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新闻>2019

“自知者明——熊秉明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

来源:中国美术馆 时间:2019.11.26

  中国美术馆11月26日讯 2019年11月26日,由中国美术馆主办的“自知者明——熊秉明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该展是国家美术作品收藏和捐赠奖励项目之一,展览展出熊秉明雕塑、油画、版画、速写、水墨、书法、剪纸等众多艺术门类作品百余件,通过“行始之归”“塑者之述”“生活如斯”三个部分较为全面地展现了熊秉明先生的艺术人生与哲学思考。

开幕式现场
李群副部长颁发捐赠证书

  出席开幕式的嘉宾有文化和旅游部党组成员、副部长李群,中国科学院院士、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杨振宁及夫人翁帆,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吴义勤,全国人大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左中一,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协副主席吴为山,中国文联原党组成员、副主席杨承志,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中国驻法国使馆公使衔文化参赞严振全,中国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兼中国工艺美术馆党委书记喻剑南,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副司长周汉萍,中央美术学院老教授邵大箴、盛杨、曹春生、田世信,邱振中,中央美术学院党委副书记王少军,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原主任殷福,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法语语言文学系主任董强,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张晴,中国美术馆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张百成,以及捐赠者熊秉明夫人陆丙安等嘉宾出席开幕式。

  杨振宁、吴为山、吴义勤、邵大箴致辞,陆丙安致答谢辞。李群为陆丙安颁发捐赠证书。开幕式由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安远远主持。

中国科学院院士
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杨振宁致辞

  杨振宁致辞前,现场播放了他于1969年拍摄的熊秉明塑像情景的记录短片。借此回忆到,他与熊秉明自幼相识,有着“真堪托此生”的关系。熊秉明可谓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他既是艺术家,也是文学家,他所铸造的中国人的坚韧卓绝、自我牺牲的精神体现在他的艺术作品之中,中国能够在各种困难下,达到今天的成绩,也正是具有这样的精神。因此,中国美术馆举办这个展览,是大家所乐见的。

全国政协常委
中国美术馆馆长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为山发言

  吴为山讲道,今年中国美术馆在巴黎举办的“意在巴黎”展览中展出了熊秉明先生的作品,引起法兰西艺术院院士的共鸣,他们为之感动。今天,在国家美术最高殿堂举办这个展览,就是培根筑魂,不忘初心,不忘弘扬中国文化精神,也是对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中西文化合璧当中做出杰出贡献的艺术家的致敬。熊秉明先生的作品回到了母土,回到了祖国文化的怀抱,回到了中国美术的最高殿堂,他的作品将永久保存、珍藏在这里,也活在中国美术馆,活在中国观众心中,活在世界文化史上。


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
书记处书记吴义勤致辞

  吴义勤代表中国作家协会对展览的举办表示祝贺。他说,熊秉明先生犹是中外文化艺术交流的使者,对祖国有一片赤子之心,为中国当代艺术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做出了杰出贡献。熊秉明先生创作的鲁迅雕像现伫立于中国现代文学馆前,他在塑造过程中所表现出的对艺术的精益求精,一丝不苟,敬畏虔诚的创造精神,给文学馆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美术评论家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邵大箴致辞

  邵大箴说道,熊秉明先生是一位非常热衷传统文化的艺术家,他的雕塑、书法、论文都获益于中国传统艺术,他对西方艺术、文化也非常有研究。他的艺术是哲学的,他的艺术是深刻的,他的艺术有思想、有宽度、有广度。本次展览给我们很大的启发,熊秉明先生的每一件作品、每一篇文章里的思考都很值得我们学习和研究。

捐赠者熊秉明夫人陆丙安致答谢辞

  陆丙安向杨振宁夫妇和中国美术馆表示感谢。她回忆到,1999年“海峡两岸巡回展”在北京、上海、昆明、台北、高雄5个城市展出,那是熊秉明的作品第一次在大陆展出,当时熊秉明说:“两岸都是我的同胞”。她继而深情讲到:“我们这个国家必须要统一起来,中华民族精神一定要传承下去。”

