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新闻>2019

结影告慰历史 星尘唤醒记忆——纪念周海婴诞辰九十周年摄影艺术展隆重开幕

来源: 时间:2019.03.04

  中国美术馆3月4日讯 2019年3月2日,“记忆星尘——纪念周海婴诞辰九十周年摄影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该展是2019年中国美术馆捐赠与收藏系列展之一,也是中国美术馆“影像中国”摄影收藏项目之一,旨在推动中国摄影艺术的国家收藏,填补中国美术馆藏20世纪中国摄影名家作品空白,全面建构和生成具有丰富性和代表性的馆藏摄影作品面貌。2016年时值鲁迅逝世80周年、新文化运动100周年之际,中国美术馆与北京鲁迅博物馆倾力合作,曾策划举办“只研朱墨作春山——纪念鲁迅逝世80周年美术展”,展现鲁迅与2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的现代化历程的密切关系。

  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前光,中国报业协会理事长张建星,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副司长周汉萍,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为山,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李舸,中国摄影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郑更生,中国国家博物馆党委书记、副馆长单威,中国美术馆党委书记燕东升,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鲁晓波,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本次展览策展人陈小波,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居杨、柳军,中国摄影家协会顾问朱宪民、张同胜,以及周海婴的夫人马新云和子女等嘉宾出席了开幕式。

  

  开幕式现场

 

  李前光、吴为山分别致辞,鲁迅文化基金会会长、鲁迅先生长孙周令飞代表家属致答谢词,吴为山向家属颁发捐赠证书,开幕式由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安远远主持。

  李前光在致辞中讲到,摄影艺术和周家是非常有渊源的,1924年鲁迅先生写了一篇关于摄影的文章《论照相之类》,这是20世纪初有关摄影方面非常少见的文章之一,对于研究中国摄影史和当时中国摄影状况是非常有意义的。周海婴的公子周令飞先生曾经是一名摄影记者,周海婴先生从年轻时候就非常喜爱摄影,他一生拍摄了上万幅摄影作品。我和周海婴先生生前有过多次接触,我觉得他的摄影作品和他的为人一样平实而富有内涵。他的大量摄影作品在今天看来没有更多的技巧,但是人物拍摄非常具有活力,所有这些展出的作品和一些没有展出的作品,极具文献价值和摄影艺术价值。在这里,祝贺展览的成功举办,也希望中国美术馆举办更多的摄影作品展览,收藏更多的优秀摄影作品。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为山馆长致辞

  

  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前光书记致辞

 

  吴为山代表中国美术馆向嘉宾表示欢迎与感谢。参观了周海婴先生的摄影展后他感慨万千,因为在这里可以看到很多人物,也可以看到很多事情,更可以看到周海婴先生的一颗心,这颗心是正义之心,是一颗温心,一颗爱心,一颗平常的心,还有一颗好奇的心,一个永远在发现生活的美,发现生活的哲理,发现生活中最美好的事物的一颗心。他继而讲到,在所有作品当中我们都可以看到,战争中平民百姓的疾苦,生活在平凡之中的愉悦之心,母亲与孩子的爱等方面,不仅如此,我们从周海婴先生的作品当中还获得了许多的珍贵文献史料,这些史料佐证了历史,佐证了文字的记载,更佐证了人们的猜想,给我们无限的启发,也是我们今天了解历史的最好的资料。人们看到这些过往的照片时就可以看到历史的精彩,成为永久的记忆,这记忆也会刻在中国的现代史上,也会为中国的摄影史填上浓浓的一笔,为中国美术馆的收藏增加更多的宝贵财富。

  周令飞代表家属向中国美术馆和策展人陈小波团队表示感谢。他回顾了从五十年代末到六十年代再到2000年后父亲周海婴和他自己有关摄影的几件事情。在五十年代末的一个夏天,父亲周海婴把他拉到一个很小的黑屋子里面,透过屋内咖啡色的微弱的光教他如何洗彩色照片。周令飞讲到“在黑暗当中,他拉住我的手伸到一个盆子里面,盆子里有水,是冰凉的,他告诉我里面都是冰块,他说我洗照片要二十度,现在是夏天要冰块把这个温度降下来洗照片。后来我父亲跟我说:想一件事情要成功,兴趣很重要。”周令飞继续讲述了六十年代时,由于自己的失误而将全家旅游照片曝光和2000年以后,年近80的周海婴坚持购买数码单反相机的故事。周海婴向儿子讲,一辈子要坚持做一件事情,要想成功,坚守很重要。

