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新闻>2015

国家美术捐赠与收藏系列"大美至朴——罗尔纯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

来源:中国美术馆 时间:2015.04.30

  中国美术馆4月30日讯 由中国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油画学会主办的“大美至朴——罗尔纯艺术展”于2015427日在中国美术馆开幕。中国油画学会名誉主席、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詹建俊,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范迪安,中国美术馆常务副馆长马书林、副馆长张子康,原中国美术馆馆长、著名艺术家杨力舟,著名艺术家王迎春、伍必端、杨先让、程大利、董玉龙、柯文辉等嘉宾出席开幕式。范迪安院长、詹建俊先生为展览致辞,罗尔纯先生致答谢词,马书林常务副馆长为罗尔纯先生颁发捐赠证书。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安远远主持了开幕仪式。

  罗尔纯是中国20世纪油画家的重要代表,他的作品个性鲜明,风格独特,充盈着活力。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至今,罗尔纯的创作生涯已近一个甲子,岁月却丝毫未减他对艺术的热情,耄耋之年仍笔耕不缀。他的艺术以明快热情的色彩在中国油画的发展史上增添了浓重的一笔,及至当下,仍焕发着勃勃生气与新意。此次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罗尔纯几十年创作历程的代表作品,200多件作品分为四部分,即罗尔纯的乡土题材作品、人物和静物作品、早期风格转型期的作品及水墨画作品。首次完整呈现罗尔纯的油画与水墨精品,全面展现出他热烈至朴的色彩激情与意味隽永的艺术人生。

  

  展览开幕式现场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致辞

  

  中国油画学会主席詹建俊致辞

  

  艺术家罗尔纯致辞

  

  中国美术馆常务副馆长马书林为罗尔纯先生颁发捐赠证书

  

  嘉宾合影

  

  研讨会现场

  进入展厅,第一部分首先呈现的是罗尔纯的乡土题材作品。罗尔纯生长于山清水秀的湖南,家乡湖南的乡土味带给他毕生对乡土的情怀。这种情怀贯穿于创作的始终,他的画面中那些炽热的色彩,正是源自于对湘乡浓烈的红土地的童年记忆,“那是土地的红,特别是下过雨,地会特别红”,罗尔纯如是说。除了自然面貌的和风土人情,串联这些作品的是背后诚挚的感情脉络。这是中国油画里属于自己的民族情味,是在西方造型元素下对中国人最质朴的生存与精神状态的关注。乡土是罗尔纯的灵感启发之地,然而并非是狭义的家乡与土地。科技飞速发展,地球称“村”,村东村西何处不乡土?罗尔纯并未将乡土的概念局限在狭小的地域之内,只以某个特定的题材为创作对象,而是以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为目的。他的足迹遍布湖南、广西、云南、新疆等各地,甚至远至美国、法国、俄罗斯、日本。在罗尔纯对当地的风景、居民的描绘充溢着罗尔纯对一草一木,一花一树的深情,更凝结了他对人的关怀。而正是在这些不同的土地上人们共同的精神与情感,造就了罗尔纯处处有乡情的创作体验。

  左侧八号厅则呈现了他早期风格转型期的作品。罗尔纯毕业于苏州美专,师从颜文樑先生。沧浪亭旁的苏州美专滋养了罗尔纯最洁净质朴的艺术追求,同时亦培育了他对透视、结构的理解,促就了他对形象塑造的掌控能力,这便可以解释他后期夸张变形的作品形象中仍蕴涵的基本造型理性的原因。知其正,而后才能得其变,可以说,苏州美专的写实训练并没有因此妨碍罗尔纯发展自己的风格,而是给他打下了坚实的造型基础。而印象主义及以后西方现代流派的光色交织则滋养了他对色彩的高度敏感。在他的作品中,既能窥见学院派传统下坚实的造型基础和西方现代主义所重视的色彩观念,又得以发现罗尔纯不囿于简单的写实造型和色彩堆砌,他对形象作变形、夸张的尝试,以浓烈的色调,尤其是补色调和相互的色彩关系。早期学习的基础不断被他对形体、动态的敏感反复洗礼,幻化为他独特的艺术语言。罗尔纯作画是将生活中的感受速写下来,然后根据想象和生活的经历去丰富、补充,最后完成一幅画。他已经达到摆脱模特儿作画的阶段,也就是达到摆脱摹拟和抄写对象的局限而进入艺术的概括和升华的境界。

