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新闻>2020

重点作品赏析|异域同绘——中国美术馆藏日本浮世绘和清代木版年画精品展

来源: 时间:2020.08.27

浮世绘是17至19世纪流行于日本的风俗版画,生动记录了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和游乐活动,反映了新兴市民阶层的审美意识,具有普遍的人文价值和时代精神。浮世绘在长达两个多世纪的发展中涌现出了为数众多的优秀画师,铃木春信、鸟居清长、喜多川歌麿、东洲斋写乐、葛饰北斋、歌川广重是其中最为杰出的代表,被称为“浮世绘六大家”。他们技艺精湛、风格鲜明、造诣深厚,或是开创了浮世绘的新技法,或是开启了题材的新样式,或是展现了日本人民的文化心理和民族特质,因此备受推崇,影响深远。


作品解读

铃木春信(约1725-1770)本姓穗积,号思古人、长荣轩。春信将“绘历”的多色套印技术移植到浮世绘版画的制作上,促使“锦绘”问世,丰富了浮世绘的色彩表现,确立了真正意义上的浮世绘套色版画。其笔下的女性形象多是江户时代平民人家的少女,婉约雅致、清丽脱俗,画面营造出梦幻、诗意、感伤的氛围。

铃木春信《洗衣女》

版画 30×20cm

中国美术馆藏

 

作品描绘了一个少女在河边洗衣的场景。河边春柳轻拂,绿草如茵,少女皮肤白皙,五官精巧,垂首而立,姿态优美。春信将生活中的少女形象进行了理想化地塑造,为平民的日常劳作赋予了诗情画意,使作品呈现出温婉动人的质感。据记载,春信曾研习中国明代画家仇英的仕女画,其作品中的女性形象纤瘦玲珑、清丽雅致,与仇英笔下的仕女有许多相似之处,可见其受中国传统绘画影响之深。

 

铃木春信《萩》

版画 31×18cm

中国美术馆藏

 

作品前景中描绘了一簇摇曳的胡枝子,两个少女一人手扶细枝,若有所思,一人转头望向画外,身后的河水向远处蜿蜒流去。春信笔下的人物眉眼细巧,身形纤弱,带有少女般的纯净与梦幻。作者淡化了人物的现实感,塑造出远离尘世、超凡脱俗的女性形象。画面上方有一首颂秋的古诗,诗画一体、情景交融,表达了对秋日的惜恋之情,与日本民族审美意识中的“空寂”“物哀”等美学观念一脉相承。作品风格典雅,意境悠远,体现了春信绘画艺术中的古典诗意。

 

 

 

 


鸟居清长(1752-1815)本姓关,俗称新助,出生于书肆之家。鸟居派第四代传人。最早将单幅锦绘发展成由两幅或多幅连接起来的大画面,开启“续绘”时代。清长笔下的美人形象大多来自江户市井妇女,他突破了以往美人画纤弱、娇柔的形象特点,将人物体形拉长,塑造出健康颀长的女性形象。

鸟居清长三女梳妆

版画 38×25cm

中国美术馆藏

 

作品描绘了三位女性晨起梳妆的情景,富有浓厚的生活气息。三人姿态各异,或坐或立,彼此呼应,在梳妆与交谈中呈现出悠然自得的闲暇时光。清长的美人画以塑造群像见长,画风写实,线条流畅,色彩明丽。作品构图饱满,层次丰富,作者对背景中的室内环境刻画详尽,使远景中的屋舍树木呈现出景深效果,拓展了画面的表现空间,显示出对西方绘画手法的借鉴。


鸟居清长《三女出行》

版画 39×26cm

中国美术馆藏

 

画师集中笔墨描绘了出行途中的三位美人,她们或执扇、或持伞,在行走中顾盼交流,姿态舒展自然。清长擅长描绘女性的全身姿态和服饰之美。三位美人眉目清秀,身形修长,气质高雅,人物姿态动静结合又不失协调;衣饰华美,纹样丰富,色彩柔和淡雅又互相呼应,衣摆随着人物行走而呈现出韵律之美。鸟居清长塑造的美人形象具有鲜活的现实感,体现出成熟女性的风韵。

 

 

 

 


喜多川歌麿(约1753-1806)本姓北川,初名丰章。早期绘制小说插图和绘本,之后在出版商茑屋重三郎的资助与策划下,以华丽典雅的狂歌绘本成名,并开创浮世绘美人画新样式——“大首绘”,表现美人半身像乃至头像,通过描绘美人的细嫩肌肤和微妙的面部表情,展现出人物的不同神态、心理与性格特征,成为浮世绘美人画创作的顶峰。

