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新闻>2018

文化部2018年度国家美术作品收藏和捐赠奖励项目、中国美术馆捐赠与收藏系列展:还携笔墨向高丘——欧豪年八十回顾展开幕

来源:中国美术馆 时间:2018.03.02

  中国美术馆3月2日讯 2018年3月2日,由中国美术馆主办的“还携笔墨向高丘——欧豪年八十回顾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此展作为中国美术馆捐赠与收藏系列展,也是2018年度国家美术作品收藏和捐赠奖励项目之一。

 

1开幕式现场

  民盟中央副主席、中国文联副主席张平,中华艺文基金会会长、文化部原副部长王文章,原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杨承志,著名书画家、诗人范曾,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为山,中国国家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杨晓阳,中国国家博物馆党委书记、副馆长黄振春,中国美术馆党委书记张士军,香港大公文汇传媒集团董事长、香港《文汇报》《大公报》社长姜在忠,中国艺术报原社长兼总编辑张虎,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国际合作交流部部长陈爱民,中国文联美术艺术中心主任丁杰,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任龚鹏程,中国画学会常务副会长、美术史论家孙克,中国画学会秘书长邓维东,上海欧豪年艺术馆馆长马林,欧豪年先生的亲朋好友:吴为棉、尹沧海、王邦建、蔡百泰、林伯墀等嘉宾,以及本次展览的主角、著名艺术家欧豪年出席了开幕式。开幕式由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张晴主持。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致辞

  开幕式上,吴为山馆长、范曾先生和欧豪年先生分别致辞,吴为山馆长向欧豪年先生颁发捐赠证书。

  吴为山馆长表示:我在展览前言中对欧先生有“三个士”的评价,他是具有中国传统人文精神、有人文气息的雅士;他是中国绘画中有杰出成就贡献的高士;同时,他是在海峡两岸文化交流中卓有影响的名士。这“三士”是欧先生的写照,由他的作品、诗文、书法、绘画、为人几个方面的结合所组成的。中国文化最重“士”,“士”有别于世俗的、庸俗的,它是在理想境界里,在自己的生命感动和追求里不断进取的“天行健,君子健以自强不息”。

 

著名书画家、诗人范曾致辞

  范曾先生和欧豪年先生有着四十年的交情,他讲到:“我们在三十年前就共同对话,在香港的各报纸、杂志上发表,原则就是坚守民族文化阵地,防止后现代主义对中国绘画的侵蚀。这一点非常明确。” 关于展览的题目“还携笔墨向高丘”,他讲到,在中国古诗词上最早能找到“高丘”的,应是楚辞《离骚》,“朝吾将济于白水兮,登阆风而绁马。忽反顾以流涕兮,哀高丘之无女”。现在“高丘会有女”,“女”指君子。艺术的高峰会不停地出现高峰式的人物。习主席在文代会上讲“我们有高原,但缺少高峰。”范曾先生认为“我们祖国的大画家欧豪年就是高峰的所在。”

 

艺术家欧豪年致辞

  欧豪年先生在致辞中回顾了自己的艺术坚持,他说:“我从孩童时代就以坚持中国文化作为自己的努力方向,是在诗书画的方面。几十年的从艺生活,我努力坚持写生,努力把读书的章句用于水墨画创作,从章句诗到书法,好好锻炼、研究,数十年间都没有间断。”并表示,展览题目中的“高丘”,是社会、国家对他的肯定,令他非常感动。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为欧豪年先生颁发捐赠证书

 

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张晴主持开幕式

  欧豪年先生是台湾画坛享有很高声誉的艺术家。他17岁师从岭南画派巨擘赵少昂,毕业于岭南艺院,是岭南画派再传弟子。他的艺术创作题材丰富、形式多样,绘画遍涉山水、人物、花鸟、畜兽、书法诗词等多门类,不仅继承岭南画派“调和中西”的创作传统,更以“融会古今”的艺术态度,取得了多元的艺术面貌。1970年,欧豪年先生受聘于台湾中国文化大学,于此进一步弘扬岭南风格并将之融渗台湾文化环境中,不仅接续了两岸艺术传统,更为当地水墨创作提供了新的艺术选择,对中华传统文化艺术精神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

 