  据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介绍,熊秉明先生是20世纪融通中西文化,且以哲学、文学、艺术修行悟道的文化自觉者,他为事、为艺、为学、为人皆散发出东方儒者温润谦和、虚怀若谷的人格气象,也体现了西方严整、缜密、追本溯源的科学精神。他以智慧和品格研究学问,体悟艺术;他以温和、宽容而厚意友朋。因此,无论是他的文字还是绘画、书法、雕刻,总是能在千锤百炼中折射出人性的光辉。

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安远远主持开幕式

嘉宾合影

  熊秉明祖籍云南,1922年生于南京。父亲熊庆来是著名数学家。1927年父亲受聘为清华大学数学系主任,全家迁居北京清华园。1944年熊秉明毕业于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哲学系。1947年考取公费赴法国留学,在巴黎大学攻读哲学博士一年,后转入巴黎高等艺术学院学习雕塑。毕业后一直从事雕塑学习和创作。1962年起任教于巴黎第三大学东方语言文化学院,教授中国文化及哲学,同时开设书法班,从事书法实践与教学研究。他以独特的思维方式和创新的理论观点诠释中国书法,把书法提升到哲学的高度。之后出版了《中国书法理论体系》一书,此书出版后得到国内书法界高度评价,认为是中国书法史发展中的里程碑之作。吴冠中先生曾著文提到“在他众多作品和著作中,我认为最具独特建树性价值的是《中国书法理论体系》,此著作该得诺贝尔奖。”1983年获法国教育部棕榈骑士勋章。1984年被法国教育部任命为终身教授。2001年被授予南京大学名誉教授。

参观展览

  今年是中法建交55周年,也是中国留学生旅法勤工俭学100周年。放眼20世纪中国美术之发展历程,不难看出法兰西文化对中西融渗的中国现代美术之转型影响巨大。而熊秉明作为带着中国文化的基因在法国长成参天大树的“生命试验”,佐证了中国文化的品质及其强劲的生命力。

  承蒙熊秉明夫人陆丙安老师慷慨而富有情怀和甘于奉献地将熊秉明先生大量作品捐赠中国美术馆,为国家文化宝库增添新宝藏,为我们的研究、学习、继承和发扬增添新范本。吴为山说道:“自知者明,秉明先生九泉有知,当欣然。长河滔滔,艺舟帆远。秉明先生的艺术为20世纪中国美术的史册又添辉煌篇章。”

  展览呈现在中国美术馆1、8、9、10、11号展厅,将展出至12月15日(周一闭馆)。

  “自知者明——熊秉明艺术展”学术研讨活动于同日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吴为山担任学术主持人,陆丙安、仲呈祥、邵大箴、安远远、张晴、盛杨、曹春生、尚辉、邱振中、朱剑、裔萼、徐沛君、邵晓峰、王雪峰等专家,以及来自国家主题性美术创作项目雕塑专题班在京学员参加研讨活动。大家认为,在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与交流中,熊秉明先生作为带着中国文化基因在法国长成参天大树的“生命试验”,佐证了中国文化的优秀品质与强劲生命力,坚定了我们今天的文化自信。


展厅现场

 