  

  鲁迅文化基金会会长、鲁迅先生长孙周令飞先生致辞

 

  谈及展览的缘起,吴为山表示,对鲁迅先生的热爱,也使人们对其生活、家庭十分关注。最近,有一个好的机缘,即鲁迅先生之孙周令飞先生代表家属意欲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一批其父亲周海婴(1929-2011)的摄影作品及文献。今年是周海婴先生诞辰90周年。为此,我们举办周海婴先生摄影展,精选周海婴先生70年摄影艺术生涯中各时期代表性的作品百余件,全面呈现周海婴先生的审美和情怀,他对这个世界的感受和认知。这将是一次艺术的巡礼,也是一场人生的礼赞。

  周海婴(1929-2011)是鲁迅和许广平先生的独子。他谨遵父亲遗嘱,“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人”,从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后,成为无线电专家。他自幼喜欢摄影,10岁时开始拍照,14岁时正式学习摄影,从此沉浸在定格、结影、显影的世界里,找寻乐趣。

  “雪痕鸿爪”“大地蹄痕”——这是母亲许广平在周海婴的初学摄影簿上亲笔题写的内容。他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一生保持低调谨慎,在近70年时间里从未发表过摄影作品。2008年,周海婴的摄影精选首次展览并结集出版画册。周海婴一生拍摄了数万张底片,在这些底片中,我们可以看到鲁迅家族的私人影像,看到慈爱的母亲、挚爱的家人、可爱的孩子;我们可以看到社会“众生相”,从无名百姓到贤达志士,从守旧遗老到时髦青年;我们还可以看到时代变迁,从苦难到新生,从市井百态到城市景象。周海婴摄影作品,展现了广阔的社会图景,从家庭到社会,从个人到集体,应有尽有,更有历次政治事件的场面和细节穿插其间。他的摄影作品具有强烈的冲击力,图像所体现的敏感与活力,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和人们的生存环境,是中国现代史上摄影文化出色的呈现。周海婴是旧新社会的见证者、亲历者,对社情民意异常敏感。他喜欢抓拍,用镜头定格所经历的历史瞬间,他不为“猎奇”,“只希望让它们证明时事”。他不是专业摄影师,所做的事情,只是结影以告慰历史。

  

  吴为山馆长颁发捐赠证书(周海婴夫人马新云与次子马亦斐上台)

  本次展览将集中展示周海婴的摄影成就。周海婴摄影展览共5个部分,包括1、“家族:爱的记忆”,周海婴收藏鲁迅及家族照片;2、“上海:弄堂时光”,20世纪30年代末至40年代末上海的市井生活和民生百态;3、“东北:红色之旅”,1948年底,周海婴跟随母亲与一批民主人士,从香港秘密北上,在东北解放区时所拍摄照片;4、“北京:安居乐业”,1949年起,周海婴跟随母亲许广平定居北京后的摄影;5、“绍兴:乡音难忘”,鲁迅先生的故乡绍兴,周海婴祭祖探乡时的绍兴影像。

  安远远副馆长介绍嘉宾

  嘉宾合影

 

  本次展陈空间的设计以“温暖记忆”为主题,主视觉形象借鉴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鲁迅先生的书籍设计语言,“文武线”“乌丝栏”等视觉元素结合展览主题融合现代手法展开设计,使得展陈空间氛围更具书卷气质及时代感。似一本翻开的书册,展现周海婴先生的影像人生!

  出席开幕式的还有中国文联摄影艺术中心主任刘宇,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文学美术处处长刘冬妍,北京鲁迅博物馆常务副馆长黄乔生,摄影家黑明,摄影评论家李树峰,美术家刘巨德,摄影家刘铁生,北京高高国际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周海婴著《直面与正视——鲁迅与我七十年》图书出品方高欣,国家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原司长武士国,中国政法大学原副校长张柳华,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评估监督司副司长王立贵,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办公厅主任王金平,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李兴植,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药品审评中心首席科学家钱家华。

  展览呈现在中国美术馆3层13-17号展厅,将展出至3月17日。(周一闭馆)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前言