嘉宾合影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以“文以化人”“相由心生”八个字来概括、形容欧豪年先生,他表示,“邀请欧先生来中国美术馆办展,更多的意义在于让观众从画中看到中国画所涵纳的精神是何以通过艺术家个性的创造得以表现;看到大陆和台湾何以在民族的脉象中延传中华文化的血液;看到岭南画派在个体艺术家的生命历程中何以传承。所以欧豪年先生的展览是一个具有启发性的展览。”

开幕式现场

  本次展览展出欧豪年先生中国画、书法等作品近130件,以五大篇章综合呈现艺术家多年不懈求索、境由心造的艺术成果:第一篇章“岭南传馨者”,主要展示的是欧豪年先生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的作品,呈现了他早年潜心学习岭南画派的艺术面貌,并在移居台湾后,将岭南精神在台湾生根发芽的艺术过程。第二篇章“笔落生寰宇”,主要展示的是欧豪年先生的山水画创作,其对写生尤为重视,足迹遍布宇内,山水作品多呈现为大山大水式的壮阔开阖,在“写生”与“写心”的过程中,博取中国山水之壮景。第三篇章“腕底造物功”,主要展示的是欧豪年先生花鸟、走兽题材的创作,展现其作为当代岭南画派的继承者和开拓者,在西画手法、光影变化与气氛营造中探求个人的艺术面貌。第四篇章“涵泳古今气”,囊括了其人物和书法题材作品。欧豪年先生的人物画以古装人物为主,表现为粗笔豪放的写意画风。作品中往往出现手提墨笔的文士形象,或许正是他个人的写照。绘画之外,他又勤习书法,诗文方面亦颇有建树,展览所呈现的书法作品和绘画上的跋文往往出自其自作诗,是其艺术的一大特色。第五篇章“吐纳皆豪情”,主要展示的是欧豪年先生在创作与生活中的所思、所感、所见、所得。他对岭南画派有着清晰的认识,深厚的感情,对中华文化和传统绘画更有着赤诚而真挚的情感。“南岭源流有奥堂,二三鸦噪亦何商。前贤心迹澄明在,不废江河万古长。”这样的情感流于画纸、书间,其作品自然有着撼动人心的力量。

 

展览现场

  “还携笔墨向高丘”,欧豪年先生以此独往精神,坚持写生,淬励不懈,览其毕生成就,山水、人物、走兽、花鸟、书法诗文,蔚为大观。如今,欧豪年先生虽已年逾八旬,但仍创作不息,教学不止。对此,吴为山馆长在前言中写道:“欧豪年先生的艺术创作,在当代性的生命弘彰中隐蕴着诗性的审美意象,幽淡、中和、雄健……构成水墨的一片化机。”“他如鲲鹏展翼,试以翰墨载道,博得墨彩万象,再攀艺术高峰。欧豪年先生在个人艺术实践中身体力行地证明了台湾与大陆在文化上的根脉相系,这深藏于岭南画派笔尖腕底的文化根蒂,在漫长岁月的洗练中,幻化为一颗对中华文明的赤诚之心。”

 

展览现场

  

  展览举办之际,欧豪年先生不顾身体辛劳,亲自挑选其各阶段艺术作品20幅捐赠中国美术馆。这些作品中既有其早年学习期间的山水尝试,又有风格成熟后折衷中西的水墨探索、肖形写生,以及其最新绘画成果。更令人感佩的是,戊戌新年之际,欧豪年先生远在美国仍不忘此次展览与捐赠事宜。他文思泉涌,奋笔直书,特意为此次展览与捐赠拟诗作文,完成丈二尺幅的艺术巨作《中国美术馆展出感赋律诗》,并于作品完成后慷慨捐赠国家。其诗曰: 

  东风今喜得清时,南国人文此振衣。 

  颃颉名山嗟白首,道遥溟海想青丝。 

  诗书载道遵国故,艺术关情愧世誉。 

  若许余年身手健,天宽更尔创新思。 

 

10 嘉宾参观展览

  尺幅末端挥毫点缀的一树红梅,作品不仅体现出艺术家在诗、书、画的多重艺术表达中洋溢的豪迈才情,更体现出欧豪年先生崇高的艺术境界和对国家美术收藏事业的鼎力支持,以及其作为当代台湾画坛代表人物突出的文化担当。这种无私的慷慨奉献精神,为这批捐赠作品增添了更为厚重的文化和历史内涵。2018年《中国美术馆展出感赋律诗》的创作与入藏,更将作为国家艺术收藏的一段佳话,永传后世。

