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传播教育>出版物>期刊>2016年>2016年第四期

法国博物馆保管员体系与职业教育

  博物馆保管工作并不是清理、定级、照明、展陈、填写档案卡片等一系列技术工作的集成。而是持续不断地选择的过程:在合适的时机购进藏品,选择合适的藏品进行展示,在一般展示还是重点展示之间进行权衡,挑选最好的展览主题等等。所有这些选择意味着保管员不仅是博物馆的协调者,更是整个博物馆规划的制定者和实施者。

  ——JeanChatelain,法国博物馆(MuséesdeFrance)负责人

  在过去的两个世纪,人类经历了此前几千年未有之大变革,无论是两次世界大战还是新兴技术的日新月异,人们已经习惯了时刻处于变化中的个体与环境。如果还有一个领域可以让人自由地徜徉于往昔,而暂时忘记时间的流淌,那就是博物馆。

  看来,博物馆是文化遗产展示与传承的载体,是个神秘却略显僵化的行业。而事实上,从20世纪初至今,博物馆的变化在藏品的增加、展陈理念的更新,以及管理方式的现代化上都有所体现,而处于所有这些变化中心的,则是博物馆从业者。法国作为最早拥有博物馆的国家之一,始终引领着世界博物馆发展潮流,走过了曲折而极具特色的道路。我们希望对法国博物馆两大支柱职业(保管员Conservateur和修复师Restaurateur)的培训进行分析,略窥当今世界博物馆职业教育的发展方向,以期对我国博物馆业健康发展有所借鉴。

  一、法国博物馆职业教育的历史变迁

  1. 国家博物馆与地方博物馆保管员的身份变化

  作为1789年大革命的产物,法国博物馆在其创建之初就被刻上“地方分权”的烙印,同时存在国家和地方两种归属。在路易十五的授意之下,法国历史上的第一家博物馆——卢森堡博物馆,于1750年对外开放。这家拥有王室背景的博物馆只针对艺术家和修习艺术的学生开放,并因时局变化,于1779年关闭。现代意义上的首家法国博物馆,则是1793年建立的“中央艺术馆”(MuséecentraldesArts),即“卢浮宫博物馆”(MuséeduLouvre)的前身。该馆主要收藏和展示法国大革命期间从王室、贵族、教士阶层没收充公的文物。与此同时,各地方政府出于反对“中央集权主义”的考虑,要求国家将这些收藏公平划拨地方。此时,博物馆的建立,与其说是出于文化的考虑,不如说是地方分权诉求的标志,不少地方政客甚至提出“不管收藏什么,先建起一家博物馆再说”。至20世纪初,全法已有约六百家地方博物馆。

  此后,70年代至80年代,法国政府推广的“地方分权”和包括“大卢浮宫计划”“蓬皮杜现代艺术中心”在内的一批围绕国家博物馆所进行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激发了地方博物馆的第二次建设热潮。迄今在1218座法国博物馆(MuséedeFrance)中,82%归属各级地方政府(大区、省、市),而国家级博物馆(即接受中央财政拨款的博物馆)只占5%

  1882年,出于“国家财产须交由国家认可的专业人员管理”的考虑,法国设立了“保管员”(conservateur)职称,属于国家公务员范畴。这些国家级“保管员”必须接受“博物馆行政学院”,即此后的“卢浮宫学校”(EcoleduLouvre)的培训。而为数众多的地方博物馆却因地方法规不健全,没有相应的职称和责任认定。其从业人员的职业和专业背景非常复杂,既有艺术家,也有地方政府官员,甚至图书管理员、绘画老师、艺术评论家、法官等,鱼龙混杂,而其职能也通常被简单地等同于藏品管理员和修复师。

  20世纪初,出于地方文化民主化和提高文物能见度的考虑,“文物暂存”(Dépt)制度建立,一批卢浮宫博物馆的国家级藏品被下拨充实到地方博物馆,国家也借此加强了对地方博物馆的干预。1945年,根据馆内藏品价值,地方博物馆被分为“定级博物馆”(MuséesClassés)和“法定博物馆”(MuséesContrlés),前者必须由地方公务员,即“保管员”管理,后者则没有相关限制。然而,一些地方博物馆,特别是“法定博物馆”的管理依旧混乱,国家与地方博物馆的差距持续扩大。直至1990年,涵盖博物馆、清单、档案、历史建筑、考古和图书馆等6大类文博机构,包括“总保管员”“保管员”和“助理保管员”在内的,统一的“保管员”体系才最终建立。

  2. 博物馆从业者职业要求的不断拓展

  20世纪下半叶,法国博物馆经历了重大变革:博物馆数量不断增加,藏品种类不断丰富,大规模建筑工程层出不穷,研究手段不断更新,从业人员职业化程度不断提高,对博物馆管理者的要求越来越高。随着参观人数的成倍上升(1960年至1992年,法国国家级博物馆的参观人数从500万上升至1400万,而今天,仅卢浮宫博物馆的年观众量已近一千万),博物馆“学术职能”的主导地位逐渐为“教育和文化普及”所取代,博物馆对保管员的职业要求也相应发生变化。在地方博物馆,保管员则大多身居领导岗位,统筹博物馆全面运营,与地方政府的沟通协调和对外宣传等工作。法国保管员协会的一份资料指出,“参加地方保管员考试的应聘者专业性越强,他们越难理解这个职业对其全面素质的要求”。与地方博物馆相比,国家级博物馆,以及巴黎市立博物馆的保管员,则尚可潜心从事科学研究、文献整理、撰写文章、图录等工作,仅有少部分从事行政工作。然而,随着20世纪初,包括卢浮宫博物馆、奥赛博物馆、蓬皮杜现代艺术中心在内的十余家大型国立博物馆改变法律地位,成为独立经营的公立机构(Etablissementpublicautonome),他们的保管员也不得不走出学术的象牙塔,成为熟悉从预算制定、成本核算,到场馆维修、公共关系的通才。