前言

  艺术与学术,品格与品质,恰如山脉水系,远观气势近看质。当我们看待一个人物时,常常用“由历史来评价”而概之,其旨在于退远到一定的时空,以便宏观比较,而找到历史定位。这虽然有其整体观照的客观性,但不乏理性的抽象。较为理性的是我们可以近距离接触人物,感悟其生命的瞬息以及精神气脉的律动,且由此及彼,触类旁通,由感性升华,由理性品察,获得对人物具体而全面的了解与评价。
  熊秉明先生是予以我们如此评价的范例。熊先生是20世纪融通中西文化,且以哲学、文学、艺术修行悟道的文化自觉者,他为事、为艺、为学、为人皆散发出东方儒者温润谦和、虚怀若谷的人格气象,也体现了西方严整、缜密、追本溯源的科学精神。他以智慧和品格研究学问,体悟艺术;他以温和、宽容而厚意友朋。因此,无论是他的文字或绘画、书法、雕刻,总是在千锤百炼的历练中折射出人性的光辉。他于2002年岁末走完80岁的人生。海内外知音无不惋惜失去一位良师、益友;失去一位智者、仁者;失去一位艺术家、学者、文化大师。他们将这种纪念诉诸文字,对熊先生所涉猎的诸多领域的成就予以评述,以散文、艺术评论、诗歌、回忆录等多种形式立体塑造了熊先生的文化人生。由衷的文字表达,其自身暗合了熊先生的文与艺、品与格,其评文中不乏典范之作,反映了当代理论家、艺术家如何以公正、客观的眼光看待20世纪以来中西交汇的文化成果,如何评价为这一成果而孜孜以求的耕耘者。我于2011年主编了《熊秉明˙雕塑艺术》一书,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那是以文字为熊先生塑像。今天,在中国美术馆所展出的熊秉明艺术是他以雕塑、绘画、书法等艺术形式自塑的一尊文化艺术丰碑。
  近百年来,中国文化尤为显著的特色是在吸收西学过程中所实行的转型。在东西方碰撞、交合中,不同文化的对视、反思与认同,以至“相看两不厌”。在和而不同中彼此吸收,获得彼此尊重……熊秉明先生在这一值得研究的历史阶段,以自己深厚的中国文化底蕴,介入西方,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一个生命的试验” “一颗中国文化的种子”,可见其对人类文化发展的使命感。因此,研究熊秉明先生对我们正确认识本土,广泛理解世界,挖掘传统资源,拓展创新之路,有着极为重要的当代意义。吴冠中先生曾说:“其道也,是从东方渗入西方,又从西方再回到东方。”吴先生以简练而准确的线条描绘了熊先生的精神轨迹,这条线是自知、自觉、自尊、自爱、自信的线,是饱含生命张力、艺术感染力、人生哲学的线。它将是绵长而悠远的。
  今年是中法建交55周年,也是中国留学生旅法勤工俭学100周年。放眼20世纪中国美术之发展历程,不难看出法兰西文化对中西融渗的中国现代美术之转型影响巨大。而熊秉明作为带着中国文化的基因在法国长成参天大树的“生命试验”,佐证了中国文化的品质及其强劲的生命力。
  感谢熊秉明夫人陆丙安老师慷慨的富于情怀和甘于奉献的捐赠。她将熊先生大量的作品捐赠中国美术馆,为国家文化宝库增添新宝藏,为我们的研究、学习、继承和发扬增添新范本。
  自知者明,秉明先生九泉有知,当欣然。
  长河滔滔,艺舟帆远。秉明先生的艺术为20世纪中国美术的史册又添辉煌篇章。
中国美术馆馆长 吴为山