  展览同期举行欧豪年艺术研讨会,出版作品集《还携笔墨向高丘:20世纪中国画名家——欧豪年》。

  展览呈现在中国美术馆13-17号厅,将展出至3月13日(逢周一闭馆)。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前言

 

  “文以化人”,“相由心生”,以此八字概括、形容欧豪年先生颇为恰当。二十年前初见欧先生,一身长袍,举止言谈,儒雅中透着艺术家沉静而雄健的力量。我们便以诗、画、书、塑交流,而许为忘年交。由台湾寄来的信,墨香中流露的真情使我油然择机面对欧先生作一全身塑像。此佳事也,后来与欧先生见面时被每每提及。欧先生兼有“抚孤松而盘桓”的晋代高士和民国时西学东渐文人雅士之风采,更是当今游于海峡两岸以艺弘道的名士。

  我邀请欧先生来中国美术馆办展,更多的意义在于让观众从画中看到中国画所涵纳的精神是何以通过艺术家个性的创造得以表现,看到大陆和台湾何以在民族的脉象中延传中华文化的血液,看到岭南画派在个体艺术家的生命历程中何以传承。

  可以说,欧豪年先生的展览是一个具有启发性的展览。展开20世纪的中国美术画卷,伴随着西学东渐和随之而来的社会变革,发生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转变,先有康有为“衰败改良”、陈独秀“美术革命”之说,后有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等各具特色的“融合主义”思想与实践,无一不带来传统中国画领域的巨震。岭南画派作为20世纪中国美术变革浪潮中的重要美术现象之一,秉持“折衷中西、融合古今”的艺术宗旨,在二三十年代的岭南地区掀起了一场对中国画的“艺术革新”。创始人高剑父、高奇峰和陈树人以高昂的艺术抱负、炽热的革命精神,开启了地区国画的新篇章。

  欧豪年先生1935年生于广东吴川,自幼家学渊源,才情四溢。50年代迁居香港后,适逢岭南画派二代传人赵少昂先生移居此处,续开岭南艺苑。欧豪年拜其门下,成为岭南画派的再传弟子。1970年,他南渡台湾,将岭南画派风格引入此地,成为当地中国画坛的一支新军。多年来,欧豪年先生仰承师恩鸿业,秉持“折衷”精神,传馨岭南艺脉,不懈探索于画派风格与台湾地域文化的交融互通,使岭南画风成为台湾重要水墨风格之一。创作之外,其更不忘奖掖后学,在学院艺术教育中勤恳耕耘,桃李天下,不遗全力推动中国传统艺术精神在中国绘画、书法中的融渗和在新一代艺术家中的继承。他本人也因之成为台湾画坛卓有声望的艺术大家。

  欧豪年先生的作品以其中激荡的“雄强之质”而独具特色。这不仅是岭南画派特有的笔势气概,更是他个人性情的彰显,是其艺术自信的显现。他倾慕黄河壶口的气势恢宏、万里长城的苍茫崇峻;欣赏雄狮猛虎的霸悍刚强、骏马鸥鹭的意气飞扬,大千世界的壮丽景象与造物主的鬼斧神工使其惊叹,可贵的是他将这一切生活的、生命的感动化入笔墨,并洋溢着其豪迈的才情。他作《雄狮出柙》,抒发“若无新变不为雄,往哲微言晨暮钟。此时艺林沉寂甚,待聆清啸振顽聋”的革新决心;他作《观潮》,攫取如坡公一般“欲识潮头高几许,越山浑在浪花中”的慷慨气概,不禁使人追忆“岭南三杰”的艺术精神。与此同时,欧豪年先生始终立足自然,多年间从未停下写生的步伐。他认为“写生是水墨画足以重新赋予现代性的基础,也是个人与大自然获得感性对话的起点”。如此,在“写生”与“写心”的过程中,情随物移,墨气酣畅,笔走龙蛇间,获得遒劲肆意之势。欧豪年先生正是以这样旺盛的创作精力、昂扬的艺术豪情和勤奋的写生实践,开张图画,再续岭南画派之时代新貌。

