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传播教育>出版物>期刊>2008年>2008年02月

神奇的土地孕育了山西孝义皮影

    山西五千年历史文化积淀孕育了山西戏曲,各具特色的大小剧种数量居全国首位,世代相传演戏成风,村村有乐楼,社社闹秧歌。孝义是山西戏曲品种最多的一个市县,被誉为“戏剧之乡”,素有“无孝不成戏”、“无孝不成班”之说。其剧种繁多,人才辈出,尤以独特的小剧种皮影戏、木偶戏享誉三晋。生活在“孝河义水粮山煤海千古宝地”上的孝义人民,能耕善种,自给自足,而且爱看戏,也爱唱戏,以秧歌、偶戏、影调等多种艺术形式抒发情感,慰藉心灵。皮影戏班白天表演中路梆子木偶戏,晚上表演皮腔和碗碗腔皮影戏,数百年代代相传,正如孝义民谣所述:“五尺纱窗灯一盏,七紧八慢戏一班。喔呵呵呵一声喊,老人哈哈孩童欢。”

    山西孝义皮影戏是我国皮影戏的重要流派,是以孝义皮腔纸窗影戏为主和孝义碗碗腔纱窗影戏并存的晋中皮影戏。孝义皮腔纸窗影戏是自金、元时期一直流传下来的孝义本土影戏,历史悠久,处处体现着我国早期皮影戏的风貌;孝义碗碗腔纱窗影戏是在清朝中晚期由陕西传入的碗碗腔纱窗皮影戏。据孝义县文庙中乾隆时期碑记中载,孝义在战国时期属魏国,孔子的弟子带其门徒到孝义传授儒家学说,利用皮影招揽众人来听讲而创建了影戏。在孝义出土的北宋古墓壁画中,有数个手操影人的幼童在草地上玩耍的情景。金代正隆年间的“孝义皮腔纸窗影戏”人物头像造型残片,结构简单,腔实分明,三角形胡须和下巴颏雕刻在一起,与当地现存的明代影人风格非常一致。元大德二年(1298年)“孝义纸窗影戏坐骑图”人物均为侧身,是皮影空实显影、实处着色的雕刻技艺。在孝义还发现了明嘉靖二年“庆成园”孝义皮影戏班的影戏单,至今有480多年历史;清代早期,在孝义境内出现的“居义班”留有两处舞台题记,记录了这个皮影戏班经历了康熙、乾隆、雍正、嘉庆四个朝代,活动时间至少在85年以上。面对孝义皮影辉煌的历史,挽救这一珍贵的民间艺术正面临失传的困境,在皮影木偶研究专家朱景文先生的倡导和努力下,于1987年在孝义市建成我国第一座集皮影木偶收藏整理、研究、展演为一体的专题性博物馆,即“山西省孝义市皮影木偶艺术博物馆”,抢救性地保护、收藏了一大批明清时期的皮影和相关文物,收集、记录、整理皮影木偶剧本,抢救收藏了一批将要灭迹的孝义县清代古皮影戏专用戏台(4座)及民国十四年(1925年)制作的皮影木偶专用戏台(按原型迁建在馆中)等一大批珍贵文物,较完整地体现了皮影所承载的文化内涵。在山西孝义市皮影木偶艺术博物馆,我们有幸拜访了该馆现任馆长朱文先生,他的父亲朱景文先生是该馆的前任馆长,被誉为“孝义人民的功臣,为孝义文化做出了很大贡献”。他一生最钟爱的事业是孝义皮影文物及相关史料的搜集、整理和研究。他几十年如一日,不知疲倦,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叮嘱自己的儿子一定要把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传承下去,不要湮灭在自己的手上。毕业于山西吕梁艺术学校的朱文继承了父亲的事业,孜孜不倦,备尝艰辛,执着地追求和探索着如何让孝义皮影艺术发扬光大。在国家收藏财力不足的情况下,他不追求富裕生活,将自己的精力、财力都投入抢救性收藏中去,为再现孝义皮影的全部历史文化做出了巨大贡献。