喜多川歌麿《歌撰恋之部·物思恋》

版画 36.5×24.5cm

中国美术馆藏

 

此作是喜多川歌麿美人画“大首绘”的代表作。作品不同于以往美人画多表现全身像的画法,截取美人胸像进行特写,通过迷茫的目光、落寞的神情和纤柔的手势传达出人物微妙的心理状态。画像背景大面积敷设粉色云母粉,衬托出美人光泽红润的肌肤,作品华丽而富有质感,是喜多川歌麿巅峰时期的作品。歌麿被称为“青楼画家”,他对吉原生活了如指掌,对青楼美人观察入微,以平等的视角和细腻的笔触将女性形象刻画得含蓄而典雅。


喜多川歌麿锦织歌麿形新模样·白打卦

版画 36.3×24cm

中国美术馆藏

 

这件美人坐像是喜多川歌麿后期的作品。画面中的美人身着华服,转身望向画外。相比其巅峰时期美人画的含蓄和典雅,这件作品中的美人脸颊泛着红晕,朱唇微启,妩媚妖娆。作品运用了无线摺的表现手法,舍弃了传统绘画的墨线勾勒,依靠大面积的色彩和图案塑造形体。同时使用空摺技术,利用雕版压印出无色、凹凸的纹理来表现衣褶,呈现出浮雕般的视觉效果。画面左上方的文字是画师的自白,既抒发了对艺术创作的自负情绪,亦表达了失去出版商好友后前途未卜的感伤。

 

 

 

 


东洲斋写乐,生卒年不详。写乐几乎没有任何可以考据的生平资料,只留下了一系列精彩的役者绘作品。他从1794年至1795年十个月内先后发表役者绘共计134件,轰动画坛。其作品以夸张、变形的手法表现演员的形象与动态,并通过对个性的渲染展现演员角色的内在精神,为当时役者绘界带来新的视觉冲击。写乐的全部作品都是由茑屋重三郎策划出版,独特的画风设计让写乐一举成名,然后便销声匿迹,由此可见出版商对于浮世绘画师及其创作的重要作用。

东洲斋写乐《三世大谷鬼次之奴江户兵卫》

版画 38.5×24cm

中国美术馆藏

 

东洲斋写乐最经典的作品之一,表现的是歌舞伎演员三世大谷鬼次所扮演的角色奴江户兵卫。写乐初期创作的役者绘全部为“大首绘”,通过对演员上半身尤其是面部的深入刻画,表现出演员及其所扮演的角色的个性魅力。作品以简洁的线条刻画了演员上挑的眉毛和翻白的双眼,红色的眼眶增添了一丝阴郁。鹰钩鼻下方,嘴巴抿成一条向上的弧线,敞开的领口和张开的双手强化了人物向前倾斜的动态,仿佛要冲出画面,传达了人物紧张的情绪和精神状态,呈现出夸张的戏剧效果。


东洲斋写乐初世市川虾藏之竹村定之进

版画 36.5×24cm

中国美术馆藏

 

作品表现的是歌舞伎演员初世市川虾藏所扮演的角色竹村定之进,是一个老年男性角色。作者以流畅的线条和漫画式的表现手法勾勒出演员的五官,紧握的双手表现出悲痛又隐忍的情绪。画面以黑色云母粉铺设背景,演员身着武士礼服,以大面积的橙色搭配小块灰蓝色,色彩简约、跳跃,富有装饰趣味。写乐的役者绘刻画的是未经美化的演员相貌,通过变形甚至丑化的手法表现人物情绪和动态,因此在当时引发了不少争议。他在之后的创作中有意淡化了夸张变形的表现手法,但是作品也逐渐失去了独具一格的艺术魅力。


 

 

 


葛饰北斋(1760-1849)原名中岛铁藏,早年师从胜川春章,画号胜川春朗,后曾改用多个画号。北斋在创作中将日本画、中国画和西洋画的技法相融合,其作品形式十分丰富,包括狂歌绘本、小说插图、绘画范本、风俗画、浮世绘等,其中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是浮世绘风景画。其风景画表现出对形体与色彩的高度提炼与概括能力,具有鲜明的装饰性特征。他塑造的富士山形象成为浮世绘最具标志性的形象。

