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新闻>2005

我馆成功举办“抽象艺术与中国视角”学术研讨会

来源:中国美术馆 时间:2005.06.27

   中国美术馆在“奥地利新抽象绘画展”举办期间,于2005年6月15日下午举办了题为“抽象艺术与中国视角”的学术研讨会。借此机会对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抽象绘画发展状况和趋势作一次回顾和研究,探讨抽象绘画在中国文化环境里发展的可能性及中国抽象艺术的特色,以推动中国的抽象艺术进一步发展。
    研讨会围绕抽象绘画与中国艺术观念、抽象绘画在中国的发展现状以及对“奥地利新抽象绘画展”的观感展开讨论。
    研讨会由王镛、徐虹主持,陈履生代表中国美术馆馆长致词,出席研讨会的专家学者和相关媒体编辑有钟涵、邵大箴、王怀庆、贾方舟、王端廷、陈醉、阎振铎、刘人岛、水天中、邓平祥、刘骁纯、陶咏白、尚扬、吕品田、葛鹏仁、邹跃进、张元、朱虹子、郭晓川等。
    与会专家学者认为在中国美术馆展出这样一次大型的抽象绘画展览是很有意义的。中国早期从事抽象绘画的主要是在海外的中国艺术家,如朱沅芷、赵无极、朱德群等。中国大陆抽象艺术的发展,主要在改革开放以后,已经涌现出不少有成就的抽象艺术家。中国的抽象艺术有其自己的特色,比如更多地着眼于抒情性、比较注重文化符号的含义,相形之下,冷静、理性的“冷抽象”品很少,这和中国文化艺术的传统包括书法和水墨写意画的兴盛有关。从奥地利抽象画展展示给我们的抽象艺术作品表明,西方的抽象艺术可以为我们所借鉴,人类艺术既是多元的,又是共同的,可以相互启发,相互促进。
    有专家学者认为在西方抽象绘画、雕塑已成为艺术史现象,这是西方文化艺术发展的结果,抽象艺术与工业社会文化密切关系。我们虽然引进了西方的科学技术,但对抽象画所具有的理性精神缺少感应,在中国的抽象画里有更多的情感成分。从来展的绘画可以看出,中西艺术先天素质不同,不可能完全一致。
    也有专家认为,抽象艺术不是回答问题,而是关于艺术的哲学问题。中国传统艺术有抽象性,但没有抽象艺术,道家理论没有生出抽象观念。而我们对西方的误读是永远在于他们的样式,没有方法论意义上的原创性。所以理解和研究很有必要。而抽象绘画回到艺术语言的本体,脱离了传统绘画的叙事性,更重要的是对它绘画语言品质的追求,这里有精神层面的活动和标准,不是纯物质性的标准。奥地利六位画家反映着不同的艺术品质,展览是不同的“品质”的作品展示和比较,关于中西抽象艺术的对比差异重要的在于“品质”,但一般理论家不注重“品质”概念。艺术作品的“品质”是一种自然需求,没有“品质”就没有艺术质量。中国画家应该将语言品质提到一定的高度。
    理论家陶咏白深有感触地说,80年代有克里姆特的艺术给刚改革开放的中国画界带来巨大影响,而这次抽象画给我们带来一次对艺术本体的思考和讨论。画家王怀庆认为这次展览是欧洲的精品意味的高水准的展览,形式上虽然对中国画家来讲遥远一些,并不是难以做到。邵大箴说奥地利的新抽象绘画有无限的可能性,里面有人性的真情流露,有手工性。画家林岗先生给研讨会来信写到:“艺术家的作品艺术思维宽广、质朴大方,艺术家个性风格不同,但都体现了艺术家执著的追求及良好的艺术修养,流露着引人入胜的艺术品味。这些作品与我们是如此相同,彼此是如此熟悉,谢谢举办这样好的画展……”。
    关于抽象艺术大众传播的问题,有媒体人士认为由于公众不理解而造成对抽象艺术的不关心。让观众理解和喜欢抽象艺术很有必要,这对我们的思维发展和丰富我们的文化都有意义。这个展览对中国观众来讲是有现实意义的,对中国艺术圈也有意义,抽象艺术发展了100年,但还有许多文章可做,目前对抽象绘画的理解,有“盲人摸象”的感觉,中国观众对抽象绘画的理解不够深入,背后有思维的问题,希望此次展览和学术讨论,成为美术理论界关注和研究抽象艺术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