    孝义有看灯影戏的习俗,流行着一句俗语:“你是天上一尊神,我是地上一凡人。对你许下一台戏,七紧八慢久消停。”凡遇红白喜事、生日满月、得子续后,都肯出钱唱台皮影小戏,显示喜气、喜庆。还有一种习俗,只有“灯影”是敬神戏,每当某个地方盖了新寺庙、塑了新佛像,开光时,总是请一班灯影,唱上三天,表示对神的敬重。保持古老影戏风格的晋中“孝义皮腔纸窗影戏”是长期流传于孝义一带的民间说唱艺术,当地群众习称为“纸窗灯影儿”。因受外来剧种影响少,保留了自己古朴的风韵和色彩,唱腔曲调与伴奏均极简单,每次由艺人领唱并众人帮腔为主要特征。其唱腔称为“皮腔”,即皮影专用腔调,它的音乐古老而独特,以欢快、潇洒、活泼、自在为特点,给人以一种脚踏祥云、畅游太空、逍遥仙境的感觉。以小唢呐为主要伴奏乐器,民间称其为“灯影调”,演唱时以吹打为主,因而又有“吹腔影戏”的别称。其特殊的旋律结构和地方风味相当浓郁的唱腔唱法,方言土语琅琅上口,世代更迭,但始终为群众喜闻乐见。孝义皮腔纸窗影戏剧本不多,有曲牌,只因旧时从事皮影戏的老艺人没有文化,全凭师傅口口传授,故只记曲调,不记曲名,如此流传,使曲牌名失传。孝义皮影戏影窗是用白麻纸粘接而成长约2米、高约1米的屏幕,固定在框架上,视觉效果清晰。每一场演出结束后,取下窗纸烧纸敬神,故称纸窗影戏。皮影戏班根据遗传风俗都有自己敬奉的“祖师爷”,孝义皮腔纸窗影戏艺人们供奉《封神榜》中昆仑山“黄龙真人”为影戏之神,传说是影戏之祖。演出剧目多为《封神演义》、《西游记》、《八仙过海》等连台大戏,以及道教传说戏,其影人造型多为神仙、道人、灵怪等专用人物。到清末民初,孝义境内发展到四十多个皮影戏班,从事其职业者达数百人。清朝中晚期碗碗腔的传入,促使具有数百年历史的皮腔纸窗影戏创造性地吸收了一些民间曲调,逐步演变成民间红白喜事、生日满月、得子续后、调节喜气、喜庆气氛的一种音乐腔调,形成了具有浓郁乡土风味而独具风格的民间吹打音乐,流传至今。朱文馆长据他近二十年的研究考证,金代正隆年间,孝义皮腔纸窗影戏已经形成而且相当成熟。其特征为影人体形高大,脸谱造型近于写实,而无戏剧脸谱程式的特征,仍保持宋代以来“公忠者雕以正貌,奸邪者刻以丑型”的寓贬褒于其间的造型传统,突出性格特征。文人和旦角只配一只胳膊,造型粗犷奔放,线条简洁流畅,手法夸张。影人名称、造型、服饰、花纹、图案独立,由于其造型特点限制了影人不可相互顶替,剧目中的人物,根据剧情、时间及特定的环境都有固定的脸谱、衣饰、头戴花纹、法器、坐骑,出场便知戏中人物名称。如姜子牙影人造型:在山上修炼期间头顶莲叶;入朝后助周伐纣时,头戴莲花,身穿八卦衣,手执打神鞭和杏黄旗。如燃灯道人又名“吃佛燃灯”,头上戴的莲花与众不同。艺人根据传说故事,将他头上戴的莲花瓣和衣袖边沿部分都设计为类似孔雀尾巴羽毛造型。皮影坐骑在纸窗影戏里占有很重要的地位,素有“纸窗影戏看坐骑,纱窗影戏看摆设”的说法。纸窗影人的坐骑是把影人上身固定在马身上,下身与马雕镂在一起。除各种马以外,还有青狮、白象、四不象、梅花鹿、麒麟等。场面造型只有桌椅板凳、四辇叫马、亭台花树等简单道具。服饰图案特点:简括大方,虚实有致。一只衣袖上只设计一朵花,全身服饰上只设计3至4朵花型,疏密相间,线条粗犷,整体效果上给人以明亮大方、远近清晰之美感。从各个时期造型演变看,明代之前的影人,以羊皮或夹纸雕刻,影人高60厘米左右;明嘉靖、万历时期,改用驴皮雕刻,影人缩小到50厘米左右;清代时期影人造型未变,改用牛皮雕镂,影人缩小到30厘米-40厘米之间,和孝义碗碗腔纱窗影人尺寸基本相同,少量有用夹纸涂色的影人。民国年间影人改小到一尺高,以牛皮雕制,也有个别用夹纸雕者。无论采用哪一种材质,其共同特点是皮质透亮且厚实。