  第三部分主要是人物和静物作品。罗尔纯乐于选取这样的题材进行创作,将对生命无限的热爱和内在的激情投射在画布上。他作画,喜爱生活中的原型,把自己在生活中的感受,在很短的时间内画下来,迅速地表现自己的感受。他重视速写,每去到一地便将生活中的感受速写下来,然后根据想象和生活的经历去丰富、补充,最后完成一幅画,这也是他很少进行命题创作的原因。他笔下的人物、花卉有别于摆拍式的模特或静物造型,而处处流露着生气,是活生生的、有情感的表现而非是简单的对物写生。罗尔纯善于捕捉自己对生活的体悟和情感,以及对人性、生命、友人的关怀。因此,在他的作品中,尽管少见主题性的题材,而多是生活中习见的景色、人物,却正是在这寻常的风景里得见他处世的点滴情怀和对生命的无限思考。

  展览最后一部分还展现了近60件水墨画作品。罗尔纯的父亲古文深厚,擅长诗词书画,童年的家庭氛围耳濡目染了罗尔纯对中国书画的修养,这植根于血脉的对中国传统书画的认同感始终牵绊着罗尔纯。20世纪70年代,在承担国务院布置的宾馆画创作任务时,罗尔纯与李苦禅、吴作人等合作观摩,其水墨画风格受教于他们,又与他自己的油画一脉相承,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笔墨当随时代”,继承优秀的传统技法表现现代生活,强调要在继承的基础上进行创新,继承既不是死守陈规,创新亦不是毫无根据。罗尔纯的笔墨语言有传统的笔墨韵味,然而又并不全然是传统路数的皴擦点染。他的水墨画中夸张变形的形象有着速写式的快速律动,线条的韵律蕴涵着热烈的艺术激情,同时亦有笔墨之间的黑白味道。他笔下的大鸡、骆驼、人物都别有一番意趣,在水墨的层层晕染中孕育着丰富而微妙的色彩变化。水墨尤重写意,其精神气质不仅体现出罗尔纯的含蓄于中的内在,亦滋养了他的油画创作。

  吴为山馆长在为“大美至朴——罗尔纯艺术展”的序言中谈到,“罗尔纯先生的油画当属这类具有强烈表现性的意象艺术,他根植于中华优秀文化的土壤,并以其真实的生活体验,真切的情感体悟去实践色彩、笔触等绘画语言的真义。纵览西方视觉艺术革命的历程,罗尔纯先生感受着大气蒸腾的‘印象日出’;触摸激情涌动的‘火烧云树’;追寻那形错体异的‘亚维隆少女’……这种仰望星空般的诗性抒怀和夸父逐日般的不懈求索,使得他的艺术笼罩在一片灿烂的辉光之中,天真、坦然,以鲜明的风格超乎世俗、独立画坛。……罗尔纯先生的独到与成功,是他不自觉地将自己观察世界、表现世界的方式融入风格之中,他是以‘真’而神会客观对象,他的风格饱含着对客观世界的尊重。”

  此次展览中,罗尔纯先生向中国美术馆无偿捐赠39件艺术精品,其中油画30件,国画9件,丰富了国家美术收藏。人如其名,画如其品,罗尔纯朴素的性情品格和艺术追求不仅展示了他的创作的当代意义,也印证了中国绘画,特别中国油画在时代发展中不断探索的步履。在这样的历程中,罗尔纯先生自有其不可替代的意义。

  展览将持续到5月5日。

  

  

大美至朴

——罗尔纯艺术展序

  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受到西方传统艺术和现代艺术的影响,在中西方价值观和方法论的碰撞与交融中,催生出新的艺术形态。传统的造型和色彩,理论与实践以及教学体系造就了一批写实主义画家,而自印象派之后纷繁的现代主义诸流派则从艺术观、自然观、表现理念、表现手法方面改变了艺术家的认识。重主观、重表现、重生命本体的情感表达,重绘画形式语言的表现。这种表现同化了外部世界和心灵空间,融汇了不同流派在绘画本体的探索,重构了一个夸张的、变形的、热烈的、意象的艺术世界。

