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传播教育>美术百科>美术技法

程式

  中国画笔墨技法

  基本信息

  程式是古人长期对自然界观察后归纳总 结得来的最简练的笔墨技法,也是我们今天学习山水画首先要掌握的基本规律。

  大凡艺术不论绘画、戏剧、音乐、舞蹈等都有其各自的程式,在中国绘画来说,程式就是规范化的画法,即有一定规程的形式,它是掌握中国画形成美的钥匙,这些画法是历代画家对客观对象的形态进行艺术概括――美化而成的,它具有表意和表情的的双重作用,比如用钩和皴画石,笔 墨在纸上画一形状再擦上几笔,观者就会明白线内是石,线外是空间,披麻皴是写土坡,斧劈皴是山岩,还可以在用笔的轻重急徐变化上体会到画家的感情。可见程式是艺术的创造者和欣赏者约定俗成的规范,也是评判艺术的基本尺度。程式是艺术与生活的分界线,否定程式就是取消艺术,不管你承认与否,只要你拿起笔作画就很难跑出程式的规范,完全的创新的是没有的,但肯定程式不意味着死守既有的程式,今天的艺术家何尝不是在继续这种创造。

  各门中国传统艺术都有很强的程式性,中国画的程式与各门传统艺术的程式是相通的,如与书法、戏曲脸谱的程式就很类似。国画创作的独特之处在于:画家在自然感受中提炼加工出绘画的笔触,讲求意、理、情、趣,并将哲学中的八卦、虚实等辨证原理运用在创作之中,从而塑造出形象群体。这是西洋画家几乎根本达不到的意境。中国绘画的笔墨程式是一种高度的艺术概括,这就是国画的创作程式。

  艺术特点

  程式讲究笔简意繁,甚至“得意忘形”。 假若写实比作说事,而程式的运用好像诗文的修辞手段一样使作品更具魅力。 程式化既是“修辞”,自然主义就是它的大敌。换言之,越是如实描写,这种“程式”越觉无味。从而, 陷入繁琐细节的堆砌,窒息了作品的艺术生命。因此好的程式特别强调主观感受,但又不是脱离现实形象的臆造,难在似而不俗。其次,程式具有装饰效果,但不同于纯粹的装饰; 这是因为程式化更注重绘画的随意性,这种随意性就是塑造的艺术形象是受意、 理、情、趣制约的。所以,运用程式,在统一的大效果中必须有节奏变化,渐次变化,聚散变化,虚实变化,这些变化使作品神完意足。

  代表艺术

  好的程式本身往往就是画眼, 认真学习前人从自然形象化为国画程式的方法,使画面酿成精神产品, 以触动观者的情绪,是非常有用的艺术方法。然而,前人的程式只能作为自己的起点,一旦进入创作, 就应该到自然界中采掘自己独到的程式,面对生活,用自己的程式,表达自己的情怀。若只把前人已经规范化了的程式如法炮制,重复出现在现代人的画面上,而以传统称道,给人的印象难免陈旧、絮叨,甚至令人生厌。 创新也包含着创造新的程式。无疑问, 新的程式赋予作品以新的境界,明显的个性奠定了独特的风格。例如马远画松与白石画松迥然不同, 都不失为有创见的大师。

  人常说八大、石涛的画法是“及身而至”。 这是从另一个侧面阐述了大师们创造程式的随意性和独到性, 提炼程式的自如程度是左右逢源,确实令人感到可望而不可及。真正的现代绘画是从八大、石涛开始,但不被旧程式约束,是值得借鉴的。 请看八大白眼青天的点睛、石上点苔等程式,石涛“柳岸清秋”中飞雁式、 “香在梅花”中冬草式等,以及黄宾虹画船,干脆写“虫”字, 都给人以清新的艺术享受。不难看出, 历代大师以自己毕生的精力创造出的程式,丰富了我国绘画,新程式不断替代规范化程式的历史, 就是中国绘画发展史。独特的程式与之创造它的艺术家同样不朽, 正如看见米点皴想起米芾,看见小斧劈想起马、夏;见到“白眼青天”,那哭笑不得的奇人也跃然目下。

   

  八大山人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