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新闻

“中国美术馆典藏活化系列展:任重高远——于右任、高二适书法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展

来源:中国美术馆 时间:2021.12.20

2021年12月15日, “中国美术馆典藏活化系列展:任重高远——于右任、高二适书法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展。展览共展出于右任、高二适书法作品20余幅。二位书坛巨匠以不同的书风各领风骚,他们出身不同、境遇有殊,师承、取法也各有差异,但都在各自的探索领域勤苦耕耘、成就卓然。

于右任

于右任是20世纪的政治家、教育家、书法家。他的书法以碑意入草,熔铸百家,形成雄肆醇厚、潇洒自然的艺术风格,被誉为“三原草圣”。他创立标准草书社,对历代草书进行了系统而规范的总结,并树立草书书写规范,惠泽后人,厥功至伟。

高二适

高二适同为20世纪著名学者、诗人、书法家,博精国学,晓畅周易、诗文、学术,尤善书法。他撰写《兰亭序真伪驳议》一文,与郭沫若先生争论《兰亭序》非伪,此论争因毛泽东主席以“笔墨官司,有比无好”而赞成高二适文章发表,在文坛引起巨大反响。
于右任先生、高二适先生是忘年之交,于右任长高二适20余岁。高二适曾应于右任之约在1947年端午节、重阳节赋诗十余首,足见二人交情由来已久。1973年,高二适作诗《自创草书谱将成,悼于髯》寄托其思念之情:“三原誉我书当家,而我诗书总世譁。髯翁能草我奚疑,我书屈铁非世资。阶下本无狂李白,邦瘁人殄泪断续。古今才略与谁同,今看羊薄老江东。于思于思难再逢。”其情殷殷,其意可鉴。
通过此次展览,观众不仅可以见证于右任、高二适二位知已的书法艺术重逢于中国美术馆,也可以进一步领略20世纪书法艺术的魅力以及书家们的学术理想和文人精神。
近年来,中国美术馆先后为二位先生举办了专题展览,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好评,影响广泛而深远。

2015年5月, “适吾所适——高二适遗墨展”开展


刘桢《公讌诗》一首 高二适 纸本
41×39cm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2015年5月, “适吾所适——高二适遗墨展”开展,展览以170余件作品展现其书法艺术与为人风骨。开幕当天还举办了“适吾所适——高二适遗墨展学术座谈会”,通过座谈会深研高二适的书法成就,进而促进对现当代书法发展相关方面的学术研究。展览期间,高二适家属高可可女士向中国美术馆捐赠高二适书法《刘桢<公讌诗>一首》等重要作品,高二适书法作品的入藏,极为珍贵地丰富了中国美术馆20世纪馆藏书法精品的收藏序列。

2018年5月,“为万世开太平——于右任书法作品展” 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2018年5月,“为万世开太平——于右任书法作品展” 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展览共展出精心挑选的近百幅书法作品,全面展示于右任的艺术人生。此次展览得到朱奕龙先生的大力支持,慷慨捐赠10幅于右任先生的精品力作分两次入藏中国美术馆,体现了实业家无私奉献的文化情怀。展览开幕之际,于右任书法艺术研讨会在中国美术馆举行,书法界专家、学者等参加了研讨会,探讨于右任先生的书法艺术。

“向捐赠者致敬——中国美术馆捐赠作品展”展厅现场
2020年,在“向捐赠者致敬——中国美术馆捐赠作品展”中于右任草书对联“天开无际色,大利及人群”陈列于圆厅显著位置,尤为引人瞩目。高二适先生草书代表作品《刘桢<公䜩诗>一首》也在展览中展出,使人观其字如见其人。
正如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表示,研究他们,是追问书法的本质;是深究文以化人,艺以传道的真义;是通过人与作品的关系来进一步理解中华美学精神的涵义。
“任重高远——于右任、高二适书法展”呈现在中国美术馆开渠厅(18号厅),将展出至2022年1月3日(周一闭馆)。