  罗尔纯先生的油画当属这类具有强烈表现性的意象艺术,他根植于中华优秀文化的土壤,并以其真实的生活体验,真切的情感体悟去实践色彩、笔触等绘画语言的真义。纵览西方视觉艺术革命的历程,罗尔纯先生感受着大气蒸腾的“印象日出”;触摸激情涌动的“火烧云树”;追寻那形错体异的“亚维隆少女”……这种仰望星空般的诗性抒怀和夸父逐日般的不懈求索,使得他的艺术笼罩在一片灿烂的辉光之中,天真、坦然,以鲜明的风格超乎世俗、独立画坛。

  罗尔纯先生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从颜文梁先生的苏州美专走出来,颜先生单纯而丰富的色彩、朴素而坚实的素描传承着欧洲学院派之风。在这所中国现代美术的摇篮,罗先生以虔诚和勤奋打下了扎实的基础,这也促使他在理性上逐步接近西洋美术。然而,超越理性的升华则是罗尔纯艺术生命的本性,或曰本质。他从印象主义光色颤动的微妙变化中看到了瞬间的永恒,从纳比画派斑驳的色块分布和光影的构成中找到形式的生成,从野兽派炽热的狂放的线条和单纯的色彩中悟得图像的精神意义,从立体派的空间错位中更坚信解构与重构的价值。当然,楚汉浪漫及盛唐诗韵所展示出的豪放与率真,简约与激情以及先民们的造型智慧都油然融入罗尔纯先生的艺术文脉而不息环循。

  简单地说,罗先生所苦心经营的是自己独特的艺术世界。在这世界中的所有存在皆为自己所“造”,他作品中的色彩充盈着生命的力量!红得令人心醉的土地,在凝重、淳厚的饱和色浆中翻动着富有激情的笔触,层层复加而又层层留底;扭曲升腾的大树直入翻卷的云天,放牧的农家女消融于红土地,而灿烂一片。同样默默向着天方归去的耕牛在这红调子中更显得自在。这是罗尔纯先生画中的艺术乐土。诗性的本质,积极而乐观的人生态度使得他所造之境都洋溢着梦幻般的色调,如《地中海的宁静》、《云南民居》、《树》、《红土》……

  在他造形的世界里,恍惚着莫迪利亚尼(Amedeo Mo-digliani)与汉代木俑的神韵,雷诺阿(Auguste Renoir)与乡野泥娃娃的纯厚,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与江南小镇的几何抽象……天空、大地、建筑与人构成了一个律动的整体。人与环境的关系非生活事理的情节和叙事,而是形的契合与恒久的造型逻辑,这些均组成他视觉艺术的版图。

  他所刻画的人物个性一目了然,尤为难得的是个性中所折射的温润的人性。如《母子》、《几度夕阳》、《山坳》、《西班牙画家》、《司徒安像》、《藏族女孩》、《女演员》……呼之欲出的画中人倾注了作者敏锐的观察、精准的捕捉、高妙的表现。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知识分子均刻划得入木三分。从作品的艺术理路可以看出罗尔纯先生对西方肖像画从古典主义、现实主义、浪漫主义到现代主义表现广博的研究,对中国传神论精深的把握。肖像画,首先要表现对象,因此对客观的尊重尤显重要。而罗先生无论表现东方人或是西方人,或是男女老少都能将他们纳入自己的风格而又神形毕肖,真可谓出神入化。太肖似客观对象,往往无风格可言;反之,太强调风格,则往往千篇一律而缺乏个性。罗尔纯先生的独到与成功,是他不自觉地将自己观察世界、表现世界的方式融入风格之中,他是以“真”而神会客观对象,他的风格饱含着对客观世界的尊重。

  我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关注罗尔纯先生艺术,但至今未曾与他谋面,可算是“神交”。我为他艺术中心灵的纯真与表现的纯粹所感动,也为他作品中所蕴涵的土地情节、人民的情怀所动情。他是湖南人,那火辣辣的炽热不仅在他的作品中烙着浓郁的乡愁和深厚的民族情感,更使他以赤子之情将三十九幅代表作品捐赠给国家,以丰富中国美术馆的宝藏。

  期待我们之间的见面,我将深情地凝视!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六日



美术百科

hanleran20131108.jpg

韩乐然

韩乐然,原名韩光宇,又名幸之、信之,韩鲜族,生于吉林省延边龙井村。自幼酷爱绘画,高小毕业后,先当电话生,不久考入吉长道海关。1919年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