的王怡心、黄慈任、蔡东益、曾立恒一行四人来馆实习,在春节期间他们感受祖国浓浓的年节气氛。在此,同学们撰文分享了各自的心得体悟:

 

  (一)迎春纳福话年画——从北京到天津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

  这是一首台湾小孩可能知道,却从来没有听过怎么唱的童谣。第一次是从同在中国美术馆公共教育部实习的伙伴沈圣南口中听到的,圣南曾打趣地说自己是祖宗十八代都生长在北京的正宗“老北京”,当时我们正讨论着要如何把传统过年习俗融入到过年前的一项儿童活动中。字正腔圆带点卷舌音的腊八歌,虽然只听了短短几句,却是我在北京第一个感受到年味儿的时刻。

  实习期间,恰逢馆藏杨柳青古版年画精品展,大大开阔了我的视野。台湾每年在台中的美术馆也会以该年生肖动物为主题举办版印年画展览,以现代版画的方式印制写实、写意、动漫感等各种不同风格的年画,这即是我原来对年画的既有印象。中国美术馆展厅中的杨柳青年画,从入口处的门神到传统戏曲桥段主题,从富有吉祥寓意的娃娃画到古版展示,每件展品都引人驻足细细欣赏。除了精湛的传统工艺,将吉祥愿景、教育寓意融入年画,并和一整年的生活紧密结合,更是突破了我将年画单纯视为版画作品的狭隘框架。在年前“迎春纳福话年画”的儿童教育活动中,实习生团队协助孩子们熟悉在展场中所学习到的年画知识及年画中图案与吉祥寓意的链接,杨柳青年画传人杨鹏老师和他的父亲则握着孩子们的手,让他们体验印制年画的过程。看着孩子们小小的手压印着比他年长很多的老木版,最后呈现出美丽的年画,心里甚是感动。时代改变,年画也跟着改变,我们带着孩子们思索年画和我们的关系,并将古老技艺传承下去,这就是艺术教育的价值,也是最有意义的过年活动。

  大年初五,公共教育部杨应时主任带领我们到天津拜访义成永画店,杨鹏老师与他父亲好客地拿出许多作品与珍贵年画供我们赏玩,杨主任也带了亲手写的《沁园春?雪》书法交流。我们小辈也跟着沾上古代文人品赏书画的雅兴。杨鹏老师的父亲套上老旧的工作围裙站在工作桌前拿起推子驾轻就熟地示范印制年画的场景。看着原本不起眼,甚至有点不平整的木板上了墨后,在纸上呈现出原本怎么瞧也瞧不见的精致刻线,能够这样近距离亲眼一观这百年技艺是何其幸运之事。最后竟还有幸得到杨鹏老师的题字,实在万分感谢杨主任的带领及义成永画店杨鹏老师父子不嫌弃我们见识浅薄,如此大方地展示让人叹为观止的作品,这场从展览所延伸的校外教学是再珍贵不过的新年礼物了!尔后逛天津的古文化街,两旁古色古香的建筑让人觉得身处古装戏中的场景,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耳边好像又响起圣南带我们去逛地坛庙会的那天,嘱咐我们穿一双不怕踩的鞋子。我们还品尝了地道的面茶,台湾也有面茶但没有加上这么多种配料,在异地尝到熟悉带有新意的面茶也恰如我们在大陆过年的心情:年,年年过,今年却特别新鲜。

  过年的传统习俗就犹如年画一般,随着时代、生活型态的改变渐渐式微,不若物质匮乏的年代,唯有过年才能穿新衣戴新帽,我们平日里就锦衣玉食。借助在大陆过年的这次机会,带着孩子们思索年画对于我们当今生活的关系时,自己也在思索,提醒自己更加珍惜、留神于生活中的人、事、物。时代改变了,但年画中对于新的一年的期许、对连年平安的愿望亘古不变,并不局限于海峡两岸。想起天坛公园一群的喜鹊,是新春好兆头,耳边好像又响起那首富有年味的腊八歌: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

  (王怡心)

 

  (二)中国的新年是扎扎实实跟着生活走

  刚下飞机迎面而来的冷冽之风,使人猛然感受到不同于南方宝岛的氛围。我们四个在地铁东直门站附近租了间小平房,正式踏入北京生活。接下来过的中国新年,则代表正式踏入大陆生活,接上地气。

  过年气氛,首先我是在中国美术馆里体会到的。“杨柳春风——中国美术馆藏杨柳青古版年画精品展”本身即是以“年画”为主轴的展览。台湾贴年画与传统制作年画的习俗非常地少,不大被重视。相较于此,中国美术馆作为国家美术馆,对于民间的、中国传统特色的作品大为关注,直接影响中国人民的国家意识与不忘本的态度。“杨柳春风”展览三个厅皆以门神开场,随后分吉祥寓意、仕女娃娃、戏曲题材三个部分呈现年画内容的多样性与市民生活的鲜活感。除传统内容外,也展出近代历史体裁,显示“年画”不断在改变,“人的生活”也不断在转换,但是过年祈福、求保平安的精神,可说是从古延续至今。此外,让人惊喜的是家长带着孩子到美术馆里画图,游走展厅内,处处可见年龄小的孩子或蹲或坐在年画前,仔细地将所见所感画在素描本上,专心到没发现我也仔细地看着他们。这些孩子很自然地就在美术馆里临摹起来,这表示中国美术馆是对人民敞开胸怀,不像一般西方国家级美术馆所暗示的距离感。