  在纪念鲁迅先生逝世80周年的2016年,我馆曾主办了“只研朱墨作春山”的专题展,介绍了鲁迅与美术,使广大观众更为全面地了解了作为思想家、文学家的鲁迅在艺术方面的修养。鲁迅先生的书法、金石、绘画、设计不仅别具心裁,且在其富有意趣的书籍装帧中涵纳了深厚的古文字、图像的修养。鲁迅,是现代以来中国社会、文化中刻在人们心中永远的精神之印。

  对鲁迅先生的热爱,也使人们对其生活、家庭十分关注。最近,有一个好的机缘,即鲁迅先生之孙周令飞先生代表家属意欲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一批其父亲周海婴(1929-2011)的摄影作品。作为鲁迅和许广平独子的周海婴,其特殊的家庭背景和其摄影的艺术性、历史性、纪实性,使他的摄影作品也有着独特的价值。

  曾记,2008年第十一届全国政协会议期间,我与周海婴先生有过几次交往,先生平实谦和。他知道我塑过鲁迅,当时还有扮演过鲁迅的濮存昕先生在场,由于彼此心中都有共同的鲁迅,畅谈犹酣,竟未留张合影。至今想起来,甚为遗憾。可见摄影的作用与价值。所以我们尤为重视令飞兄这次捐赠的机会,决定办一个展览。

  作为工程方面专家的周海婴和摄影是有故事的。

  1936年,鲁迅先生去世的第二天,天津《大公报》发表了他的遗嘱,有一条是留给周海婴的:“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当时,周海婴只有7岁。长大后,他谨遵父亲遗嘱,“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人”,从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后,成为无线电专家。

  周海婴从小与照相结缘,出生100天便被父亲抱去上海知名照相馆拍照,潜意识里对照相不陌生,甚至有莫名的新奇和亲切感。10岁时,他开始拍照,最初只是摁摁快门,14岁时正式学习摄影,从此没有再放下相机,一头扎进定格、结影、显影的世界。

  经历过旧社会,周海婴先生对社情民意很敏感。他喜欢抓拍,用镜头定格所经历的历史瞬间,他不为“猎奇”,“只希望证明时事”。“雪痕鸿爪”“大地蹄痕”——这是母亲许广平为他的初学摄影簿上亲笔题写的内容。

  周海婴先生留下了数万张底片。这些底片记录了家族的私人影像,我们今天可以看到慈祥的母亲、挚爱的家人、可爱的孩子们。这些底片也展现了广阔的社会图景,从不知名的底层流浪、逃荒的人,小商小贩,到社会知名人士;从风景画似的乡景到城市被轰炸、发洪水等情景;从玩耍的孩童到垂暮的老人;从守旧的遗老到时髦的青年;从家庭到社会;从个人到集体,应有尽有,更有历次政治事件的场面和细节穿插其间。可以说,在摄影中,周海婴先生找到的是自己的志趣,又无意间为我们大家留下了凝固的瞬间、记忆的星辰。

  周海婴先生的摄影作品,有几个部分引起了专家和摄影爱好者浓厚的兴趣:一是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上海生活,包括两个方面中产阶级家庭和弄堂生活;二是民主人士从香港到东北解放区的照片;三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北京的生活,包括辅仁大学、北京大学的大量照片。这些照片,对中国现代史的研究有着重要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

  在近70年时间里,周海婴先生从来没有发表过摄影作品。直到2008年,当过摄影记者的长子周令飞帮助父亲整理底片并筹办摄影展,当做送给父亲80岁生日的礼物,周海婴先生还一直担心这些照片拿不出手,给鲁迅丢脸。他说不知道这些照片有无价值,是否值得拿出来给大家看。事实上,他的照片一经展出,便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反响,备受好评,为大众所关注。

  今年是周海婴先生诞辰90周年。为此,我们举办周海婴先生摄影展。展览精选了周海婴先生70年摄影艺术生涯中各时期代表性的作品百余件,全面呈现周海婴先生审美和情怀,他对这个世界的感受和认知。这将是一次艺术的巡礼,也是一场人生的礼赞。

  此次“记忆星尘——纪念周海婴诞辰九十周年摄影艺术展”也是2019年度“中国美术馆捐赠与收藏系列展”之一。周海婴先生家属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一批周海婴摄影及文献,呈现了他在不同时期的艺术创作特点和成就。这些过往的图像、生活的印痕、摄影者生命与心灵的记录,将补充文字书写的历史。它们保存在中国美术馆,也成为美的、永恒的记忆!

  祝展览圆满成功!

  中国美术馆馆长 吴为山

  2019年2月26日

 



热点新闻 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