 前  言 

20世纪的书坛,于右任先生、高二适先生以各自独特的草书书风独步书坛。两位先生虽出身、境遇不同,师承取法有异,但都在各自的艺术领域勤苦耕耘、成就卓然。
于右任是政治家、教育家、书法家。他的书法以碑意入草,熔铸百家,形成雄肆醇厚、潇洒自然的艺术风格,被誉为“三原草圣”。同时,他又致力于草书标准化、规范化的工作,创立标准草书社,致力于历代草书系统的整理和总结,确立“易识、易写、准确、美丽”之原则,为草书文字的书写树立规范,惠泽后人,厥功至伟。
高二适是学者、诗人、书法家,博精国学,晓畅周易,诗文、学术与书法,世称“天下一高”。他的书法出古入今,于近现代碑学风气之中,独以帖学为宗,诚难能可贵,亦可见耿介之个性。其书学以章草筑基,参王羲之、唐太宗、孙过庭、张旭、杨凝式、宋克诸家笔意,糅合大草、今草而自成一格,笔力矫健,草法精绝,超迈前贤。尝自云“出入千数百年,纵横于百数十家,取长舍短,自得其环,而又超乎象外”,堪称“一代草圣”。
1965年,高二适先生与郭沫若先生论辩兰亭真伪。高二适先生独持己见,撰《兰亭序真伪驳议》一文,立论精严,援据充分,确证《兰亭序》非伪。其“素不乐随人俯仰作计”的学术精神与品格于此可见一斑。此论争因毛泽东主席以“笔墨官司,有比无好”而赞成高二适文章发表,在文坛引起巨大反响。
于右任先生、高二适先生是旧识,且于右任先生长高二适先生20余岁,堪称忘年之交。高二适先生曾应于右任先生之约在1947年端午节、重阳节赋诗十余首(见《高二适诗存》),足见二人交情由来已久。
1973年,高二适先生作诗《自创草书谱将成,悼于髯》寄托其思念之情:“三原誉我书当家,而我诗书总世譁。髯翁能草我奚疑,我书屈铁非世资。阶下本无狂李白,邦瘁人殄泪断续。古今才略与谁同,今看羊薄老江东。于思于思难再逢。”其情殷殷,其意可鉴。
“桃李春风一杯酒”,而今,两位知己在历经半个多世纪的“江湖夜雨”相逢于中国美术馆,再叙诗书情缘,可谓二人之幸事,书坛之幸事,亦中华文化之幸事!

中国美术馆
2021年12月




 

 

展览现场


 

 


作品欣赏

袖中、海上联 于右任 纸本
174×36.7cm×2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南士、江右联 于右任 纸本
170×24cm×2 1929年 中国美术馆藏

遗山自题中州集后之一 于右任 纸本
128×38cm×2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古石、长松联 于右任 纸本
165×45cm×2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为学须先立乎其大 于右任 纸本
144×38cm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天开、大利联 于右任 纸本
171.8×44.2cm 1950年 中国美术馆藏

天禄阁外史(扇)于右任 纸本
18×49cm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边华泉《为刘安之题青白传家卷子》四屏 
于右任 纸本 62×36cm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修褉心情异大王 于右任 纸本
93.2×35.2cm 1960年 中国美术馆藏

致贾景德函 于右任 纸本
27.5×20.5cm×5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致陶白手札(陶老先生承枉驾)高二适 纸本
28×19cm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致陶白手札(鼓楼病夫怕闻蝉)高二适 纸本
28×42cm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刘桢《公讌诗》一首 高二适 纸本
41×39cm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致陶白手札(何时返斾)高二适 纸本
24.5×31cm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致陶白手札(廓落声名往复还)高二适 纸本
30×40.5cm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致陶白手札(客歳为公书扇)高二适 纸本
20×34.5cm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致陶白手札(七月廿二日)高二适 纸本
35×61.5cm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致陶白手札(诗辙集近稿)高二适 纸本
27×17cm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致陶白手札(陶老先生曩承手帖)高二适 纸本
31×17.5cm×2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致陶白手札(陶老久未通问)高二适 纸本
26×80cm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审核 | 程阳阳
编辑 | 杨    子 寇旭乾
摄影 | 陈    曦
制作 | 王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