  马上就要过大年了,放假前一天,人们相互祝贺,杨应时主任晚上带我们品尝涮羊肉,吃得好开心!文航老师拿出二锅头吆喝每人都尝一杯。在暖烘烘的涮锅前,我们如家人般团圆在一起。

  除夕夜里鞭炮声隆隆,走在大街上随处可见烟花绽放,炫丽花火“咻”的一声,于夜空中炸出一朵朵花来。台湾其实没什么年味了,年节顶多放放仙女棒,和家人到餐厅吃吃饭,互相寒暄祝贺,夜里便窝在各自房里看电影。首师大实习生圣南,是个老北京,和我们分享了他们小时候都熟悉的歌谣,非常有趣:

  《腊月歌》

  腊月二十三,糖瓜粘;

  腊月二十四,扫房子;

  腊月二十五,炸豆腐;

  腊月二十六,煮白肉;

  腊月二十七,杀公鸡;

  腊月二十八,把面发;

  腊月二十九,蒸馒头;

  三十晚上熬一宿;

  大年初一,扭一扭。

  从歌谣里能明白中国的新年是扎扎实实跟着生活走。我们四个从台湾来的实习生,也走入北京巷子里买菜回家煮火锅,配着“春晚”过除夕。

  (黄慈任)

 

  (三)收获:新奇见闻,经验累积,学习独立

  得到中国美术馆公共教育部实习的机会,甚感荣幸之余,也有些惶恐。自己能够为中国美术馆带来些什么?又能学到什么?我该是个观光的学生,把感受到的各种差异记录下来,化作宝贵的经验?又或是个刚出社会的年轻人,为进入艺术教育领域累积实战经验?出发前夜,只这么想着,已叫人兴奋得睡不着觉。

  第一天到职,一见到中国美术馆,就为其面积之大感到震撼。台湾地狭,这样大小的美术馆很少见,而工作人员还笑称:“这算小的了。”而面积大小也反映在展览规划上,空间大,就能陈列更多、更完整的作品。以“杨柳春风——中国美术馆藏杨柳青古版年画精品展”为例,展览中展示了许多杨柳青年画以及木刻版画工具、套色示范,展厅共分三区,每区都有各自的教育意涵,而每个奇数楼层还有各自不同的展览,展览内容与种类相当丰富。美术馆见闻中,最让我惊讶的是,不论走到哪个展厅,一定都会见到学生拿着练习簿进行临摹,这种景象在台湾是少见的,我认为相当有意义,可以当作台湾美术馆教育活动规划的参考案例。

  “迎春纳福话年画”儿童教育活动是我们年前的重头戏。这个活动中,我活用大学所学,参与规划教育活动,还编了一段门神小短剧。然而在构思教学活动时,我只想着要将展览内容尽量融入教学,却忘了许多实际层面的问题,像是活动之间的衔接、介绍下一位老师登场的环节、遣词用字对学生来说是否恰当、问答对学生来说是否过于开放等。非常感谢庞桂馨主任点出这些问题,让我们改正,让活动更加生动,同时我也学到了许多经验。此外,也要感谢三位志愿者导赏员老师的协助,在我们教学时管理学生的秩序,让活动能够顺利进行,对于我们这些不熟悉大陆孩子的台湾老师来说,真是一大帮助。

  同在公共教育部实习的北京实习生圣南,是一位正统“老北京”。作为合作伙伴兼地陪,她除了带着我们尝遍北京传统的各式小吃,还介绍了许多北京的习俗、文化,从生活杂事,讲到了宗教、地理、过年习俗乃至学生风气,对我们来说正是了解北京大小事的可贵机会,也助我们更快地融入北京的生活步调。大年初三,她还陪着我们一块儿去了地坛庙会,人群里挤来挤去,除了热闹外,也感受到台湾少有的浓浓年味儿。庙会摊贩有点像台湾的夜市,除了有特色小吃外,也卖许多小玩意儿,还有游戏摊贩,不过游戏摊贩收费可不便宜,我们也就玩得少了。圣南还告诉我们,天坛是圆的,地坛是方的,蕴藏了“天圆地方”的寓意,相当有趣。

  除了北京新奇见闻与美术馆教学经验累积,此行也让我学到了独立。第一次离家这么久,才了解到许多当时以为的理所当然,竟是家人的百般照顾。而今生活杂务都得自己打点,却也感到一丝自豪,即使有些跌跌撞撞,被路边摊贩骗着买了一堆板栗糕等糗事不断,却也有一种生活的真实感,过得特别踏实。

  (蔡东益)

 