葛饰北斋《富岳三十六景·凯风快晴》

版画 25×38cm

中国美术馆藏

 

富士山是日本民族精神的象征,也是葛饰北斋热衷表现的题材。在这件作品中,作者舍弃了山体的具体细节,将富士山风景概括提炼为简洁明了的形体与色块,其造型既生动又富有张力。在色彩处理上,以热烈的赭红、纯净的靛蓝和深沉的墨绿进行组合,展现了清晨阳光映射下富士山的奇妙色彩,极具艺术感染力。这件作品成为表现富士山最具标志性的作品,北斋以瞬息万变的形与色表现了永恒的富士山精神,体现了他敏锐的洞察力、奇幻的想象力和对自然的深刻体悟。


葛饰北斋《千绘之海·甲州火振》

版画 17×25cm

中国美术馆藏

 

此作描绘了夜晚渔民捕鱼的场景。火振是指夜晚在河边挥舞火把,引诱鱼出现的捕鱼法。画面背景中,墨色的天空闪烁着点点星光,画面中心是忙碌的渔民,有的举着火把照亮引鱼,有的站在溪中奋力打捞,由远及近的溪水潺潺流动,使画面产生了丰富的律动感,在写实风景的基础之上,增添了装饰美感。作品的明暗光线呈现出舞台的布光效果,使观者的视线聚焦在画面中心忙碌的渔民身上,充分表达了画师对勤劳乐观的劳动人民的关注和热爱。


 

 

 


歌川广重(1797-1858)本名安藤重右卫门,号一游斋、一幽斋等,出生于幕府职员家庭。师从歌川丰广,从美人画和役者绘起步,以风景画闻名于世。广重在作品中描绘自然气象与四季变换中的风景,表现出对大自然的亲近与依恋,画风清新典雅、静谧悠远。画面呈现出典型的日本式审美趣味,弥漫着淡淡的愁绪与诗意,因此他也被称为“乡愁广重”。

歌川广重《东海道五十三次·庄野白雨》

版画 22×33.5cm

中国美术馆藏

 

江户时代,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交通的发达,掀起了平民旅游的热潮,描绘风景名胜的“名所绘”也随之进入创作高潮。东海道是连接江户与京都的一条古道,沿途设有五十三处旅栈,庄野便是其中一处。作品描绘了瓢泼大雨中,人们撑起雨伞,身披蓑衣,狼狈赶路的情景。画面中倾斜的坡路、灰色的竹影和淋漓的冷雨构成不稳定的倒三角形,折射出雨中人们不安的心理状态,渲染出淡淡的感伤情绪。作者以平视的角度描绘生活中真实存在的平民百姓,表现出对普通民众倾注的朴素情感。


歌川广重《木曾海道六十九次·洗马》

版画 16×24cm

中国美术馆藏

 

木曾道是江户时代的五大通道之一,沿途有六十九个驿站,洗马是其中之一,因将军木曾义重曾在此洗马而得名。画面中一轮满月悬挂在半空中,垂柳与芦苇随风摇曳,小舟和木筏顺流而下,劳作的人们为寂寥的风景增添了几分亲切感。作者用诗一般的语言描绘平凡的生活,唤起人们对往昔的怀念和浓浓的乡愁。广重在风景画创作中使用了新兴颜料维尔林蓝,并熟练运用羽化技法表现天空和水域的色彩渐变,渲染出淡然悠远的意境和宁静柔和的情怀。

 

 

 

 


木版年画作为中国农耕社会传播最为广泛的艺术载体,承载着人们对理想生活的憧憬,并给予人们艺术的享受、精神的慰藉和有益的教育。木版年画以百姓喜闻乐见的题材为创作主旨,内容涵盖了民间生活的方方面面,可谓包罗万象,是描绘古代世俗生活的“百科全书”。中国地域辽阔,木版年画产地遍及南北各地,并在一千多年的发展进程中形成了以地域为特色的十余种典型风格。其中以“南桃(桃花坞)北柳(杨柳青)”最负盛名,其他还有河北武强、山东潍坊、陕西凤翔、河南朱仙镇、四川绵竹、福建漳州、广东佛山等产地,它们在造型、色彩、技艺、审美等方面不尽相同,各具特色。



作品解读


天津杨柳青《叶戏仕女图》

木版年画 101×59.5cm

清雍正

中国美术馆藏

 