    在孝义境内最早发现的孝义纱窗碗碗腔影戏文字记载始见于道光年间。“碗碗腔影戏”因其以纱为窗借光亮影,故称为纱窗影戏;又因其在演唱过程中,敲打一个形似“碗碗”的铜铃参与了整个文武场的伴奏,并掌握整个音乐节奏而得名。在清朝嘉庆、道光年间,陕西东部连年干旱,灾民逃荒到山西,碗碗腔随皮影艺人们传入山西,分为南北两支:一支在曲沃受浦剧、眉户腔等当地戏曲影响,逐步形成晋南特点的曲沃碗碗腔皮影戏;一支在汾阳、孝义一带,受中路梆子、汾孝地秧歌和孝义皮腔纸窗影戏等地方戏曲的影响,并受到地方语言和口音的影响,创新、发展而形成了很有特色的孝义纱窗碗碗腔影戏。无论从皮质处理、影人的造型设计、雕刻艺术、表演技法、演唱时行腔用调等方面,都保留了牌曲细腻优雅、委婉缠绵,以声传情,表现力丰富多彩的陕西碗碗腔的风味。民国初年说戏名艺师创尖音唱法,深受观众喜爱,流传至今,成为孝义碗碗腔的一大特色。这些从事碗碗腔皮影戏的艺人有一定的文化,不仅吹、拉、弹、唱、文、武场表演样样都会,还注意发现好的典故、素材编写成皮影戏表演,所编剧本都有姓名出处,故事情节写得很细。剧目分为三种类型:1.以唱取胜的宫廷历史故事戏和民间生活戏;2.以表演技艺赢得观众喜爱的打台戏(开本戏之前的一段武打故事戏),以说打为主,没有唱段;3.以风趣逗乐博得掌声的出出戏。影人造型体形小,都为九寸影(24厘米—30厘米),在制作上保留了陕西皮影雕镂精细、色彩明亮的风格。人物个性特征明显,影戏人除清代故事影人和特殊人物(如关羽)外,根据影戏故事基本可以通用。影戏人物造型基本为戏曲程式化装饰,行当和相应的服饰如:靠、蟒袍、旦、生、官、将、校卫衣饰图案与真人大戏基本相同。孝义碗碗腔影戏注重体现摆场(即场景)与剧情故事、人物特点的密切联系,根据人物地位特点,设计雕刻生活用具,是戏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在孝义农村群众中广为流传着“过节听不上碗碗腔,再好的酒肉也不香”、“开年看几眼纱窗戏,一年和老婆不生气”等俗语,是孝义碗碗腔影戏深受当地人民喜爱的真实写照。清末民初,孝义碗碗腔影戏达到鼎盛时期,在孝义就有近四十个碗碗腔皮影戏班,从业的皮影艺人达数百人之多。

    据史料记载,清乾隆、嘉庆、道光年间,孝义皮影的演出、分布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不少大商号、大户人家,出于吉庆之意、喜爱之心,都养起了皮影班。仅山西孝义一县区域内到20世纪80年代调查时,残存的皮影专用戏台达180座。在孝义境内,早在清代中晚期就有了皮影戏的专用戏台,分为皮影戏台和皮影、木偶两用戏台。在孝义的西部山区大多村庄都有小皮影专用戏台,有10平方米左右;在孝义东部平川的村镇里大都是大戏台,有20平方米;也有部分没有戏台的村子。民国年间,尽管战乱频繁,孝义皮影活动却从未停息。

    随着经济全球化,社会急剧变革,社会民俗、民情也随之转变,传统的皮影戏暴露出许多滞后的局限性。为了求得皮影戏生存的局面,适应新一代观众的需求,皮影艺术家们正执著地做着各种努力让中华瑰宝皮影艺术在这个多样化的社会中继续散发着她应有的魅力和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