  (四)每个台湾人都应该来北京过过大年

  一次意义非凡的体会:每个台湾人都应该来北京过过大年。

  实不相瞒,原本允诺与师兄师姐们同行来中国美术馆实习,是有些抱着跑龙套的心态,主要是想藉此不同于游玩的机会,来大陆看看。没想到此行却成了影响我最深的工作经验。在台湾过去的教育下,总觉得大陆是一个封闭、不自由、不开放、不发达的地方,直到飞机落了地,步步入境的同时,才发现过去教育、媒体所灌输的负面印象,反而成了台湾人民无法进步的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来自台北的飞机,随着阳光降落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来来去去的航班,是北京沉稳的呼吸。大伙入境的步伐,在沿途亲切的服务员协助、指引下,显得格外顺利。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民的富裕、先进早已不在话下。便捷的机场快轨线直通东直门,我们很快便与房东会合,安顿好,就迫不及待的出去晃晃,漫步在繁华的东城,随着车来车往,顺着人潮脉动,不习惯这竟有几分家的感觉。

  隔天,立马到中国美术馆公共教育部报到,在主任、老师的欢迎下,我们很快的融入了这个大家庭。随后简明扼要的指示了工作项目,四个人很快的就进入工作状态,也见识到这儿做事迅速利落的节奏。自始至终,师长们总是热切的予以协助,一旁首师大的实习生也常在工作结束后带我们走访中国美术馆附近属于老北京的私房回忆,同时也渐渐适应了在北京的生活。

  令我震撼的是在中国美术馆艺术讲堂名家讲座中,听年迈的薄松年老先生字字铿锵有力地述说着年画亘古至今的脉络,是中国大陆能有像薄松年先生这样毕生专业都奉献在耕耘中国数千年来引以为傲的传统文化上。在此之前,“90后”生长在台湾的我,以为年画只有秦琼与尉迟恭俩门神,多数传统习俗也早已流于形式,没想到可以从属于九歌、山海经那个浪漫、神秘的年代开始说起,随着朝代推移,反映着中国人民世世代代的生活。会觉得,总听人家说中华文化的精随都在台湾,瑰宝都在台湾故宫,其实我认为,两岸用不同的方式延续着中华文化,而且是互补的,只要一统起来,必能在未来的日子里大放异彩。

  碰巧,有幸参与到“中国美术馆志愿者工作十周年纪念暨2016年志愿者工作总结会”。这是相当难得的,因为在台湾,撇除宗教因素,可说是很少有人别无所求的,日日夜夜为社会付出。一年到头,中国美术馆总有志愿者为参访的民众守候。在台下,听着领导细数着志愿者默默付出的日子,志愿者上台分享活动中碰到的种种趣事,油然好生羡慕。正如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所说,志愿者是中国美术馆最靓丽的风景线,志愿者们的精神,同馆内珍藏的作品一样,有着无比的艺术价值。

  除夕夜,和实习伙伴一同吃火锅,看着气势磅礡的“春晚”,好不过瘾。饭后,咱们兴致高昂的上街,体会什么叫“爆竹声中一岁除”,整个北京城大街小巷,打仗似的劈哩啪啦,轰隆隆的响彻着鞭炮声。在浓浓的年味儿中,我突然明白,大家放的烟花不完全是为了热闹,而是在感谢过去的一年,是在为新的一年祈福。但此时的我心想: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啊!

  在这别有意义的年节里,我们上了天坛,那是过去皇帝祭天祈雨的场所,现在开放成公园,让人民对国家的祝福能直达天庭。也走访了地坛庙会,那儿以地道民俗和传统民间特色,闻名遐迩于京城,有时候,年味是挤出来的。我们还搭乘了迅速舒适的“和谐号”至天津古文化街,参访杨柳青的发源地,或许跟古早时的老样子有些出入,但属于热闹的气味在空中是不会消散的。

  至于说几周的北京生活台湾人都该过过,是因为在这样平凡的日子里,特别能体会出中国大陆的格局与细腻,有很多细节值得台湾人学习,中国大陆的文明,远比台湾人的印象、想像,来得进步多了,台湾人都应该来体会中国文化,认识中国大陆。过去两岸宛如兄弟分家,咱,是该回家了!唯有互相了解,交流合作,才能走出更美好的明天。

(曾立恒)

 

【活动组图】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党委书记张士军、副馆长胡伟与台湾实习生们合影留念

四位台湾实习生(左起: 黄慈任、王怡心、曾立恒、蔡东益)

台湾实习生参与策划实施儿童教育活动

台湾实习生参与策划实施儿童教育活动

台湾实习生参与策划实施儿童教育活动

台湾实习生拜访天津杨柳青年画世家

台湾实习生参访年画工作室,欣赏巨幅年画作品

 欣赏年画作品

参访天津美术学院

体验北京风俗

品味北京地道美食涮肉

  



美术百科

W020170627524680337807.jpg

朱振庚

朱振庚(1939—2012),1939年生于徐州,祖籍天津。198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究生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北省美协中国画艺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