  二、法国国家遗产学院——博物馆管理者的摇篮

  应该说,法国的公立博物馆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只有获得“文化遗产保管员”(Conservateurdupatrimoine)职称,才有资格进入法国国立博物馆和巴黎市立博物馆担任保管员。同样,只有拥有“文化遗产修复师”(Restaurateurdupatrimoine)的称号才有资格对国家级文物进行修复。这也是保持法国博物馆专业水准和精英管理的重要门槛。在拥有2000名员工的卢浮宫博物馆,拥有“保管员”职称的工作人员只有六十余位,而他们皆毕业于法国国家遗产学院(Institutnationaldupatrimoine,简称INP)。因此,如果不知道INP,就不可能真正了解今天的法国博物馆。

  隶属于法国文化部的法国国家遗产学院是一所高等教育机构,2001年由原法国遗产学校(Ecolenationaledupatrimoine)和法国艺术品修复学院(InstitutfrancaisderestaurationdesOeuvresdart)合并而来。INP内设保管培训部和修复培训部,拥有欧洲最完备的艺术品修复实验室和工作室。其主要职能是通过考试为国家、地方与巴黎市招收有意成为“文化遗产保管员”和“文化遗产修复师”的人员,并对其进行培训。在同一家教育机构中同时进行保管与修复的互补式教育,这在欧洲都是独一无二的。

  从INP毕业的“文化遗产保管员”将进入国家高级公务员、地方公务员或巴黎市公务员序列。因此,与其他几所法国精英公务员教育机构一样,INP的入学考试亦属精英选拔,难度极大,每年招收名额为40名至50名保管员和二十余名修复师。

  1.入学考试

  保管员考试分为五个专业:考古,档案,历史建筑和文物清单,博物馆,科技和自然遗产。笔试部分由一篇总论(5小时)、多篇资料分析(5小时),以及语言考试(古代语言或外语)组成。口试则包括本专业专家口试、评审团面试和外语口试。

  考试面向大学本科以上学历的非从业者,以及拥有四年以上工作经验的国家或地方公职人员、军人、法官等。

  修复师考试根据文物材质分为七个专业:火的艺术(金属、陶瓷、玻璃、珐琅),书画刻印艺术和书籍,针织艺术,家具,油画(架上和壁画),摄影,雕塑。通过中学会考,年龄在30岁以下即可以报名。考试分初试和复试。初试包括作品分析(历史背景、形态、艺术风格分析;数学、物理、化学角度分析)和素描;复试则包括实验分析、艺术品复制和口试三部分。

  2.教学

  保管员培训为期18个月,在校课程和实习交替进行。在校课程分基础课与专业课,其中基础课程包括:“职业道德”“公共管理”“文物法”“文化遗产经济”“人力资源管理”“文化遗产推广”“文化艺术教育”“数字技术在文化遗产中的应用”“保管—修复:预防性文物保护和抢救性文物修复”“博物馆工程建设”和“外语”等。4次实习穿插其中,分别是在法国文化行政部门实习(1个月)、在法国文博机构的专业实习(5个月)、在国外文博机构的实习(7周)、在法国文博机构的非本专业实习(1个月)。

  修复师培训为期五年,同样包括在校课程与校外实习。在校课程主要涵盖理论教学、技术培训和方法论学习。前两年在校课程主要包括“化学”“溶剂和可溶性”“物理”“传统、宗教肖像画方法论”“预防性文物保管”“文物状态分析和报告”“素描”“photoshop应用”“艺术史”“艺术收藏品味历史”。第三,4年课程则包括“微生物危害和防治”“水质系统分析”“文化遗产的材质特点”“文化遗产法”“风险评估和管理”“保管—修复”。此外,外语课在四年的学习中贯彻始终。四次实习分别安排在第一年下半学期(考古工地实习,70小时),第三年第一学期(在法国文博机构或跟随修复师的个人修复实习,420小时)和第四年的第二学期(在外国文博机构或私人企业的个人修复实习,840小时)。

  如果说,围墙以内的博物馆属于过去的时代,那么新世纪以来,博物馆的生命更多来自于围墙以外,来自于形形色色、需求各异的观众,来自于不同国家、不同形式的合作。十多年来,国家遗产学院的很多毕业生都已成为国立或地方博物馆的部门负责人乃至馆长。法国“博物馆保管员”的职能早已超出了文物保管和研究的范围,兼具博物馆经营管理、政策制定的决策和实施,更为重要的是,“博物馆保管员”是在公立文化机构工作的,为公共利益服务的公务员。2015年,菲利普·巴尔巴(PhilippeBarbat)受命领衔法国国家遗产学院,这位同时拥有“文化遗产保管员”和“法国国家行政学院毕业生”(Enarque)双重学历的院长,为学院带来了新的视野和目标。在法国国家行政学院(ENA)的学习让他充分意识到“职业道德规范”和“管理学”在现代公共文化机构中的重要作用,一位馆长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藏品和展厅,更是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和政治格局。因此,他加大了这两方面的教学力度。此外,全球化背景下,新兴国家对博物馆建设的大力投入,为法国这样的博物馆发达国家提供了自“殖民时代”以来难得的发展机遇,这种机遇既为像卢浮宫这样的大型文博机构提供了拓展国际影响力的契机,如阿布扎比卢浮宫项目,也为法国国家遗产学院这样的培训和研究机构提供了拓宽国际合作的可能。