  欧豪年先生的艺术创作,在当代性的生命弘彰中隐蕴着诗性的审美意象,幽淡、中和、雄健……构成水墨的一片化机。历经时代变革、世事沧桑,他愈发珍视源自民族本体的文化精粹。论“折中”而非“委曲”,作“融合”而非“兼并”,欧豪年先生身居祖国宝岛台湾,心系中华文明之“源”,他在理性的思考和感性的实践相结合中探求传统之“源”和现代创造之“流”的关系,在中国画的图式及笔墨与意境上拓展新的意象生成。他在诗歌与书法的两个意象表达中提炼民族文化的精妙表现形式,又在传统题材中拾掘新的内涵。天宽楼馆、挹翠山堂,欧豪年先生在这里吟诗、作画、行书,以书言诗,以诗成画,珠璧交辉,奕奕勃发。他如古代高士一般洒脱又内蕴哲思。作品中的长袍老者,或抚琴,或伴鹤,或酣醉,或观瀑,更多的则在秉笔直书……他与他的艺术形象浑然一体。“南岭源流有奥堂,二三鸦噪亦何商。前贤心迹澄明在,不废江河万古长。”其人格魅力、文化涵养与艺术诉求,纷纷然付诸笔端,昭昭然可为鉴矣。

  如今,欧豪年先生年逾八旬,仍创作不息,教学不止。“还携笔墨向高丘”,他如鲲鹏展翼,试以翰墨载道,博得墨彩万象,再攀艺术高峰。本次展览汇集了欧豪年先生各个时期所作的山水、花鸟、走兽、人物、书法、诗文等多题材的艺术作品,是其毕生成就之宏览。欧豪年先生在个人艺术实践中身体力行地证明了台湾与大陆在文化上的根脉相系,这深藏于岭南画派笔尖腕底的文化根蒂,在漫长岁月的洗练中,幻化为一颗对中华文明的赤诚之心。

  更令人感佩的是,展览举办之际,欧豪年先生不顾身体辛劳,亲自挑选其各阶段艺术作品20幅捐赠中国美术馆。这些作品中既有其早年学习期间的山水尝试,又有风格成熟后折衷中西的水墨探索、肖形写生,以及其最新绘画成果。此举充分体现出欧豪年先生崇高的艺术境界和对国家美术收藏事业的鼎力支持,以及其作为当代台湾画坛代表人物突出的文化担当。这些作品将汇入中国美术馆典藏序列,在20世纪中国美术和岭南画派的研究与传播中发挥其社会效应与艺术价值。

  祝展览圆满成功!

  中国美术馆馆长 吴为山

  戊戌正月初二

 

欧豪年,八十无心(七言律诗),2014,117cm×52cm,书法

 

 

欧豪年,东坡题壁,2011,138cm×70cm,中国画

 

欧豪年,膏火伴长吟,2005,85cm×48cm,中国画,中国美术馆藏

 

 

 

欧豪年,海宇振扬,2017,142cm×77cm,中国画,中国美术馆藏

 

欧豪年,虹瀑,1988,126cm×64cm,中国画,中国美术馆藏

 

欧豪年,华岳高秋,1998,138cm×76cm,中国画

 

欧豪年,黄河胜概,2015,105cm×94cm,中国画,中国美术馆藏

 

欧豪年,黄花碧血振国魂,2011年,247×121cm,中国美术馆藏

 

欧豪年,黄犬新声,1994 ,60cm×84cm,中国画,中国美术馆藏

 

欧豪年,龙腾(云雨识腾时),1995,95cm×62cm,中国画,中国美术馆藏

 

欧豪年,山原琴啸,1979,84cm×95cm,中国画

 

欧豪年,狮侣,1963,200 cm×100cm×2,中国画

 

欧豪年,松鹰,1986,200cm×100cm×4,中国画

 

欧豪年,台湾九十九峰,2009,200cm×100cm×4,中国画

 

 

 

欧豪年,峡云岸舣,1959,132cm×68 cm,中国画,中国美术馆藏

欧豪年,雄狮出柙,1967,184.5×189,中国画,中国美术馆藏

 

欧豪年,玉山雪霁,2017,142cm×79cm,中国画,中国美术馆藏

 

欧豪年,浴牛,2015,125cm×63cm,中国画,中国美术馆藏

 

欧豪年,长城,2000,140cm×75cm,中国画,中国美术馆藏

 

欧豪年,中国美术馆展出感赋律诗,书法,145cm×367cm,中国美术馆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