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传播教育>美术百科>美术技法

界画

  界画,中国画中的一种,陶宗仪在《辍耕录》所载“画家十三科”中即有“界画楼台”一科,指以宫室、楼台、屋宇等建筑物为题材的绘画,也称“宫室”或“屋木”。 与其他类型的中国画不同,中国传统界画的表现对象主要是建筑,所以一般需要用界尺引笔以使所画之线横平竖直,这也是界画之所以被称为“界画”的原因。

  界画与其他画种相比,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要求准确、细致和工整,“尺寸层叠皆以准绳为则,殆犹修内司法式,分秒不得逾越。”(《清容居士集》卷四十五)虽然界画难工,却往往不为文人所重,历来崇扬文人画者,鄙视界画楼台一科,《芥子园画传》却提出:“画中之有楼阁,犹字中之有九成宫、麻姑坛之精楷也。夫界画犹禅门之戒律也,界画洵画家之玉律,学者之入门。”其实界画形象、科学地记录了古代建筑及桥梁、舟车等,较多地保留了当时的生活原貌,其意义已突破了审美的范畴,因此它还具有一定的使用价值。

  界画的起源早在晋代就有记载,顾恺之《论画》有“台榭一定器耳,难成而易好,不待迁想妙得也”。早期画在纸绢上的界画,如今已经无法看到,但在敦煌壁画和唐代墓葬壁画中却能发现,如唐代懿德太子李重润墓道西壁的《阙楼图》,即是一幅早期的大型界画。至隋唐界画已成专艺,展子虔、董伯仁、李思训等人皆有所成。到五代时,当属卫贤最为擅长,他的《高士图》画法浑厚严密,图中的楼阁就是用界画的方法,造型严谨、结构精密,是界画中的上乘之作。宋元时期,界画达到发展的高峰,宋代郭忠恕是画史上被称为对界画的发展做出过杰出贡献的画家,他的《唐明皇避暑宫图》《雪霁江行图》工而不板,繁而不乱,清俊秀逸。《圣朝名画评》把忠恕的画列为神品, 谓其“为屋木楼观, 一时之绝也。上折下算, 一斜百随, 咸取砖木诸匠本法, 略不相背。其气势高爽, 户牖深秘, 尽合唐格, 尤有所观”。元代画家王振鹏也颇负盛名,《道园学古录》(卷十九) 评他“振鹏之学, 妙在界画, 运笔和墨,毫分缕析, 左右高下, 俯仰曲折, 方圆平直, 曲尽其体, 而神气飞动, 不为法拘。尝为《大明宫图》以献, 世称为绝。”

  宋元以后,文人画日渐兴盛,界画逐渐被视为工匠所为,地位日益低下,元代汤垕“世俗论画,必曰画有十三科,山水打头,界画打底”。界画在当时的地位可见一斑。明清两朝擅长界画者寥寥无几,而袁江、袁耀却打破了世俗的偏见,将日益衰落的界画重新振兴起来,堪称界画领域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一代宗师。二袁初学仇英,又继承了宋代画院的风格,楼阁师宗郭忠恕,在继承前人传统同时,把山水楼阁界画又发展了一步,将工致异常的青绿山水和精密的界画巧妙地结合起来,创造了独具一格的山水楼阁界画。近现代擅长界画者更少,1979年去世的江西画家黄秋园先生是较有成就者,他的界画远宗唐宋,雍容典雅,具有很强的感染力。对此潘兹先生曾评价道:“秋园先生潜研六法,山水之外, 兼及它科, 界画尤为精绝, 并世莫俦”。现在从事中国画创作的人,以百万计,但研究和创作界画的作者,则寥若晨星,十分少见。(巩雪)

  参考:

  1《论界画的发展和消亡》刘娟,载于《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第1期。

  2《工致精巧 自然天趣---论清代袁江袁耀的绘画》王东春,载于《艺术百家》,2009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