叶子戏是古代的一种纸牌博戏,最早出现于唐代,至清代样式和玩法已基本完善。过去,民间妇女喜于年节佳日以叶子戏来消遣娱乐。此图绘两位贵族仕女在专注出牌,画面颜色鲜丽如初,人物发髻衣着及身后门扇刻画精细,神态表现细腻,是杨柳青早期年画中的佳品。原为两幅一对,今仅存此幅。

 

天津杨柳青《百花公主》

木版年画 59.5×105.5cm

清乾隆

中国美术馆藏

 

出自明代传奇剧本《百花记》,是昆曲的经典剧目。元时安西王谋逆,朝廷派江六云打入安西王府刺探,太监八剌铁头妒忌六云被重用,设计将其灌醉送至公主帐中,欲害之。公主侍女江花佑乃六云失散多年的胞妹,对其暗中相助。当百花公主操练回帐,见六云年少俊朗,顿生爱意,赠与宝剑,意许以终身。该作品人物形象俊美,眉眼五官刻画细腻,设色雅致,是杨柳青年画的早期佳作。

 

天津杨柳青《暖香坞雅制春灯谜》

木版年画 62×107.5cm

清嘉庆

中国美术馆藏

 

故事出自《红楼梦》第五十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制春灯谜”。湘云、李纨等正在芦雪亭作即景联诗,雅趣方浓之际,贾母也乘雪来至室中,说道:“有作诗的,不如作灯谜儿,大家正月里好玩。”众人遂同贾母到惜春绣房,纷纷赶制灯谜,以迎贾母的兴趣。作品构图饱满充盈,采用焦点透视法,画面富有内外层次感;色彩饱和明艳,具有清嘉庆时期的赋色特征。


天津杨柳青《庄稼忙》

木版年画 58.5×102.5cm

清道光

中国美术馆藏

 

图中生动描画了民间五月里,男男女女的劳动人民在进行扬场、轧麦、装包、运仓等劳动的情景。画家在画中描写的人物衣着整洁,形象美丽,场景恬然安逸,表现出一种农家无限好的诗趣。上栏题诗“唯有农家稼穑难,终朝忙迫在场间,收来麰麦如山积,妇女咸歌大有年”,道出了过去人们终日劳作的艰辛和获得丰收的喜悦,体现出劳动人民淳朴真实的思想感情。

 

天津杨柳青《丑末寅初》

木版年画 62×108.5cm

清光绪

中国美术馆藏

 

“丑末寅初”是京韵大鼓(在天津称“卫调”)的传统唱段,又名“三春景”,唱词中形象地描述了在丑末寅初这一时辰里古代人民的生活景况。春末夏初,东方欲曙,渔翁、樵夫、农夫和读书人这四相世俗人物,开始了自己一天的活动,还有牧童骑牛吹笛绕过小溪旁,犹如一幅生动古朴的画卷,反映出在当时纷乱扰攘的社会里,人民希望有一个“桃源仙境”般的安静世界。图中所画正是曲中场景,画面色彩清新洁净,生动地表现出天淡星稀、明媚晴朗的晨光美景。


天津杨柳青《福缘善庆》

木版年画 27.5×53.5cm

清晚期

中国美术馆藏

 

图中绘三名儿童聚坐一处,手中分别持有圆橘、芭蕉扇、玉磬等玩物,三人中间穿插有一只红蝠,以四物谐音组成“福缘善庆”之吉语。画中人物衣饰刻画精琢,开脸极为精细,双目内勾填淡雅蓝色,更显神采;色泽古朴,已逾百年仍明艳如新,是杨柳青早期年画的经典之作。

 

江苏桃花坞《一团和气》

木版年画 50×50cm

清晚期

中国美术馆藏

 

“一团和气”又名“和气致祥”,为桃花坞年画的代表性作品之一。画中孩童笑意盈面,头束双髻,颈挂“日月同春”锁,双手执“一团和气”的横幅。画面以变形手法将孩童形象塑造为圆形,与无锡泥塑“大阿福”如出一辙,象征团圆、美满。“一团和气”的形象及其变体流行到苏、浙、湘、皖等地区,几乎是过年时户户必贴的年画,屡屡翻刻长期不衰,成为重要的经典之作。

 

江苏桃花坞《连生贵子》

木版年画 54×30cm

清晚期

中国美术馆藏

 

