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新闻

美术馆花园的温度之一

来源:中国美术馆 时间:2021.12.20


汤圆是只成年去势公猫,年龄不详,品种不详,出生地不详。但这些信息的缺失并不妨碍它依然是中国美术馆最有名且最受欢迎的猫咪。


 

汤圆很小就混迹在中国美术馆,这让它颇有些假模三道的艺术范儿——表面很高冷,其实很贱萌。在中国美术馆,总能听不同年龄的人说同样的话:“我来美术馆的时候它就在了。”每有一个人说这话时,汤圆的馆龄就会往前推一些。甚至有人还开玩笑地将中国美术馆分为BT(before tangyuan)和AT(after tangyuan) 两个时代。所以,汤圆是一只资深的中国美术馆馆猫。


汤圆是美术馆员工练笔对象

中国美术馆有很多猫,但真正能一直被美术馆工作人员青睐的好像只有汤圆。除了颜值高,体形肉等天赋条件之外,汤圆很亲近人,特别亲近美术馆的工作人员,这是汤圆集众多宠爱于一身的最重要原因。因为不只汤圆,还有其他猫也亲近人,但它们选择亲近游客。而到中国美术馆的游客大概率不会专程来看猫,所以一般也不会带着猫咪喜欢的东西。亲近他们,卖了乖卖了笑,收获却寥寥。也许汤圆过去有亲近游客的经历,不过它显然总结了经验。近两年来,汤圆几乎不和游客搭讪,只与美术馆工作人员打得火热。美术馆工作人员当然也没有辜负汤圆,二者之间形成了良好互动。汤圆从不担心温饱问题,饿了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美食供应,冷了就会有专门的猫舍休憩,它甚至喝水也只喝流动的活水。


 



食有定量,居有定所,更重要的是还有自由,一只猫的巅峰状态莫过于此吧。汤圆很满意自己的生活,每每吃饱喝足睡美之后,便神气活现地四处溜达,或独自坐在不同地方冷眼看世界。悠哉,游哉,美哉。




然凡事盛极而衰,这是客观规律。加上汤圆主观上也不知收敛,得了便宜不卖乖,有时还猫仗人势欺负其他同类。于是,汤圆的美好生活引来一片嫉恨——它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

 




治疗中的汤圆

起初是一些胆子大的猫进入它的领地,偷吃它剩下的食物。对此汤圆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骂,毫不宽容。可惜的是,由于长期和人厮混而疏于技艺锻炼,汤圆的脂肪指标与日俱增,力量和灵活度却日渐衰退,到后来只得被迫做君子,动手的机会远少于动嘴。此消彼长,汤圆颓势的同时却是众猫的强势。终于在两次群殴事件中,汤圆迎来了猫生的拐点。一日清晨,汤圆一瘸一拐地走进每天上午睡回笼觉的办公室,眼角流着脓与泪,满脑袋血,叫声凄切。引得众人大惊:怎么了,我的儿?怎会遭如此毒手?汤圆多年积累的人脉资源于此爆发,大家奔走相告,联手募捐,成立专项基金,将它送到宠物医院治疗。然而治疗过程中,医生提出了一个严肃且不容回避的问题:汤圆康复后如果还回到原环境就白治疗了。它必将再次陷于类此囧态循环,每况愈下,你们舍得吗?一时间,汤圆应该何去何从,成为众人讨论的焦点。

 

据说一直有人想收养汤圆,但提出意愿后都没有了下文。汤圆依然晃荡在中国美术馆,春去秋来,自由自在。而这一次,机缘成熟了。一位美丽善良的南方女士,不忍汤圆再回到严峻的生存环境,毅然决定收养它。只是需要汤圆离开中国美术馆,离开北京。平时喜欢汤圆的美术馆工作人员虽心有不舍,但又觉得有人收养对它而言不啻幸运。其实,他们对不同馆猫的不同态度,多少也是汤圆离开中国美术馆的助缘。

 

窗边的汤圆

汤圆从医院被接回美术馆,工作人员们隆重地欢迎欢送它。与以往不同的是,汤圆不能再自由地来去了。汤圆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命运已发生了变化,几次夺门欲出未果便不再坚持,找了一张办公桌趴下,透过玻璃注视窗外那些熟悉的地方,安静而惆怅。阳光为窗边的汤圆镶上了金色的轮廓,越发楚楚动人。大家看着它,替它五味杂陈。


 


出发前

 

冬日的暮色里,汤圆踏上了南下的路,从容而淡定,与送别它那群人的依依眷恋形成鲜明对比。

在千里之外的南方,汤圆将用下半生的稳定换取上半生曾有过的自由。尽管这一交换,并非它的自愿。

中国美术馆馆猫汤圆的下半生开始了。



洗去半生尘埃。浴后摄于新居

 



 


审核 | 程阳阳
撰文 | 朱    剑
摄影 | 汤圆基金会
制作 | 王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