2019年11月

各篇章介绍
  第一部分,行始之归。“远行”于法国,是距离上的延展,而流淌在骨子里的诗性,在熊秉明的心念中一刻也未曾消失。此部分展出的雕塑、书法、绘画等,从造型、线面组合等方面可以清晰地进行诠释。“归”是倾听召唤的相思之心,而这种相思对于熊秉明而言,与其“行始”的感念,别无二致,一直萦绕左右,感觉不出曾有过的“远行”,行始之始,起于归途。
  熊秉明在《回归的塑造》中写道:“我回来,回到真真实实的母土。”这是对其作品尤其是雕塑作品所具有鲜明个性的独白,这个独白充满了我们所最为熟知的情感和气质。在他种类众多的作品中,立于心性的表达汇成一种平淡,看似平淡无奇的四围之物,却在简练的形塑、线条、块面中蕴含了丰富的精神内涵和哲思。熊秉明曾有言:“献给你,原样的璞”,这其中寄予对于“万物”的尊重和赞美,导引着我们的心向回归到静清的“自然”。
  第二部分,塑者之述。熊秉明在《谈杰克梅第的雕塑》一文中写道:“然而一切尚未开始,人仅仅是存在着而已,他要做什么?他为什么存在?他将创造怎样的未来?……没有人能回答。”即如熊秉明对于“人”的塑造,我们又将作何观瞻?一个开始,而或是一种结束,这些作品所带来的“存在感”,使我们对于“存在”的理解,变得无拘无束。透过对人躯体的描绘,所能感受到的生命意象,在通体浑然的雕像、简练的素描结构和形象暗示、纷繁的线条勾染和剪拼中,变得立体和亲切,并在一种平和的氛围中激发着我们对于生命的怀想。这是一位知自澄明的智者之述。当我们回首凝注这些“躯体”,油然而生的质朴在作品不同部分的回互中,深深地印痕着那种熟知的无法磨却的情愫。
  第三部分,生活如斯。熊秉明在《静夜思变调序》中这样写道:“大诗人的小诗,从椽笔的豪端落出来,像一滴偶然,不能再小的小诗。”此部分展出的作品内容和形式丰富,每一个角度都像是“一滴偶然”,但其中所蕴含的情感片断,却能够在心念中构成一首完整的生活之诗。熊秉明作品中的生活意象,寄托在一言、一形中,无论是快乐的、冥想的、失败的、恐惧的、优美的、平常的,还是漫不经心的,它们静静地待在一处,而又无处不在地升腾着我们的感动。生活如斯,生活如诗,充满在熊秉明的生命感受中,也浸润在我们心灵的最深处。


作品欣赏

跪牛 熊秉明 铜 35cm×67cm×26cm 1969

中国美术馆藏


归途 熊秉明 铜 42cm×50cm×11cm 2001

中国美术馆藏


线条鹤 熊秉明 铁 93cm×20cm×50cm 1994

中国美术馆藏


鲁迅头像 熊秉明 铜 40cm×27cm×10cm 1998

中国美术馆藏


回首牛 熊秉明 铜 23cm×32cm×22cm 1993

中国美术馆藏


骏马 熊秉明 铜 47cm×45cm×22cm 2000

中国美术馆藏


扁肚牛 熊秉明 铜 18cm×45cm×21cm 1997

中国美术馆藏


行走的鲁迅 熊秉明 铜 86cm×43cm×20cm

中国美术馆藏


父与子 熊秉明 铜 95cm×42cm×30cm 

中国美术馆藏


抬手裸女 熊秉明 铜 39cm×12cm×8cm 1954

中国美术馆藏


少女 熊秉明 铜 47.5cm×11.5cm×19cm 1955

中国美术馆藏


笔架 熊秉明 铜 10cm×20cm×6.5cm 

20世纪50年代末 中国美术馆藏


静夜思变调 熊秉明 纸本 136.5cm×68.5cm 1993

中国美术馆藏


《道德经》选句 熊秉明 纸本 68.5cm×40cm 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穿红外衣的女人 熊秉明 布面油画 73cm×50cm 约1950-60年代

中国美术馆藏


荡秋千 熊秉明 122cm×122cm 木板油彩 1970年代

中国美术馆藏


虽然是月圆的夜 熊秉明 纸本 52.5cm×38.5cm 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照镜子 熊秉明 纸本 32.5cm×25cm 1973

中国美术馆藏


杜甫诗 熊秉明 纸本 89.5cm×60.5cm 1958

中国美术馆藏


菜地三间屋 熊秉明 纸本 37cm×28.5cm 1970

中国美术馆藏


素描3 熊秉明 纸本 47cm×16.5cm 1947

中国美术馆藏


素描24 熊秉明 纸本 59.5cm×40cm 1949

中国美术馆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