在中国传统的民间观念中,儿女成群、多子多福是家庭生活幸福的象征,莲蓬多子而饱满,“莲”又与“连”谐音,故民间常绘莲花、童子组成“连生贵子”之义。图中描写妇女儿童夏日纳凉的情景,一女子坐于案前专注绣花,绣案边女子携幼儿侧立观望,另一女子与一儿童正逗耍花猫,高架花台上置莲花一盆。画面温雅清新,富有江南一带民间生活情趣,用色具有典型的清晚期桃花坞年画风格。

 

江苏桃花坞《岁朝图》

木版年画 46×60cm

清晚期

中国美术馆藏

 

“岁朝”即一岁之始,指正月初一。图中绘亭台楼阁中,齐聚了七子夺梅、冠带传流、和合二圣以及代代登科、平安吉庆、刘海戏蟾等吉祥喜庆的各种人物和美景。画中巧妙利用器物的谐音组成祝福吉语,如戟代“吉”,磬代“庆”,笙指“高升”,瓶喻“平安”等,这类作品是过去深受欢迎的题材之一。


陕西凤翔《女十忙》

木版年画 35×26cm×2

清代版复刻

中国美术馆藏

 

图中依次描绘出古代妇女弹花、捻线、纺线、合线、浆线、经线、织布等手工纺织的场面,并穿插有童子、狗等形象,渲染了活泼欢乐的氛围。作品尺幅虽小,但构图层次清晰,容纳了流水线似的手工纺织过程。另有形式相同的“男十忙”,表现男丁在田间耕地、播种、锄地、墩苗、收割等务农场面。这类作品反映了在自给自足的古代社会中“男耕女织”的自然分工及生活状态,是农耕社会人民生活的真实写照。

 

河北武强《镇宅神判》

木版年画 80×56cm

清代版

中国美术馆藏

 

民间信仰中钟馗是驱邪降福之神。传说唐玄宗身体不适,久不能愈。一夜梦见一大鬼吞噬小鬼,大鬼自言乃终南山不第进士钟馗,愿为陛下除尽天下鬼魅。玄宗梦醒病除,遂召吴道子绘其形象颁布天下,形成新年挂像的风俗。后世又增添了端午辟邪之说,用朱砂点钟馗像目能除邪祟。此幅钟馗像以朱红单色印制,人物身形魁梧,执剑而舞,目视前方红蝠,意为“福在眼前”;剑下“镇宅神判”方印及下方的“五雷符”,表明钟馗之功用。


山东平度《空城计》

木版年画 33×52cm

清代版

中国美术馆藏

 

故事见《三国演义》第九十五回。司马懿领兵伐蜀,马谡战败,街亭失守。司马懿乘胜进逼西城,西城蜀营精锐均已遣出。在此危急关头,诸葛亮设空城计:大开城门,自己坐在城楼饮酒抚琴;司马懿兵至城下,见状大疑,挥兵退去,西城幸存。平度年画均采用木版套色刷印,色彩上运用紫色和大片的水绿、水粉色,显得柔丽清秀,并且画面上多饰有横线底纹,线条工细挺拔,在其他年画产地中独树一帜。

 

山东潍坊《十全富贵》

木版年画 28×40cm

清代版

中国美术馆藏

 

图中天官、钱龙降下金钱,赐福人间;下方有数位童子忙于收集金钱、元宝等财富,收获满盈。画面右侧绘庭院一角,门外站立一位老者,手捋须髯,等待童子送宝进门;院内一对夫妇面带喜色,向外眺望。画面色彩明快、对比强烈,富有山东潍坊年画的典型特色。画中“十全富贵”“天增(赠)金银”“天官赐福”等字样表现了人们祈求富贵双全、财富不断的美好愿望。

 

山东潍坊《山水四条屏

木版年画 55.5×22cm×4

清代版

中国美术馆藏

 

这组山水四条屏分别描绘了春、夏、秋、冬的四时景致。画中沿袭传统山水画法,讲究“丈山尺树、寸马分人”,远山近水及亭台树木的分布营造出景物的空间感与层次感,人物置身其中,富有诗意。该作品采用单色套印,用浓淡墨色印出山石树木的轮廓及层次,使其颇具文人山水画之意境。这类仅印制墨色的年画品类在当地被称为“黑货”,用以满足人们的不同审美需求。

 

 

 

 

 

 


 



责任编辑:于歌

编辑:寇旭、杨子、孙庚辰

制作:杨奇

 

 

 

 


 

 

 

 

 

 

                - 官方微信 -                      - 抖音号 -                               

         

 

- 官方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